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最后还是胖子和闷油瓶打的头阵,事实证明我们被前面的艰辛吓怕了,他们下去15分钟之后,就打了安全的信号下来。闷油瓶说安全,肯定是绝对安全,我们顺着梯子下去。

土包里面是一个完整的古塔,因为所有的瓦片和木结构之外都有青铜浇灌覆盖,古塔内部保存的非常好。只是在几处有一些小小的菌伞,说明这里的潮湿多少还是渗漏了进来,整个古塔内部是木制的,木头只上了一层清漆,如今已经氧化的差不多了,呈现老木色。我们下到了古塔的最顶层,是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供奉着三个神像,神像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已经长满了蘑菇,可能是有机的生物,胖子说可能是人蜕烂了。但已经看不出形状了。

闷油瓶跳上横梁,把我们进来的入口补好,里面一片漆黑,全部都打起了手电。我们都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硫磺的味道。我心说这塔底是不是很深,连通深入地底的缝隙,这些味道是岩层深处的地气。

在塔内的地板上有一层青苔一样的东西,发墨绿色,走上去非常的滑,但应该没有危险。手电照上去能反射我们的倒影来。

我四处仔细观察,手电照到了这一层藻井下,梁子塔横眉上,挂着一幅牌匾,上面的金漆剥落,写着青阳末劫四个字。

一行人疑惑,我心中暗喜,终于有一个我知道的知识了,没想到了大家观察了片刻,却没有人提问。

眼看着一行人就要往下走,我只好咳嗽了一声,朗声道:“妙哉,几位贤兄,请看这个牌匾,青阳末劫来自于金童教的三期末劫,这三期末劫,乃是金童教的基本教义之一,这三期分别是,青阳期,红阳期,白阳期,第一期劫,起于伏羲,到周王季完结,一千八百八十六年。这叫做青阳劫期。

中国人常说逢九必乱,就是从青阳劫开始的,当时定下九劫,名叫“龙汉水劫”。每九年发一次大水。这是天生鬼母的基本教义了。在我看来这是编自中国神话和一些印度的经文内容。

如此说来,这三个腐烂的神像,应该是燃灯古佛、伏羲,和瑶池金母。

这是在青阳劫中金童教认为的救世三神,虽然从现在看,这个教就和复仇者联盟一样。但当时儒释道不分家,老百姓是看不懂的。

我大概就分析这个塔的主结构分为三层,下面应该是红阳末劫,下面还会有红阳劫的三个救世神。最下面是白阳末劫。

我盼望他们对我投来赞许的目光,但他们小心翼翼的就走着腐朽的楼梯往下了。没有理我。

到了第二层,第二层的结构很奇怪,比我们的顶层高了很多,一下高出了一倍的高度,胖子显然刚才已经下来搜刮过了,肆无忌惮,这一层的牌匾也在老位置上,但是一下那么高,我就有点看不清楚了。用手电照的时候,我一开始以为我之前说对了,但是照到之后,我才看到上面的字并不是红阳末劫。

而是千大数劫,四个字。

胖子说道:“你说的不准啊。我告诉你,下面一层也不是红阳数劫。”

此时我看到黑瞎子的脸色也不太对了,我和他对视一眼,我知道他也知道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千大数是一个中国古代的计量单位,从本质上说,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计量单位。大概是:10^524291 (上数)10^75(中数)。

作为一个大学生,和一个海归,我和瞎子在这个领域完胜了另一对组合。

这里列一下中国的计量体系,可以更加的清晰:

10^524291 (上数)10^75(中数):千大数

10^524288(上数) 10^72(中数):大数

10^262144(上数) 10^68(中数):无量

10^131072(上数) 10^64(中数):不可思议

10^65536(上数) 10^60(中数):那由他

10^32768(上数) 10^56(中数):阿僧祗

10^16384(上数) 10^52(中数):恒河沙

10^8192(上数) 10^48(中数):极

10^4096(上数) 10^44(中数):载

10^2048(上数) 10^40(中数):正

10^1024(上数) 10^36(中数):涧

10^512(上数) 10^32(中数):沟

10^256(上数) 10^28(中数):穰

10^128(上数) 10^24(中数):秭

10^67(上数) 10^23(中数):千垓;

