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一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

我不是没有从高处落水过,但这一下直接落在童尸上面,虽然不如落在水泥或者石头上这样死定了,但落水脸砸在童尸上的时候,还有犹如被汽车迎面撞了一下。好在在我之前掉落的动物鞣尸已经冲开了童尸。我没有在水面上直接撞到,否则我的脸骨肯定粉碎了。

手电在我落水的瞬间不知道被拍到哪里。但闷油瓶的冷焰火几乎就在我的眼前,我一把抓住,就发现四周的童尸皮肤上已经全部起了一层疙瘩,似乎皮内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啃食皮肉。我立即用冷焰火照了照自己的手。发现我的手没事。

正在惊讶的同时,我发现在温泉水中,泥块在迅速的融化,里面有很多蝴蝶或者贝壳一样的小东西,被融化到水中,在水中瞬间游入这些童尸的皮肤里。

童尸迅速的缩小,里面的东西被吃光只剩下了一层皮,在童尸包围的核心,我看到了一个金甲的巨尸,大概有两米左右,漂浮在水中。所有童尸上系的绸缎,都系在金甲巨尸的肚脐部位,看着就像几百条脐带一样。在金甲巨尸的胸口护心镜的位置,有四个大字:道路将军。

四周的童尸迅速萎缩,露出了金甲巨尸的整个面目,那个巨大的动物,我现在看清楚了,那是一匹马尸。

如此说来,这是一个金童教的将军和他的战马的尸,被沉在这水潭中。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可能是脑子落水的时候敲坏了,把冷焰火往那金甲巨尸的面门去探了过去,想知道这玩意是长什么样子的。瞬间后面一个人落水,揪住我的脖子就往岸上去了。

我冷焰火被一声惊吓脱手,直接被揪到岸上,就看到冷焰火下金甲巨尸身上的盔甲迅速氧化,变成了瓦当一样的颜色。

揪住我的是闷油瓶,他把我拖上来,几乎是同时,黑瞎子也跳了下来,翻身上岸,刚想和我说话,一只巨大的黑爪,从水中瞬间伸了出来,一把把他拽入了水中。

黑瞎子的眼镜飞了,落在我的脚下,闷油瓶在我耳边说:“上去!”自己反身抽刀冲入水中,水里已经全部都是泥浆水,看不清楚了。

我犹豫了片刻,觉得这不是中年人可以参与的争斗,劝架故意也没有什么用,于是拔腿就跑,才爬起来,黑瞎子直接被从水里抛了出来,一下撞到我身上,我和他一起撞到塔壁上,撞的七荤八素。

我被他拽起来,此时只有水中的手电光和冷焰火,他的眼睛因为强光和弱光混合的太厉害,看不清楚。

他用手臂挡住眼睛对我叫道:“冷焰火全打起来。”

我知道他要给闷油瓶足够的光,立即扯出他腰里和我腰里的冷焰火,打亮丢入温泉中。连续丢了四根。就看到里面水流乱成一团。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忽然一个东西从水中被抛了出来,一下趴在我身上。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具童尸,竟然像活了一样,死死的抱住了我,接着我一下被拖入水中。

我连喝两口童尸温泉汤,才浮出水面,迎面就看到金甲将军头盔中的巨脸,上面用五彩画了五官,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样子。他的脸朝我一下探来几乎是同时,胖子从天而降,一下坐在巨尸的脸上。

TOP

讲故事 |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二章

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就叫做胖子,这一高空屁墩直接把那金甲巨尸坐进水里,同时把我崩出去两米多。胖子从水里翻上来,手里提着把匕首,身上已经趴着好几具童尸。这些童子的尸体好像活了一样,开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胖子死死的用摔跤动作卡住了金甲巨尸的脖子,把它压在水里。

我也被那根脐带一样的缎带往水里直拉,用力扑腾。我就问胖子:“***在干嘛?”胖子大骂:“老子溺死它。”

我心说它在水里泡了起码一千年了,你溺死它个**,它溺死你还差不多。果然那巨尸就沉入深水中。胖子一下看不到了。

水面各种晃荡,瞬间有两三秒钟的安静。水下一团混乱,只看到冷焰火中,一群黑影像章鱼一样在盘旋。

我反手去摸自己的刀,摸半天没有摸到,努力想游回岸上,但是背上的童尸死死的抓着我我游不会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感觉它的皮肤像饺子皮一样,湿答答黏糊糊。正在恼怒,忽然边上一人从水里冲出来,是闷油瓶。我还没说,他一撑我的肩膀,整个人从水里跳了出来,喊了一声:“瞎!”

