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八章

我是信了胖子的邪,帮他整理了伞翼,他纵身信仰一跃的时候,我以为会看到一个折翅的天使歪歪扭扭的飞到对面,结果我看到的是一个带着旗的秤砣直接摔了下去。

胖子啊了一声,瞬间就堕入黑暗,我心中大骂卧 槽,傻 ×摔死了,结果在光线湮没的那一刻,胖子的伞终于打开了,划进了黑暗中。

我们面面相觑,瞎子的手电光照了照光线衰减到完全黑暗的地方,目测距离非常的远,本来我们以为那个地方应该是地面了,但胖子刚才的滑行轨迹,显然下面仍旧是空的。

我们静默了一会儿,听到下面传来了胖子的悄悄话:“牙磕了,对面全是人皮俑,老子踹下去一个,自己当弥勒了。”

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我回他道:“你能不能靠点谱,你摔这儿骨灰都不好收。”

胖子回道:“你们赶紧的,咱们在这里绝地反击。”

我们手电往下照,根本看不到胖子在那儿,闷油瓶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就知道不妙,显然这里的深度超出了他的估计。

现在我能够从极小的变化中,知道闷油瓶对四周的局面是否有掌控力,不像以前非要他推我跑路才知道要死。一路过来,我相对比较淡定是,我觉得他对于四周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紧张。但此时他的脸色在我看来是有问题了。

“这一层的牌匾上写着什么?”我问道,顺着闷油瓶往下看,这也太深了。黑瞎子说道:“清净末劫。”

我手指盘算了一下,这已经是非常深的一层了,再往下就到了佛教计量单位中最小的一个单位,叫做涅盘寂静,在古代人的生活中,涅盘寂静几乎等于无限小。也就是说,这一层的深度再往下,似乎就达到了永恒的无限。

我摸了摸后脖子,心想我昏了多久,他们是在我昏迷的时候,狂奔了多久?我脑补了一下我昏迷之后他们背着我沉默狂奔的画面,忽然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的话是不是确实太多了。

一边黑瞎子就去拍那些石梁,这里并不如真正的皇陵那么精确,石梁有大有小,插在峭壁中,黑瞎子用身上仅有的安全绳甩上z字形阶梯的中段一根比较粗的石梁,把自己捆到石梁下面,长话短说,我们都试了一下,选好了自己的藏身之所。我们就把手电关了。

四周陷入了绝对的黑暗。当然我们也不能这么吊着,毕竟还有一些时间,我们先躺在石梁上,等待上面有任何的动静,我们立即翻到石梁下面,绷紧身子做拟态状。

我觉得我有点像那种长的很像树枝的虫子,觉得有些好笑。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我说道:“现在我能说点什么了吧。”

“以前不觉得你那么啰嗦。”黑瞎子轻声道。

“我就想知道,青铜门后面是什么,我想如果我要死了,能在我耳边说一句么?”我对闷油瓶的方向说道。

那边没有回音,我道:“如果我要死,你就在我耳边说一句,然后我就安心的走了。否则三柱清香你也打发不走我。”

那边还是没有回音,我心中奇怪,听了一下,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开手电,照了一下那边,就看到刚才闷油瓶的位置,没有人。

我心中一动,心中mmp,人呢?摔下去了?还是趁黑跑了?几乎是同时就看到上头一个光点犹如流星一样飞下来。

是冷焰火。

果然来的很快,黑瞎子轻声骂道:“关手电。”我只能立即把手电关了,心中暗骂,这下好玩了,闷油瓶哪儿去了。

上头砰的一声,一颗信号弹从上面飞了下来,在我们上面的一点位置炸开,果然是装备充足。

在巨大的强光下,我第一次完全的看到了对面塔壁,我看到无数的人皮俑一层一层的叠放在上面,上全是硫磺的壳,人皮都已经变成黑色,五彩几乎全部剥落。在这些人皮俑的身上,都是各种各样的乐器。大部分腐朽就只有一个动作。