10^66(上数) 10^22(中数):百垓;

10^65(上数) 10^21(中数):十垓;

10^64(上数) 10^20(中数):垓

10^35(上数) 10^19(中数):千京

10^34(上数) 10^18(中数):百京(E)

10^33(上数) 10^17(中数):十京

10^32(上数) 10^16(中数):京

10^19(上数) 10^15(中数):千兆(P)

10^18(上数) 10^14(中数):百兆

10^17(上数) 10^13(中数):十兆

10^16(上数) 10^12(中数):兆

10^11:千亿

10^10:百亿

10^9:十亿(G)

10^8:亿

10^7:千万

10^6:百万 (M)

10^5:十万

10^4:万

10^3:千 (K)

10^2:百

10^1:十

10^0:一

10^-1:分 (d)

10^-2:厘 (c)

10^-3:毫 (m)

10^-4:丝

10^-5:忽

10^-6:微 (μ)

10^-7:纤

10^-8:沙

10^-9:尘(n)

10^-10:埃

10^-11:渺

10^-12:漠(p)

10^-13:模糊

10^-14:逡巡

10^-15:须臾

10^-16:瞬息

10^-17:弹指

10^-18:刹那(a)

10^-19:六德

10^-20:虚空

10^-21:清净(z)

10^-24:涅槃寂静

在中国古代,最小的单位叫做涅槃寂静,千大数代表着一个巨大的数字,如果下一层不是红阳末劫,难道是大数末劫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塔的每一层都代表着一个劫难,而劫难是用中国古代的计量单位排列的。

我和瞎子立即去到下一层,这一层比上一层又高了一层的高度,牌匾上写着:大数宏劫。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心说要按这种排列法,这塔得有多少层?

如果是这样的,这个设置已经把传统的三期末劫无限扩大解释了,也就是,建立这个塔的人认为,在最早的青阳末劫之前,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万万劫,它把每一个劫都列举了出来作为一层修建在这里。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瞎子的手电扫过这一层的木头墙壁,上面全部都是那种滑腻的东西,我们走过去,上面的人才下来,我和上面人讲我们想法的时候,瞎子用手把那层东西在墙壁上刮开,露出了后面的壁画,就对我们道:“壁画的风格和我在哑巴村看到的一样,哑巴村山洞里的仙人尸体果然就是金童教的,那个村子也是明朝开始变哑,当时的邪教为了成仙也是不择手段。”

历史记载中并没有太多关于金童教密教部分的记载,如果这么看来,事情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金童教成仙的方式如果是听雷的话,当时的金童教宗中的一人,可能是在哑巴村来寻找进入南海国地下河疆域的办法,而在哑巴村的村民历代中有很多人曾经在地下河中捕鱼,对于地下河比较了解,所以那个教宗才选择了这个村子,用颅骨打孔的方式,把村民控制了起来,可能是帮他在地下河寻找南海国中听雷的秘密,所以在村子形成了那么诡异的习俗。

那么这个地方应该就是金童教的祖庭,所有他们查到的,学会的和听雷有关的,应该都在这些塔中了。

暂时的分析是,金童教的教宗们可能发现了雷声的秘密,并且通过查阅古籍得知了西海落云的传说,从而觉得这是一条成仙的捷径,于是来到福建,一边布道,一边寻找西海落云国,在哑巴村的那个教宗就是其中的一个,在他们中的一个最终进入了西海落云国,得到了听雷的秘密。

有可能这些祖塔是当时西海落云国的建筑,有可能是教徒自己修建的。那焦老板手下那些头骨上有孔的听雷者,是不是是现在金童教的人?焦老板的来历,和这个邪教有关?

我们这一次之所以浑浑噩噩,一直总觉得哪里查的不清楚,就是不知道听雷背后的这层历史。如今我长出一口气。

胖子在一边算塔的深度,按照我的说法,他算了十几次,中途都算不下去,和我说:“按你这么说咱们得抓紧,这塔估计深到岩层下面,我们这走走停停的,可能得半个月才能走完。而且你看,这往下一层,每一层佛像都大一圈,塔高都高一点,到了最下面一层,你说那一层就得100米高,我们怎么下去啊?”