黑瞎子在岸上一边咳嗽一边回道:“来啦。”几乎是同时,胖子骑着那金甲巨尸整个跃出水面,他和那巨尸已经完成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闷油瓶踩着我的背,一下跃上半空,对胖子闷喝:“脖子!”边上的黑瞎子绕着水池三级跳跳了起来,两人在空中几乎撞上,闷油瓶凌空转身,以一个非常舒展的动作,在空中再次踩上瞎子的背,瞎子大喝了一声:“起!”用力伸展加上闷油瓶全力跃起,闷油瓶跳起了三米多高,腰部扭动。

另一边胖子直接放手,但是双脚还挂在金甲巨尸的臀部,整个人往后一翻露出了金甲巨尸的脖子,大喊了一声:“哈利路呀!”闷油瓶直接落在金甲巨尸的肩膀上,膝盖瞬间锁死,极限扭动腰部。

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巨响,金甲尸的脖子直接被扭了180度,此时瞎子落水,胖子翻身,闷油瓶在空中转身甩出的所有的水花,才同时飘落下来。

所有人全部落水,再次从水里翻上来,我看着那金甲尸已经不动了,刚松了口气,闷油瓶一下从我身后上来,拽着我就往岸上走。

我被拽回到岸上,就感觉那童尸还死死的抱着我,另一边黑瞎子拽着胖子也回到岸上,胖子在那儿叫:“***等我拍个自拍。”身上的童尸有三具也死死的抱着他。黑瞎子在那儿笑:“待会!事没完呢!”

四个人回到岸上,就看到所有的童尸,除了我们身上这几具,其他的已经全部聚集回金甲巨尸的边上,似乎实在啃食它。我用力甩身后的那具,转身就发现,那童尸几乎已经融化了,粘在我的背上。闷油瓶用刀把尸体刮了下来,直接抛回水里。胖子这里也是,所有人坐到原理泉水的地方,开始大喘气。

所有的冷焰火都暗了下来,四周全部变得黑暗,只有在池底的我的手电还亮着光。能看到里面无数的影子在光的上方游动,手电的光影被遮的一阵一阵的。

“走了。”我抬头看了看楼梯,心说老子真的要退休了,这活干不下去了,反正人也救到了,赶紧上去,别让等的人担心,我要去吃火锅去洗头店洗头修面。

这时,水面忽然上了一个巨大的气泡,接着我们都看到了水上出现了两个漩涡,水开始退了下去。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三章

我们爬起来,小心翼翼的从边上探出头去,看到泉中的水已经降到了泉底,我翻身直接躺倒,心中只骂娘。

刚才在我人生那么多年里,我心中终于起了一丝放弃的念头,不是那种雨村的不闻不问,而是真正的因为困难想要逃脱,想要闭上眼睛去忍受屈辱但不再前进,这个时候路竟然自己开了。

***的。

我在那个瞬间简直想大哭一场,这是无法解脱啊,有的时候放不下,无的时候全给你,我抬头看着上面的黑暗,想知道什么时候,我能有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塔的上头全是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胖子迅速盘点着我们身上还剩下的东西,我喊道:“胖子,你能不能消停一下,让我喘口气。”

“做事情这种东西,当然是要一鼓作气。”胖子在边上道:“关键时候努努力也就过去了,不努力的话,可能就停在这儿了。”

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翻起身来,看到黑瞎子和闷油瓶早就准备好了,我摆手,忽然之前没有感觉的肺,一下开始剧烈的痉挛。接着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这一阵咳嗽,咳到我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足足连续咳了有十几分钟,精疲力尽变成抽搐。

胖子给我在背后狂拍,接着我开始从肺里咳出东西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棉絮一样,一直在咳。

咳完了,我几乎瘫软的坐着,看了看那些棉絮,我用手碰了一下:“什么玩意?老子的舍利么?”

“这是麒麟竭。”边上的闷油瓶说道:“你多年以前吸到你肺里的。”

他们三个都看着我,像看一个垂死的人,我摆手,心中苦笑,再呼吸,就发现这湿润的空气进入肺中,都是剧痛,只要呼吸,就是痛的,我和自己说,等一下就好了,但是我在小心翼翼的喘气,却怎么喘,怎么都是疼的。

胖子就要把我扶起来。我已经起不来了。

我在那个瞬间看着他们的眼神,我觉得有些不对。

我在那个瞬间,我甚至觉得,这整个事情是一个骗局,他们那么急着下去,难道是我要死了,他们其实要救我?