这是一个乐场,而在人皮俑的身后,我看到了条巨大的山体裂缝,雷劈一样从上一直延伸下去,里面全部都是鳞片一样的青铜簧片。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零九章 年关难过
瞎子的猜测是没错的,只是当时的建筑师并没有考虑到美观,他们用了了最野蛮的方式。对面的这条裂缝应该是山体的自然缝隙,建筑师在裂缝中设置了传导雷声和共振的青铜簧片,为了让这些簧片有足够的共鸣空腔,他们才挖出了这个塔身的空腔。
所以很明显可以看到对面的神像,裂缝中的装饰雕刻是精美繁复的,到了我们这边,只有栈道一样的石梁。
但如果选择速降的话,也只能选择我们这里,因为他们的绳子再长,也需要中续点。
闪光弹缓缓熄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铝粉镁粉燃烧的气味,接着流星一样的冷光灯垂了下来,这是大规模探险才会使用的昂贵装备,是矿灯改造的。用鲨鱼线连着,一个一个的丢下来,落在我们的上方,照出了一块几乎完全被照明的区域。
我们正好在这个光区的正下方,石梁的阴影遮住我们。我此时已经管不了闷油瓶去哪儿了,只能滚到石梁的下方,绷紧身子,期望从上面看不到我们。
接着我们就听到有人速降到我们的上方,接着有对讲机的声音说道:“这里是干净的,放货。”就听到上面很多绳子垂落,接着无数的包裹被绳子放下来。
我偷偷的探头看一眼,因为背光看不清楚,只看到在半空中有无数的绳子和矿灯冷光形成了一个休息站,有人正在快速搭建安全网和各种领空的帐篷。
“有钱,服气。”我心里想,我以后再也不看不起钱了,就是和黑瞎子学的坏毛病,我至少得活成像金万堂那样的才行。
慢慢的人多了起来,因为就在我们上方不到20米的高度,我紧张到浑身冷汗,很多人开始说话,他们的精锐全部都在上面。很快我听到了焦老板的声音,接着就看到所有的冷光灯开始缓缓的往下移动,慢慢的掠过了我们。往下沉去。
接着我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东西,在这些冷光灯里,同时被满满放了下去。我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
下到我们身下十米左右的时候,我听到焦老板对着塔的下面喊道:“吴邪,我送你个东西,你看看是不是面熟。”
我从这个角度再往下仔细的看,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的发型,我意识到那是小花。
小花在华美的繁星一样的冷光中,沉入黑暗,他没有任何的抬头,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失去意识了。
我的心脏几乎骤停,焦老板还在上面大喊:“这是你们吴家欠我的,你们以为老天不会告诉我?吴三省,没有你,我也到这里了,你们吴家是牛逼,但运气不在你们这里。运气在我这里。只要再听一次雷,你躲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我几乎发着抖问瞎子说道:“怎么办?”听上去像焦老板和我三叔有恩怨,我三叔不是会把恩怨放这么久的人。这样的深仇大恨,我多少应该知道一点。三叔到底你给吴家惹了多少麻烦。
此时我脑子里只剩下满身是血的小花,但是我的手脚在发抖,心中的杀心也起来了,一方面是极度的紧张,不知道小花的生死,一方面,我对上面喊话的这个人所有的怜悯和理解消失了。我不会再管这个人是到底为了什么,他最好死在这里。
瞎子没有回答我,我屏住呼吸,就看到有人速降从我身边划过,一个一个的黑衣人,之前都没有这么见过,应该都是藏在土楼没有开过门房间里的那批高手。这批人身上全部都是86s,这种枪非常稳定,无法自动射击,我之前围剿汪家的时候,汪家人用的都是这种枪,我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焦老板的资本是什么。
他雇用了一批汪家人?
这他妈麻烦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打?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章

我没有遇到过这么窘迫的局面,以前我是一个觉得万事都会有办法的人,此时却脑子一片乱麻。不是我变得悲观,而是这一次实在过于狼狈,当年在长白山我们至少还有脸盆和卫生巾可以当武器,现在我手里啥也没有。

我只能等么?

我知道瞎子不会等,而闷油瓶可能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通知我们就去执行了。我幻想了一下,我跳到一根安全绳上,滑落到一个汪家杀手身上,一脚踹晕他,然后拿着他的枪对着人群四处扫射。把他们像葡萄一样打落到深渊中去,然后对着上方打灭所有的灯。把他们拖入黑暗中交战。

我们有瞎子,在黑暗中,闷油瓶都未必能干的过他。

不,这他妈是施瓦辛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子弹不会贴着我身边过或者打进肌肉留一个小血洞,这种枪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坑。我中两枪没有现代医疗急救就死定了。最大的可能性是我跳上安全绳,滑落下去,落到汪家人怀里,被他扯掉下巴,直接踢下深渊。

等一下,我刚才想到了什么?

灯?

我偷偷探头,看着垂下去的灯光,有什么办法能把灯搞灭了。

如果坎肩在就好了,弹弓没有声音,子弹到处可取,打灯是最合适的,可惜他没下来。我正一筹莫展,就听到焦老板在上面继续喊道:“吴邪,你出来吧,这是条死路,我迟早会找到你。我是不想你打扰我最后的工作,否则我都不会理会你,我知道你躲着呢,好,解雨臣的绳子我五分钟之后剪断,你出来我就让你们活到我把事做完。马上就要打雷了,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你不要打扰我。”

焦老板语无伦次,语气非常的兴奋,我看了看手机,5分钟,我相信他做的出来,这件事情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小花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特别。

往下落的灯光停住了,我看到所有的汪家人戒备了起来,那是刚才胖子消失的方向,可能看到了胖子的降落伞挂在塔壁上。我的心中快速的盘算,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这是汪家人,汪家人几乎不犯错误,胖子想裸体装神像肯定会被打成筛子。

果然汪家人开始对着塔壁上的佛像无差别扫射,我的脑子在那个瞬间达到了最快的转速,我现在出去会被直接射杀,狂躁的焦老板此时已经无限达到他的目的地了,20分钟,等一下,如果他在20分之内无法到达塔底,他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塔底有什么,但是这个二十分钟在我的直觉中挥之不去,焦老板继续对我喊道:“过去两分钟了,还有三分钟,我就让解雨臣直接摔到底去。吴邪,你不是号称总是能全身而退么,你这次试试看啊。”