“中国古代建制中没有这种东西,中国是非常讲究规格的,这种没有规格得东西,也只有民间邪教做得出来。”我说道。

“这是天塔。”闷油瓶忽然就说道,我们看向他,我心说你又见过?忽然想起刚才我表达自己博学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反应,他怎么一说所有人都看他。

话少可能比较娇贵。

我们等着闷油瓶解释,闷油瓶只是对我们说了一句:“所有人踩我的脚印走。”说着没理我们就往下了。

黑瞎子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走吧”的手势,我长叹一声,一行人跟着闷油瓶开始快速向下。胖子就在后面喊:“多少说几句吧,小哥,我还是个孩子,经不起吊胃口。天塔到底是什么啊?”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瞎子转头在胖子耳边耳语了一下,胖子楞了一下:“天津蛋挞?***忽悠谁呢你。天津得蛋挞就算是特产也应该叫津塔。”

前面黑暗中,闷油瓶用手在边上得木板墙体上随手敲了两下,那是敲敲话,意思是安静点。胖子立即就住嘴了,瞪了黑瞎子一眼,黑瞎子咧嘴笑。

楼梯有很多部分已经腐烂坍塌了,露出了下面的石梁,也有楼梯一样一层一层,说是走楼梯,其实是走在这些石梁上往下。只是没有栏杆。我们只敢靠着里边。

往下几层之后,我们所处的位置,硫磺的味道更浓,我是非常熟悉这种味道的,这几层胖子他们应该没有下来过,所以所有人放慢的位置,闷油瓶速度很快,毫不含糊的猫身往下,每一步都留下一个脚印,我们所有人踩着脚印不敢逾越半步。

每下一层,我就发现这一层的高度会比上一层高个三米到四米,所以往下到十层左右,不仅什么光线都没有,我们连上面的雨声都听不见了,空气中的硫磺味已经浓到我们闻不到其他任何气味。我们的楼梯的折返也越来越多,要在楼梯上折返走很久,才能到达一层的底部。

牌匾和我们预料的一样,这里每一层,都代表着一次末劫。

而每一层中的神像,也越来越高大,而且往下之后,可能和外面的孢子接触的机会少,神像的腐蚀越来越少,闷油瓶再次停下来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处大概30多米高的楼层的中间部分,下面手电照去,底部还在很深的地方,往侧面照去,我们照出这一层的高大神像。

这一层的神像几乎没有腐烂,只看了一眼,大概就知道上面的几层为什么都烂成这样。

神像是人皮崩的,用的是女人皮俑的那种技术,这一层的神像大概有半层高,不知道得用多少人得皮。神像外表得颜色都已经褪光了,看不出原来是一个什么神,现在看上去就是个素胚得样子。

这一层只有一尊,看上去是财力不够了。

这一层温度升高了不少,湿度也非常高。我们看到塔壁上都是一层黄色的结痂,我扣了一下都是硫磺。

“在这里休息一下。”闷油瓶说道,他看着底下,胖子就道:“小哥保地震没有破坏结构。”

闷油瓶用手电照射下面,我们看到这一层的底部,有些不一般。我问道:“是什,为什么在这半当空休息,这些楼梯都非常得不结实,虽然里面都有石梁的固定,但年岁那么久了,难
么?”

闷油瓶反手打起一个冷焰火丢下去,火光落下,落到底部,瞬间起了一层奇怪的涟漪,我们都听到了水声。

是水。

冷焰火缓缓的沉入的水中,水中下沉很慢。

我们互相对视,胖子用手摸了摸墙壁上的硫磺,喃喃道:“温泉?”

说完胖子缓缓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看着我们,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他想直接跳下去,立即拉住他。虽然水很深,但谁知道这温泉多少度,一下熟了我们是吃还是不吃呢?