雷城其实是救我的关键?

他们怕我不愿意就医于是用这个方法,让我自己过来雷城。因为来雷城会遇到巨大的危险,让身边的人遭难。

不,不会的,这不符合逻辑,但是他们为什么那么着急,比我还着急。果然很多事情得在自己慢下来之后才能看的清楚。你得在别人的身后看,才能看出全貌来。

我觉得自己的内心戏太多了,想撑起来,却真的撑不起来了,胖子想把我硬拖起来:“走!天真!得有个善终。”

我摆手一下抓着胖子的手,“等一下胖子,我得在这儿留话。”

“为什么?”

“你相信我,我得在这儿留话。”我对胖子说:“你们也得在这儿留话,咱们得把所有的心里话在这里说了。”胖子大叫:“没时间了。小哥他看到过——”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四章

闷油瓶阻止了胖子继续说下去,他看着我。我没有注意到胖子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也不想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几句话说完吧,我每人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都回答我就好了。然后我们再出发,你们也可以问我问题。”

“问个屁股,你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胖子急的只拍大腿,我的心情却非常平静,黑瞎子还在一边找自己的眼镜,终于找到了才在边上说道:“我徒弟是对的,都别急,这下面非同小可,听听他的想法,说不定有价值。”

我其实没有什么想法,人在清醒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是问题,人在病重的时候,大概只有哪里痛才是真的问题了,其他问题都来不及顾及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真的和传说一样,人真的在自己死之前,是有预感的。我是忽然非常害怕,害怕我这个身体状态下去,真的就死了。

这是一种久违的恐惧,我看着那个泉口,如果之前是我的经验弥补了体力的不足,如今那黝黑的泉口重新如此阴森和诡异,是我身体的崩溃造成的感觉。

我的运气好像真的要用完了。我的直觉在让我留下遗言。

胖子想了想,也坐了下来,长叹了一声:“咱们这么多年过来,哪一次不是都是贴着线走的?没见你留过什么话啊,我以为你早准备好了。”

“那时候我们光着脚,现在咱们混过来那么久,不算钱,算交情,我们也得有点遗产。你就没什么话想和我说说的?我要真死下面了,你就这么让我去了?你就没什么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我问胖子。

胖子躺下来,温泉水满地都是,我们浑身也是湿的,他道:“老子和你不同是,大部分事情老子就不想知道。不过想想,你说的对,你们几个都听着,包括小哥你,我知道这事对你来说难点,胖爷要死下面了,你们就只做一件事情,告诉吴山居隔壁发廊的老板娘,说胖爷我死的时候,一点痛苦都没有,嘎嘣就死了。让她不要再想着我了。”

我就笑了,心说人家认识你么,你就大包大揽,那老板娘我见过,是绝对不会喜欢胖子这样人的那种类型。

胖子就怒道:“你笑什么?我知道你想什么,是,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但她不是不会喜欢我,你这是对于感情长久以来误解,其实感情这东西,和赚钱他妈是一样的,人做生意有亏本,就会破产,感情也会破产,人经历的感情多了,越往后能给出的东西越少,为什么,不是成熟了,谨慎了,是感情亏本的太多,破产了,咱们这几代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富裕,不像人法国人意大利人,那都是百年的财富积累,咱们底子没那么厚,所以啊,是个人到40多岁,感情都得破产。那老板娘前十年多少糟心事你明白么?她早耗没了,耗没了得有人补进去,胖爷我就是这个填坑的,我填完了坑,她就能继续爱人。”胖子激动起来:“万一到时候她能喜欢我呢,那不就是两情相悦了么?这年头,这多难啊。”

我没想到胖子那么激动,刚想附和,胖子立即打断我继续道:“让我说完,再说了,在人生路上你要是遇到了一个人,你看着喜欢,你也知道她要什么,你有,你给不给?哦你不给,留着给自己,那你 他 么喜欢的是你自己啊,你得明白什么是喜欢,喜欢就是个幽灵,他来的时候你看不到,走的时候无声无息,就算在也一会东一会西,这东西不讲道理,那他妈是闹鬼,你见到拍拍屁股就走啊,你问它愿意不愿意,它不走你就得三柱青烟伺候着,它要是走了,你把房子烧了你也找不回来,这么说你不明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一个男人进了地狱,死神问男人,恭喜你是第100亿个死者,你得了一个特别大奖可以不死,现在有两个选择,你可以选择让你最爱的人死,你也可以选择还是让你自己去死。你会选哪一个?”