“仔细看。”闷油瓶拉回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的目光再次看向下面,冷焰火沉入水中深处之后,照出了一个圆形的黑影。沉在泉底。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四章

“那他妈是什么?”胖子轻声问道:“乌龟?”我默默的看着,冷焰火就落在了那个黑影上面,因为太远又隔着水,火光很暗,看不清楚,这个角度看下去,下面的泉水和水下的黑影子形成一个眼睛的形状。

这有可能仅仅是泉水下的石头。胖子的眼神好,眯起眼睛,又说道:“你们能看到边么,这东西不是一整块的,好像很多东西叠起来的。”

我们都看不到,黑瞎子说道:“紧张刺激的时刻又要带来了,朋友们,操家伙吧。”

我们翻开背包,武器都是之前草草的做的一些狼牙棒,用尖利的树枝做的尖刺,一行人就像原始人一样,但多少比裸奔要好多了。面面相觑,都有点没有底气,这种状态就算是校园斗殴都不一定能赢。如果下面有粽子,也会觉得我们不尊重他们吧。

但是温泉的诱惑太大了,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更加不可能放弃,闷油瓶打头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的落到了这一层的底部。

到了底下温度更高,空气更加湿润了,说实话,经过了如此严苛的一段野人生活,这湾温泉此时就如同五星级酒店的套房一样让我疲倦。闷油瓶观察了一下四周,底下已经完全是岩层了。当年修建这里的人,可能非常想走到每一层都比上一层要高一些这样的建筑奇观,但是这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到了这里,估计所有人都放弃了。

这里所有的一切上面都是厚厚的硫磺,闷油瓶缓缓的直起了身子,我们以为他放松了他一摆手,我们又矮下去。

黑瞎子用嘴唇和我说:“**呢,别打扰他。”

闷油瓶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竖起大拇指,做了一个棒棒的手势。闷油瓶反手又是一个冷焰火,丢入水中。附身到水边去看。

我们都凑过去,这里就看的很清楚了,看到冷焰火沉下去,慢慢照亮下面的黑影,我们就看到了无数的孩童的尸体,沉在水底。

这些小孩尸体全部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脸色发青发黄,身上没有一丝水泡胀的状态,就像雕像一样,一层一层,无法统计有多少。

“这个教是疯的。”胖子摇头用嘴型道。

我心中暗叹,这些孩尸从三四岁,到六七岁不等,显然都经过了处理,有一些处理不好的,能看到已经萎缩成了一个奇怪的动物一样的皮状空囊。看孩子的打扮都是盛装,这个水池可能是一个丹炉,不知道是哪种阴毒的法术,在这里炼制丹药。

同时我们还看到,这些小孩尸体的身上,都有一条一条奇怪的白色的丝带一样的东西,现在已经被硫磺完全染成了黄色,深入到这个泉水的最深处。

“那些是什么?”胖子问。

黑眼睛用口型回答:“那些可能是尾巴。”

“尾巴?”胖子惊讶的长大嘴巴。

黑眼睛说道:“金童教又叫闻香教,都说是闻香教来自于河北滦州石佛口之王森,他救过一只狐狸,狐狸断了尾巴送给他,有异香扑鼻。”闷油瓶回头:“不是,他们用小孩子在这个水潭里钓东西。”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五章

胖子无法掩饰自己震惊的表情:“钓东西?用孩子钓东西?钓什么?”

冷烟火慢慢的熄灭,下面的孩子消失在黑暗中,只剩下我们的手电的光线,我照着水池下面,手电光穿透不了水面太深,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长叹一声,挠了挠头,看着闷油瓶,闷油瓶的目光还是看着水面,“水下有东西吃小孩么,但是小孩子都在,是不是邪教的迷信。”

闷油瓶又打起一根冷焰火,胖子立即道:“小哥你悠着点,我们这一次是创业,没那么多冷焰火烧,我这里还有三个,无邪这里还有两个,就剩这么多了。”闷油瓶这一次明显是有目的,他等了等,将冷焰火对准了一个位置,丢了下去。

这一次的焰火贴着泉眼的边缓缓的沉了下去,在童尸的边缘落了下去,落到了更深的地方,我们看到了,在童尸的下方,泉的壁上有一个东西,是一个巨大的拱形,横在泉水的底部,应该是石头雕刻的。闷油瓶说道:“这些童尸都在剧痛中浸过,这些人在这里用童尸去钓那个东西,想将其毒死。”

黑瞎子用手碰了碰水面,“这里的水温还可以,会不会是某种鱼。”

“这些童尸都在这里,说明下面的东西很聪明。”我道,“但是为什么都要用儿童,如果是动物的话,用猪肉不行么?”

古代传说中,祭祀河伯都用童男童女或者女子,祭祀战神农神都用男子,但祭祀的时候,是怀着对神的恐惧和敬畏的,在这里却是要毒死下面的东西,可能和普通的祭祀无关。

“等一下。”胖子说道,“在我老家我听几个道士说过,以前修桥的时候,特别是大桥,是要用童子去祭桥的,其他用童子的祭祀很少,你说,这泉水下,那个东西是不是一座桥?”

我们仔细去看那拱门,确实有点像一座石桥,两边还有黑影,似乎两边都有洞穴。

“桥神毒的死么?”胖子就问闷油瓶,你是不是记错了,记性本来就不好。

闷油瓶看了胖子一眼,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要么你下去一下。胖子没领会,翻出雷管:“毒不死的东西多,炸不死的东西我还没见过,你觉得有东西在下面,咱们要么再钓一次,这一次用雷管掉,不过这么多年了,就算下面有什么东西,也应该早死了。”

我道:“你刚才说你还是个孩子,那只能靠你了。”

黑瞎子抬头:“塔修到这儿挖出了泉水,不会就此停下来,他们肯定会继续修建下去的,但这里已经出现岩层,挖掘非常困难,可能通过下面的石桥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挖掘。我们到现在还一无所获,但刚才在上面,这样的土包不止一个,要么我们上去重新换一个下去?”

火光逐渐黯淡。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们所有人都看到,水面上忽然咕咚一声,涟漪开来,似乎有一个什么东西从高处的房梁上掉落了下来。落到了水池中。

接着,又是两三个,滴朵,滴朵,滴朵,三个涟漪,我们抬头,手电光往上照,就看到在这一层的顶上,挂着一个庞然大物。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刚才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不看牌匾了,所以没有再去注意横梁,没有意识到那里挂着这么大一个东西,如今抬头看到,吓的一身冷汗。

这一层楼实在是太高了,手电照上去,那东西就像一个大钟,钟上面贴着很多东西。似乎都是符咒和纸钱。我惊讶纸制的东西如何这么多年没有腐烂,仔细观察,觉得那些似乎是绸缎做的,里面编入了银丝金丝之类的,所以能保存的比较久。

“什么玩意?这么高的钟,谁敲啊?”胖子摸了摸后脑勺,我们就看到上面有东西从钟的里面掉落下来。落到温泉的水面上,炸起涟漪。“太热了,这钟是不是化了。”

我眯起眼睛,冷焰火完全熄灭,水面看不见了,我的手电扫着顶部,在塔中有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黑瞎子在边上轻声说道:“《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云:阿难扒拉扒拉即升讲堂,手持揵椎并作是说︰我今击此如来信鼓,诸有如来弟子众者尽当普集。”

“扒拉扒拉什么意思?”我问,黑瞎子说道:“中间的记不住,这是口梵钟。钟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看上面的符咒,就不是特别吉利,这怎么看怎么像一种葬制,但是悬钟葬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胖子说道:“在风水中,钟代表着终止的含义,是不是这就是最后一层了,咱们到终点了?”

我嗯了一声,忽然想到一句话,闷油瓶从青铜门里出来之后,和我说他看到了终极,难道是我听错了,他其实是看到了钟急,看到钟之后急了。

想想应该不是这样,但是他一直没有说这个结论,我也懒得问了。

在犹豫要不要上去看看,闷油瓶说道:“这每一层都有三个神像,这一层只有一个,不太正常。”

我点头:“这个塔的设计者透露出一种特殊的洁癖,我觉得上面吊着的这个,和水下的东西,和这个神像和起来,还是三个神仙,但这三个神仙可能和上面的不一样,有两个神仙,可能当时是粽子。”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逻辑很简单,之前的每一层塔都是偶像崇拜,各种拼凑的宗教神话里的神,用来这里做一个道场,那里做一个道场,老百姓文化水平低,其实分不清楚宗教属性,反正谁灵我拜谁。这也是几千年邪教盛行的原因。从本质上,是对于自己生活的无法掌控,无数的天灾人祸,让人转而去相信虚无的力量。