那个男人毫不犹豫的说:我希望我最爱的人替我去死。结果那个男人说完就死了。

他堕入地狱的时候大喊不公平,死神对他说:毫无疑问,你最爱的人是你自己。

胖子的舌头都飙出花来了:“所以啊,你人生路上遇到喜欢的,她要什么,你能给的,你就给,你不给,你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爱的是自己,那也是人生,不丢人,自己多可爱,但你也别觉得这就是人性,还有一种人性就是胖爷我这样的人,天真你他 妈 的是运气破产,你们吴家欠的东西太多,胖爷我遇到你了,我 他 妈当你是兄弟,我就帮你填这个坑了,你别 他 妈废话了,你们两个和我想法肯定一样,我们现在出发。萨给给!”

胖子说完扶起我,就让我往前走,黑瞎子在后面鼓起掌来:“这么没中心思想,最后还给圆回来了,佩服佩服。”我拉住胖子:“我还没说呢,我有话要对你们说。超感人的。”还没说完,闷油瓶到我身后捏了一下我的后脖子,我瞬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五章
【楼中添加的数字“1”是楼主为防河蟹添加的,不是三叔写的,望见谅】
我是被胖子用水浇醒的,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我在一处石梯上,边上一片漆黑。

石梯和上面几层一模一样,之前上面都应该有木制的楼梯,现在都腐朽只剩下石梁本身,没有栏杆,间歇也很宽,每一次跨步都很痛苦,稍微有所闪失就会掉落下去。

他们正在用手摇发电机给手电充电,冷焰火应该全部用光了。所有人都是满头的汗,我身上也全是汗,这个空间里非常的温暖,不,应该说是非常的热。

我抬头看了看,上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顶部,往下看了看,下面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底部。

“第几层了?”我深度昏迷之后,身体得到了很好的休息,肺部此时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了,只是肺中好像缺了几块一样,不是特别的舒服。胖子回答道:“我已经搞不清楚了,这一层我们走了七个小时了,我们还没有看到底。我们实在背不动你了。”

我看向闷油瓶,对他道:“你什么意思啊?我说句话怎么了?”

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闷油瓶默默道:“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

我忽然震了一下,忽然意识到,遗言这种东西,对于一个不会死的人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在他的生命中,他肯定听到过无数次遗言,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最后的留话其实是我们人生的总结,肯定非常的重要和神圣,但对于他来说,遗言只是他经历过的人的最后一句话,那些人生都太短暂了。

其实人并不是多种多样的,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人一共就是那么些,几十类吧,你在普通的社交关系里找到一个和自己同生日的人很难,在一个2万人的跨国企业,公司总裁每天都会通过系统向几百人发布贺卡。是的,人的种类并不单一,但也并不无限复杂,如果活的够久,你就会看到同样品性的人在你的生命中一次一次的出现。你不想活的无聊只能不停的改变自己。

所以,难道遗言也是有类别,我的遗言就算对我再有意义,也是一种固定遗言类别而已,可能还是科基这种常见的?所以闷油瓶选择不转过椅子。

这简直是悲剧啊。

黑瞎子在边上就笑,用力摇着发电棒,说道:“你知道伟大的遗言,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么?”

我摇头,黑瞎子说道:“被忘记。”

我想反驳,黑瞎子说:“你见过的将死之人太少,我见过很多,快死的人,越要努力过好今天。健康的人却喜欢牺牲今天去期许美好的未来,事实上,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得认真的去过。”

“你们怎么都一套一套的?”我捂住脸,心中暗骂,知道自己想说的话,对他们没有意义,虽然非常不爽,但是确实也是事实。

他们无非都是在说,死有什么NB的。

我起身跟着他们继续往下,胖子就道:“这塔到了这一层,高的离谱,我们没有冷焰火,现在没法测这个距离了。这么走下去,脑袋都发晕,就是走不到底。再这么下去我们总有一下摔下去。”

“上头打雷了么?”我问道,他们都没有回答,胖子说:“这么深了,就算打我们也听不到吧。”

我让胖子详细说说,他们这些人脑子都好使,但是说起博闻强记,瞎子都不如我,胖子说他们下到水池中,就看到那些童尸体内的小贝壳一样的虫子,已经把道路将军吃的只剩下一层皮了,他们顺着桥两边的通道都探索了一下,发现两遍的通道里,全部都是蛇鳞一样的青铜1簧1片,布满了通道整体,这些青铜片非常锋利,而两遍的通道四处分叉,道路四通八达,里面也全部都是这样的1簧 1片,犹如迷宫一样。