因为虚无的力量至少不会出尔反尔,你有了就有了,没有就没有。三柱清香,就能换一宿好觉,合算的极了。

但到了这里,忽然出来两个这么匪夷所思的东西,一个封死在半空中的大钟内,一个沉在水底。邪气逼人,瞬间金童教的阴邪鬼魅就全部体现出来了。以我以往的经验,肯定是有尸变情况的粽子。

之前都是虚假泥胎,如今有了实际的干湿货,那这一层恐怕比较重要,有可能这一层之下的楼层,有着非同小可的东西,所以有“东西”守在这儿。

而这水下的东西,可能不受控制,所以金童教的人用了童子毒饵的方法,想去掉下面的东西,但似乎没有成功。

这番分析简直是满分,所有人陷入了沉思,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么下水,本来水里泡了那么多的童尸已经够可以的了,现在更加不敢下去。如今在上面,看水下都看不清楚,别说思考对策了。

想了半天,胖子就道:“要不,我们换个塔试试?”没有人回应,倒不是说不愿意走回头路,而是这一层的出现,其实表明我们正在靠近正确的,这两个东西本来就是防止我们下去的,其他塔里未必没有,至少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再来一个来回,上面的毒雾重新聚拢,恐怕我们等下一场雨得等上半个月。

时不我待。

胖子看我们没有反应,就说道:“那我可出馊主意了啊,你看,这上面挂着一个,下面躲着一个,为什么要把他们挂那么远,我觉得这两个东西,绝逼是不能放在一块的,否则一起挂上面就行了,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我们把上面这个东西打下来,让它掉到水里,然后我们仔细看看,到底是龙虎斗,还是黑山老妖打湘西尸王。”

我们还是不说话,我的脑子里,一如既往的出现了一个阶段的不妥。不仅是不妥,比胖子以往所有的想法都不妥。我都想开口说我们还是换个塔吧。胖子让我别说话,继续说下去:“我来分析一下,反正我们下不去,也要换个塔爬爬的,如果下个塔还是这样的情况,怎么办?你总归是没有办法。所以,不如在这看的清楚了,如果上面是孙悟空,下面是牛魔王,我们就撤吧,听个几把雷,回家自己唱卡拉去。”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没有表态,黑瞎子就笑:“这个好,这个好,朋友你可以的。”

胖子说道:“我们上去,站在这一层的最顶上,然后把符咒给去掉,把锁链打断,然后我们就看戏,情况不对我们直接往上跑撤,赶紧的,小哥来帮忙。这可是人生难得一见。”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们一路往回爬,爬回到楼梯的最顶端,用手电照那个巨大的钟,靠近看的时候更加骇人,体积巨大,无数的已经腐烂黄缎缠绕在钟上,上面全是符咒。钟的上面全是硫磺蒸汽形成的硫磺,斑斑驳驳。

钟离我们很远,根本不用尝试,完全是够不到的,如果有枪的话,可以尝试打断上面的铜链,但我用手电自己看了结构,铜链和我大腿一样粗,挂在一个弓形的梁上,普通的枪肯定打不断,以我对于结构的了解,打断铜链不行,打算这根梁还有机会。

胖子对黑瞎子道:“瞎子,你身手好,你把雷管带到梁上,把这个梁炸断,然后你再跳回来。”

黑瞎子比划了一下,“这梁你炸不断,反而容易出事,这是铜梁,只是外面有一层石壳,里面都是铜。而且这个梁——”我看了看两边,两边都压着沉重的岩层,这个梁对于保持这个塔的结构完成非常重要,如果炸掉了,两边的岩层可能会坍塌。

胖子点头:“行,我上去看看。”说着,就站起来,尝试去勾横梁,但是他胖的有点多最近,手够不到。就对闷油瓶和黑瞎子说:“你们这个不行啊,我们是有分工的,老子的职业是坦克,这种事情你们能不能积——”

还没说完,黑瞎子和闷油瓶两个人几乎同时蹿起来,踩着胖子的两边肩膀,两个人同时跳向了横梁。

这个距离不是一般人可以跳的,两个人都是手指一下挂住横梁,然后翻身上去。

胖子直接被踹翻,滚下去三级台阶,大骂:“两个**,又来这套!”黑瞎子就说:“胖子,要是等下出事,你负全责,你认不认?”胖子爬起来,“你看你这笑的,***比我更想这事,少来这套,赶紧看看。”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在横梁上小心的行走,走到了钟的上方。黑瞎子就说:“铜链打死在铜梁里,塔塌了都未必会断。”他看了看铜链,顺着铜链小心翼翼的爬到钟上。我就道:“肯定有活扣,否则这么重的东西,不可能一次装配。你看看钟和链条的衔接处。”