他们在其中迷路,最后来到了这个塔内,这个塔并非是我们之前的那座塔了,但是最开始的计数还是顺着上个塔的计数继续计算,胖子估计这个塔是分段的,我们过了地面往下那一段之后,要经过一个青铜1 簧 1片的各种复杂的管道,进入到地下的另一段,这一段塔身深埋在地下。比上面这一段长出很多倍,现在他们走到的这一层,似乎是无限长的,不知道“底”是不是存在。

我心中莫名,想了想,就他们道:“这听上去不像塔的建筑结构。”

“是你自己说是塔的。”胖子说道。我道:“瞎子,你应该能想起这是什么结构。”

瞎子看着我,忽然扬了一下眉毛:“你是说,这个塔。”

“是个巨大的乐器。”我说道:“这个是一个巨大的发声装置。”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六章

说乐器可能有点过分了,但上端的金属塔顶,加上不一样长短的塔层,本来就刻意而且耗费财力。现在看来竟然是有充分的理由。

我如今不得不佩服信仰这件事情,金童教虽然曾经有过自己的教都——据说修的亭台楼阁犹如蓬莱一样,长日修炼方术,弄的烟雾缭绕在山谷中挥之不去,也是少数几个邪教首领为自己用皇陵的规格修剪坟墓的邪教——但这样的建筑非地理特性配合,又有国力支撑,是修建不下来的。他们能做到简直是匪夷所思。

从建筑的随心所欲上来,也远非一般的宗教象征,看样子,竭尽财力做到这种程度,竟然是有实际用途的。

我们继续往下走,黑瞎子被我启发,显然想到了什么,但还不确定,只是不停的敲敲打打,我问他做什么,他说道:“如果是和声音的传递有关,这个结构是不充分的,上面的雷声进入到中端,震动簧片之后,所有簧片的声音再往下传递会衰减,下面如果是这么长的结构,那到了我们这个位置,就基本上什么都听不到了。这个距离,声音一定是通过金属来传递的,也就是说,上面所有簧片的声音,如果要传递到这一层的底下,不会是靠这一根管腔,应该靠的是——”

他看着石壁,“这后面肯定全部都是裂缝,那些金属的簧片布满这些裂缝然后,一圈一圈——”他用手指做管腔,另一只手指在上面绕圈:“绕着这根塔下来,这样不仅能把声音传递下来,也能把共振传递下来。”

他看了看下面:“如果我猜的不错,下面应该是一个听雷的地方,这是完整的听雷装置。上面的四个塔,最终都会汇聚到这一根主塔中,所有的雷声在这里汇聚。”

我咽了口吐沫,三叔是不是也到过这里。他让我查听雷的秘密,这个秘密看来就在眼前了。

越往下,石梁中间出现的空缺的地方就越多,有时候中间空了六七阶楼梯,我们得信仰之跃,每一次都万分惊险,我几乎都是被他们三个人凌空拉住,肺也越来越疼了。

但我开始努力的去把注意力放在当下,我仍旧恐惧着,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流逝,但我的注意力回到了我的脚下。

又往下走了三个多小时,这个巨大的管腔宝塔仍旧没有看到底部,这巨大的深渊凝视着我,我们在犹豫的时候,此时听到了一些稀稀疏疏的声音,从顶上,犹如一群飞虫一样,在墙壁中冲了下来。

这个声音真的是冲下来的,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它们掠过我们,冲下塔底的瞬间。
声音有这样的效果,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着塔腔开始多次回声,我清晰的意识到,这是有人在说话。

我一开始以为是雷声,声音一浪一浪的过来,我们仔细去听,发现那是人在讲话,讲话的人,在叫我的名字。

“吴邪~吴邪~”

我们面面相觑,黑瞎子皱起眉头仔细去听,说道:“是焦老板。他们的人到了。在上面。”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七章

终于追上来了,我们赌命争取来的时间,最终在实力面前,缩小成了5个小时的优势。只有5个小时。不知道他们是从那个塔下来,但是最终四个塔都会通到这里。

不知道在上面等的人有没有被发现,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刻,但焦老板追上来,我反而觉得安心了起来。感觉这个地方一下有人气了。感觉忽然想开瓶啤酒,等他们来bbq。

胖子看着上面,轻声和我道:“一时半会他们追不到我们这里来。有没有办法知道大花是不是一起下来了。”

“以他的性格,如果他手里有核心的信息,对我们是有危险的,他肯定下来了,如果焦老板是一泡污,等着被我们宰的,他肯定在上面玩手机。”我说道,小花不懂悄悄话,心中不禁有些懊悔,不过悄悄话没有成为体系,就算我想教也没有语法,只能手把手教,那以他的忙法,他有时间学才怪呢。
我看了看四周,焦老板他们队伍里有高手,而且装备齐全,他现在能在上面调戏我,明显队伍状态很好,以之前火拼的预估,他手里除了普通的土枪外,可能还有几把自动武器。无论我们多厉害,多么梦幻组合,一把ak在我们上方,有个30发子弹,我们就死定了,唯一的活路可能就是从这里跳下去,希望下面是另外一个温泉。

这里附近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大伏击战的可能性,这5个小时就是生死时速了。

胖子看我的表情,提醒道:“天真,他们的绳子足够,肯定是速降下来,我们最多只有30分钟。赶紧走吧。到底还有一线生机。”

贫富差距啊。我心中暗骂,原来穷困那么可怕,平时不觉得,有人要搞你的时候还是得有点钱打仗。
我看了看下面,我骗不了自己,30分钟就算下到底我们也没有胜算,我抬头看了看上面,当他们的冷焰火丢下来的时候,就算是我们15分钟狂奔逃命的时候了。这时候我看到了石梁的背面。

他们如果是速降,一定不会一台阶一台阶走下来,我们如果能把自己固定在石梁的背面,他们除非一个一个找,否则最大的可能性是瞬间掠过我们。这样我们就会落到他们后面,这是巨大的优势,如果卑劣一点,我们可以剪断他们的绳子。

我把我的想法和胖子他们一说,黑瞎子看了看石梁,就乐了,“我没问题,你们也没问题,这死胖子藏不住啊。”

胖子看着对面,对我们道:“我可以到对面去。”他用手电照着对面,按照我们的判断,对面的石壁上应该有一个巨大的佛像,这个佛像到了这一层,肯定是一层一层类似于外佛塔这样的结构,但未必是佛教的。手电光只照一个局部,只能照出一点点的花纹,也不知道是什么了。似乎也都是人皮做的。“你说我们过去躲在这些神像里面,是不是也很靠谱。”

“问题是你这么过去呢?”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包:坎肩的降落伞在我这儿呢,虽然上面有几个大洞。但我飞过去没问题。

“那你怎么回来呢?”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保险钩:“咱们没绳子,但是有钩子啊,等他们速降下去,我跳上他们的绳子,塔身不宽,无论他们从哪儿下来,我都能滑翔过去够到。”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八章

我是信了胖子的邪,帮他整理了伞翼,他纵身信仰一跃的时候,我以为会看到一个折翅的天使歪歪扭扭的飞到对面,结果我看到的是一个带着旗的秤砣直接摔了下去。

胖子啊了一声,瞬间就堕入黑暗,我心中大骂卧 槽,傻 ×摔死了,结果在光线湮没的那一刻,胖子的伞终于打开了,划进了黑暗中。

我们面面相觑,瞎子的手电光照了照光线衰减到完全黑暗的地方,目测距离非常的远,本来我们以为那个地方应该是地面了,但胖子刚才的滑行轨迹,显然下面仍旧是空的。

我们静默了一会儿,听到下面传来了胖子的悄悄话:“牙磕了,对面全是人皮俑,老子踹下去一个,自己当弥勒了。”

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我回他道:“你能不能靠点谱,你摔这儿骨灰都不好收。”

胖子回道:“你们赶紧的,咱们在这里绝地反击。”

我们手电往下照,根本看不到胖子在那儿,闷油瓶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就知道不妙,显然这里的深度超出了他的估计。

现在我能够从极小的变化中,知道闷油瓶对四周的局面是否有掌控力,不像以前非要他推我跑路才知道要死。一路过来,我相对比较淡定是,我觉得他对于四周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紧张。但此时他的脸色在我看来是有问题了。

“这一层的牌匾上写着什么?”我问道,顺着闷油瓶往下看,这也太深了。黑瞎子说道:“清净末劫。”

我手指盘算了一下,这已经是非常深的一层了,再往下就到了佛教计量单位中最小的一个单位,叫做涅盘寂静,在古代人的生活中,涅盘寂静几乎等于无限小。也就是说,这一层的深度再往下,似乎就达到了永恒的无限。

我摸了摸后脖子,心想我昏了多久,他们是在我昏迷的时候,狂奔了多久?我脑补了一下我昏迷之后他们背着我沉默狂奔的画面,忽然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的话是不是确实太多了。