黑瞎子摇头,对我道:“就算有活扣,也在钟的里面。”

说完单手挂着,闷油瓶和他手拉手,直接用他当绳子垂下横梁,就贴着那口大钟,他们的动作非常轻缓。看的出两个人很熟练,非常默契。

之后闷油瓶转头看着我,对我伸出了手。

我楞了一下,意识到这口钟太大,他们两个人的身高没法够到钟的下方,他是让我跳过去。

我看了看这个距离,对闷油瓶道:“你丫想我死你就直接过来杀,这他妈怎么可能跳的过去。”

胖子对我道:“我扔你过去,这里下面是水,就算掉下去了也不会死,你麻溜爬上来就行,别怂,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低头看了看下面,一片漆黑,对胖子道:“不如这样,我丢你过去。”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九章

胖子看了看距离,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很正色的看着我:“天真,这种时刻了,我们得认真对待。胖爷我要是掉下去,你们还需要炸这个钟么?胖爷我自己就搞定了,不仅把下面的东西搞服帖,明年你们来看我的时候,我还能抱俩叫你们叔叔伯伯。”

这干脆**就吹到不想聊了,我道我下去也一样,我要是掉下去,***能生四个。

闷油瓶放下手,无奈的看着我们,黑瞎子就笑着骂道:“你们演,你们继续演。哑巴我们上来磕包瓜子先。吴邪你行不行,不行早点说,我们回去了。”

我看了看这个距离,看了看胖子,心中暗骂。拍了自己两个巴掌:“来吧,***丢准点。”

胖子嘿嘿一笑,说没事,下面水深足够,在游泳池里天天跳也就是这个高度,说着让我屁股撅起来,他一手提溜我的后裤腰带,一手拽我的领子,我说让我深呼吸一下,还没说完,胖子大叫一声走你!
直接我被提起来,几乎是同时我听到我的裤腰带断的声音,整个人被甩到了半空,我咬牙伸手,被闷油瓶一把拽住,直接撞到钟上,发出了洪亮的一声。

当时我感觉我的脑子和钟完全在一起共鸣,整个人身上的肉在抖动。

闷油瓶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他的力气非常大,我都感觉手要坏死了。

一两秒后清醒过来,我发现下半身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裤腰带断了,裤子挂在了大腿上。立即用另一手提溜了一下。胖子就喊:“别拉了,大家谁没有,赶紧的。”

我用大腿夹住裤子不让他继续往下掉,此时我身体正好挂在钟的下方,抬头能看到钟的里面。我用手电往上照,就看到在钟的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土块。土块是用写满符咒的缎子裹起来的,和外面的一样,也是金丝编织的。

在钟的内壁,有一些突起的花纹,是外面花纹的阴面,我的手抓了上去,发现很结实,我咬住手电,就让闷油瓶放手,我单手挂住,另一手也伸上去抓着,裤子就掉到了脚踝。

胖子就在一边笑,我心中暗骂,回去就把你的黄泥螺里掺狗屎,让你吃个饱,一边爬到钟的里面。钟里面的土块和钟壁只有一个人的距离,我爬到脚可以借力的位置,整个人就在钟里了,我看了看土块,用力扯了一条金丝缎,一点一点地把裤腰带穿上。

单手穿裤子穿了一身汗,我拿下手电自己去看这块泥巴,感觉像是红糖一样,心说下面是杯咖啡么,照着我就发现在这些泥巴里,有很多的贝壳一样的碎片。

“里面是啥?是不是千年美艳大波粽子,两个调料包的?”胖子在外面问。

我骂道:“想看自己跳过来看啊,全是宝贝,等下全送给你相好。”

胖子在外回骂你相好才吃小孩呢,我看着这泥块,手电光下局促而且有一种剧烈的压迫感。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不管里面是什么,我的阳气一点都不给你。