一边黑瞎子就去拍那些石梁,这里并不如真正的皇陵那么精确,石梁有大有小,插在峭壁中,黑瞎子用身上仅有的安全绳甩上z字形阶梯的中段一根比较粗的石梁,把自己捆到石梁下面,长话短说,我们都试了一下,选好了自己的藏身之所。我们就把手电关了。

四周陷入了绝对的黑暗。当然我们也不能这么吊着,毕竟还有一些时间,我们先躺在石梁上,等待上面有任何的动静,我们立即翻到石梁下面,绷紧身子做拟态状。

我觉得我有点像那种长的很像树枝的虫子,觉得有些好笑。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我说道:“现在我能说点什么了吧。”

“以前不觉得你那么啰嗦。”黑瞎子轻声道。

“我就想知道,青铜门后面是什么,我想如果我要死了,能在我耳边说一句么?”我对闷油瓶的方向说道。

那边没有回音,我道:“如果我要死,你就在我耳边说一句,然后我就安心的走了。否则三柱清香你也打发不走我。”

那边还是没有回音,我心中奇怪,听了一下,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开手电,照了一下那边,就看到刚才闷油瓶的位置,没有人。

我心中一动,心中mmp,人呢?摔下去了?还是趁黑跑了?几乎是同时就看到上头一个光点犹如流星一样飞下来。

是冷焰火。

果然来的很快,黑瞎子轻声骂道:“关手电。”我只能立即把手电关了,心中暗骂,这下好玩了,闷油瓶哪儿去了。

上头砰的一声,一颗信号弹从上面飞了下来,在我们上面的一点位置炸开,果然是装备充足。

在巨大的强光下,我第一次完全的看到了对面塔壁,我看到无数的人皮俑一层一层的叠放在上面,上全是硫磺的壳,人皮都已经变成黑色,五彩几乎全部剥落。在这些人皮俑的身上,都是各种各样的乐器。大部分腐朽就只有一个动作。

这是一个乐场,而在人皮俑的身后,我看到了条巨大的山体裂缝,雷劈一样从上一直延伸下去,里面全部都是鳞片一样的青铜簧片。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九章 年关难过
瞎子的猜测是没错的,只是当时的建筑师并没有考虑到美观,他们用了了最野蛮的方式。对面的这条裂缝应该是山体的自然缝隙,建筑师在裂缝中设置了传导雷声和共振的青铜簧片,为了让这些簧片有足够的共鸣空腔,他们才挖出了这个塔身的空腔。
所以很明显可以看到对面的神像,裂缝中的装饰雕刻是精美繁复的,到了我们这边,只有栈道一样的石梁。
但如果选择速降的话,也只能选择我们这里,因为他们的绳子再长,也需要中续点。
闪光弹缓缓熄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铝粉镁粉燃烧的气味,接着流星一样的冷光灯垂了下来,这是大规模探险才会使用的昂贵装备,是矿灯改造的。用鲨鱼线连着,一个一个的丢下来,落在我们的上方,照出了一块几乎完全被照明的区域。
我们正好在这个光区的正下方,石梁的阴影遮住我们。我此时已经管不了闷油瓶去哪儿了,只能滚到石梁的下方,绷紧身子,期望从上面看不到我们。
接着我们就听到有人速降到我们的上方,接着有对讲机的声音说道:“这里是干净的,放货。”就听到上面很多绳子垂落,接着无数的包裹被绳子放下来。
我偷偷的探头看一眼,因为背光看不清楚,只看到在半空中有无数的绳子和矿灯冷光形成了一个休息站,有人正在快速搭建安全网和各种领空的帐篷。
“有钱,服气。”我心里想,我以后再也不看不起钱了,就是和黑瞎子学的坏毛病,我至少得活成像金万堂那样的才行。
慢慢的人多了起来,因为就在我们上方不到20米的高度,我紧张到浑身冷汗,很多人开始说话,他们的精锐全部都在上面。很快我听到了焦老板的声音,接着就看到所有的冷光灯开始缓缓的往下移动,慢慢的掠过了我们。往下沉去。
接着我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东西,在这些冷光灯里,同时被满满放了下去。我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
下到我们身下十米左右的时候,我听到焦老板对着塔的下面喊道:“吴邪,我送你个东西,你看看是不是面熟。”
我从这个角度再往下仔细的看,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的发型,我意识到那是小花。
小花在华美的繁星一样的冷光中,沉入黑暗,他没有任何的抬头,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失去意识了。
我的心脏几乎骤停,焦老板还在上面大喊:“这是你们吴家欠我的,你们以为老天不会告诉我?吴三省,没有你,我也到这里了,你们吴家是牛逼,但运气不在你们这里。运气在我这里。只要再听一次雷,你躲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我几乎发着抖问瞎子说道:“怎么办?”听上去像焦老板和我三叔有恩怨,我三叔不是会把恩怨放这么久的人。这样的深仇大恨,我多少应该知道一点。三叔到底你给吴家惹了多少麻烦。
此时我脑子里只剩下满身是血的小花,但是我的手脚在发抖,心中的杀心也起来了,一方面是极度的紧张,不知道小花的生死,一方面,我对上面喊话的这个人所有的怜悯和理解消失了。我不会再管这个人是到底为了什么,他最好死在这里。
瞎子没有回答我,我屏住呼吸,就看到有人速降从我身边划过,一个一个的黑衣人,之前都没有这么见过,应该都是藏在土楼没有开过门房间里的那批高手。这批人身上全部都是86s,这种枪非常稳定,无法自动射击,我之前围剿汪家的时候,汪家人用的都是这种枪,我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焦老板的资本是什么。
他雇用了一批汪家人?
这他妈麻烦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打?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章