一直往上爬到顶部,我看到了铜链在钟里面的铆子,果然是有活扣的,只要解开这个活扣,钟就会掉下去,但我肯定没有时间出去。我得想个办法。

我四处张望,看到固定这个泥块的,是在钟内部的一些铜枝,这些铜的枝刺入泥巴里,固定在钟的里面。我看了看手电,这个手电非常结实,以前用来打人能把人的屎和脑浆一起打出来。我举起来,就对着一根铜枝打下去,一声巨响,钟枝打断,土块同时出现了一条裂缝。一股恶臭传了出来。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章

这股恶臭之烈,几乎让我瞬间咳嗽了出来,这不是新鲜尸体的腐臭,更像是年代久远的霉菌引发的巨臭。几乎是瞬间,胖子就闻到了这股臭味,在外面大骂:“**,这粽子汗脚伸出来了。”我想回骂但是实在张不开嘴巴,眼睛都开始疼起来,用力眯起眼睛,我用手电往里一照。

我看到了在这块土块里面,似乎有一团鞣化的皮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表皮,暗淡,上面长满了短小的霉菌的毛。

我还想仔细看看,但味道实在太臭了,我只能用手电快速的继续砸掉那些铜枝。

每敲一次,那土块就会继续开裂,不停的往下掉,刚才掉到水里让我们抬头的,应该就是这些土块。胖子提醒我,要先把那些符咒弄开,否则限制了这个选手的发挥,打不过水里的东西,戏就不好看了。

我是完全不相信符咒能起什么作用,但是还是扯松了外面的丝缎,继续敲,里面的恶臭越来越浓,我几乎要呕吐出来,真的非常像汗脚,而且还是汗脚插到自己的嘴巴里才能闻到的臭味。熏的我头晕连土块里的东西都看不清楚。胖子在外面大叫:“天真,生化武器,生化武器,赶紧出来,咱干不过。”

我咬牙坚持,终于整个土块因为自重和支撑铜枝的重量,开始大量开裂,土块不停的往下落去,里面的皮革开始大面积露了出来,我看到了一只奇怪的动物尸体,被裹在泥块中。

我仔细去辨认,也辨认不出那是什么,因为头部还有很多的土块,但是能看的出来,这是一只巨大的死去很久的东西,皮肤已经皮革化了,很多地方腐烂烂穿了,留下了很多大洞。上面有一层黑色的霉菌,看上去很像一只巨大的黑毛粽子,但我知道不是。

这东西绝对不是粽子,虽然巨臭难闻,但是这东西绝对不会起尸的。我心中放下心来,看了看下面,如果是这样,说明设计这里的人其实水平一般,水下的东西,可能也是装神弄鬼的。

我继续去敲青铜的枝,现在能看到这些青铜枝都卡在这只动物尸体的皮肤里,但是这东西很重。只要继续敲断一些,因为自重,它最后会扯破自己的皮掉落下去。

我咬牙,鼻涕和眼泪都下来了,就听到闷油瓶在外面喊了一声:“等一下!”

我心说你是不是也忍不住了,忍忍吧,闷油瓶在外面打起了冷焰火的声音,在此往下丢去。

我通过缝隙看到冷焰火落下了水池,落到水中,一下就发现,水中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了。

所有的童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浮在了水面上,童尸的身上,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疙瘩,正在不停的变多。

“怎么回事?”我听到胖子问,闷油瓶说道:“泥块里有东西,落在水中泥融化了,那东西活了,钻入尸体在吃这些童子的肉。”

这个距离我实在看不清楚,抬头看了看还剩下的泥块,泥块里只有那种贝壳一样的白色东西。我心里咯噔一声,心说难道这具巨臭的尸体不是关键,这些泥块中的白色贝壳才是关键。闷油瓶就在外面沉声道:“我们想错了,快走!”还没说完,忽然这个钟一个哆嗦,一下中间的泥块终于自重支撑不住,整个撕裂,落了下去。整个钟都抖动了一下。我用力抓住边缘,在那个瞬间,我发现我刚才扯来做裤腰带的金丝缎没有完全扯断。还连在我的裤腰上。

瞬间我被扯到了半空,还没等我有任何的想法,已经落入了水中,砸了那些童子的尸体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