我没有遇到过这么窘迫的局面,以前我是一个觉得万事都会有办法的人,此时却脑子一片乱麻。不是我变得悲观,而是这一次实在过于狼狈,当年在长白山我们至少还有脸盆和卫生巾可以当武器,现在我手里啥也没有。

我只能等么?

我知道瞎子不会等,而闷油瓶可能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通知我们就去执行了。我幻想了一下,我跳到一根安全绳上,滑落到一个汪家杀手身上,一脚踹晕他,然后拿着他的枪对着人群四处扫射。把他们像葡萄一样打落到深渊中去,然后对着上方打灭所有的灯。把他们拖入黑暗中交战。

我们有瞎子,在黑暗中,闷油瓶都未必能干的过他。

不,这他妈是施瓦辛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子弹不会贴着我身边过或者打进肌肉留一个小血洞,这种枪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坑。我中两枪没有现代医疗急救就死定了。最大的可能性是我跳上安全绳,滑落下去,落到汪家人怀里,被他扯掉下巴,直接踢下深渊。

等一下,我刚才想到了什么?

灯?

我偷偷探头,看着垂下去的灯光,有什么办法能把灯搞灭了。

如果坎肩在就好了,弹弓没有声音,子弹到处可取,打灯是最合适的,可惜他没下来。我正一筹莫展,就听到焦老板在上面继续喊道:“吴邪,你出来吧,这是条死路,我迟早会找到你。我是不想你打扰我最后的工作,否则我都不会理会你,我知道你躲着呢,好,解雨臣的绳子我五分钟之后剪断,你出来我就让你们活到我把事做完。马上就要打雷了,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你不要打扰我。”

焦老板语无伦次,语气非常的兴奋,我看了看手机,5分钟,我相信他做的出来,这件事情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小花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特别。

往下落的灯光停住了,我看到所有的汪家人戒备了起来,那是刚才胖子消失的方向,可能看到了胖子的降落伞挂在塔壁上。我的心中快速的盘算,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这是汪家人,汪家人几乎不犯错误,胖子想裸体装神像肯定会被打成筛子。

果然汪家人开始对着塔壁上的佛像无差别扫射,我的脑子在那个瞬间达到了最快的转速,我现在出去会被直接射杀,狂躁的焦老板此时已经无限达到他的目的地了,20分钟,等一下,如果他在20分之内无法到达塔底,他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塔底有什么,但是这个二十分钟在我的直觉中挥之不去,焦老板继续对我喊道:“过去两分钟了,还有三分钟,我就让解雨臣直接摔到底去。吴邪,你不是号称总是能全身而退么,你这次试试看啊。”

我浑身的冷汗,我只有一分钟时间,因为我知道在最后2分钟的时候,闷油瓶和黑瞎子肯定会做出冒险的直接攻击,黑瞎子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太熟悉他们的套路,他们的体力惊人,所以他们永远会选择主动进攻。

我心中估计着时间,有一个巨大的预感,这一次我们要输了,几乎就在焦老板说出:“还有2分钟”的瞬间,我翻到了石梁的上方,爬了起来,对着上面背光看不清楚的地方喊道:“我在这儿,我告诉你,没有我你在20分之内,下不到底——”

话还没有说完,上头一声枪响,我直接心口中弹,被子弹的推力直接撞飞,摔了下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