我浑身的冷汗,我只有一分钟时间,因为我知道在最后2分钟的时候,闷油瓶和黑瞎子肯定会做出冒险的直接攻击,黑瞎子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太熟悉他们的套路,他们的体力惊人,所以他们永远会选择主动进攻。

我心中估计着时间,有一个巨大的预感,这一次我们要输了,几乎就在焦老板说出:“还有2分钟”的瞬间,我翻到了石梁的上方,爬了起来,对着上面背光看不清楚的地方喊道:“我在这儿,我告诉你,没有我你在20分之内,下不到底——”

话还没有说完,上头一声枪响,我直接心口中弹,被子弹的推力直接撞飞,摔了下去。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一章
我所遇见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被子弹推下深渊,对方既没有在意我说的话,也没有给我任何拖延时间的机会,子弹直接打了过来。
焦老板真是一个实在的人,他只是要我死而已,连羞辱我的想法都没有。我爷爷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度无私和极度自私的人才能真正长寿,大部分人的生命为自己的良知所累,你要么握紧手拿住你的所有就满足,要么张开手拥有全世界也让全世界占有你,患得患失换来的只有毫无意义的蹉跎。焦老板应该就是那种极度自私的人,他要的东西,是那么的急不可耐。
我感觉到心口的疼痛的时候,竟然觉得自己一直在等待这一刻,也许我在七星鲁王宫的时候,就应该经历这一刻了,但是因为各种因缘际会,我活到了现在,比很多应该活的久的活到了更久。很多有人死去的时候,我经常会问自己为什么是他不是我,我不是更应该死么,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有这些多机会。
现在不用想了。
我凌空坠落,划过了那些安全绳,在我以为我会划过小花和汪家人,摔入深渊的时候,忽然一个人伸手,一下把我拉住。
我看到满身是血的小花伸手拉住了我,他的血滴到我的脸上,因为背光我看不清他的脸部表情,但是他的手像铁钳一样死死的拽住了我。
在光晕中我的耳边出现了回音,我听到焦老板上面叫喊:“把绳子割了!这些人都没用了。赶紧下去。”
我听到汪家人喊道:“三个刺头还在附近,你开枪开的太早了。”
“我不管,你们怎么胆子那么小,吴邪都死了你们还怕什么?”焦老板继续在上面喊道。
我就听到边上的汪家人嘀咕了一句:吴邪死了才容易出事。我同时感觉小花拉着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放手。”我对小花说道:“我没救了,他们会救你的。”
小花没有说话,我感觉到他手里有什么东西塞到了我手心,因为背光我实在看不清他的脸,就看到他翻动了一下身子,一下松手,踹在我的胸口,我胸口剧痛,被他从这个位置直接踹飞,踹向了一边的满是人皮俑的塔壁。
凌空掠过半个塔身,我一下摔在了塔壁上,我用力抓住四周,全部都是人皮俑,我滚下去四五层,都被我拱了落了下去,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神龛我停了下来。我就去看我的心口。
心口中弹,如果有一个坑的话,现在不可能有任何的活动能力,我看了看我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我摸到了子弹的硬块,卡在我的肋骨上,竟然没有打穿我的肋骨。我用力一扣,竟然把子弹扣了出来。
还是非常疼,但这伤基本上属于擦伤了,被击中的肋骨可能骨裂了,一摁疼的我吸凉气。
上面的光还是能够照到我,但是没有一个汪家人开枪,只听到焦老板在喊:“怎么没死?打死他。”
没有一个汪家人开枪,我们就这么对峙着,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仔细一看,我发现我抓住的神龛后面的塔壁上,有一个巨大的凹陷,里面坐着一具用金绢缠绕的,之前看到的金甲巨尸。
又是一个道路将军。
我抬手看了看手里,小花刚才在拽我的时候,递给了我一个东西,我看了一眼,发现是一枚铜钱。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二章

我不明白这枚铜钱的意义,此时也无暇细想,我随时会被打成筛子,只是不知道汪家人没有补刀。但我感觉可能和我身后的金甲巨尸有关。我也不敢紧贴这巨尸,但我保持着和巨尸在同一个位置。

上头焦老板还在那儿叫嚣,汪家人就往上喊:“不能见血。”

我瞬间就明白了,他们害怕打死我之后,我的血气惊动巨尸,但他们说完之后,绳子开始继续往下降,几个汪家人开始荡秋千一样,想荡到洞壁上。

我立即死死的按住胸口的伤口,把血涂抹到手掌上,对着身后巨尸的面部,几个汪家人蜘蛛侠一样跳到洞壁上,被我威胁着不敢贸然靠近。很多人皮佣被他们提下深渊,露出了更多的金甲巨尸,原来在人皮俑的掩盖下,山体中休憩着一个一个的道路将军,都是金童教的教宗,这些尸体都穿着腐朽的盔甲,有些身材健硕,有些瘦小满头白发,都已经变成木乃伊了。

葬在塔里,这样的葬法我还是第一次见。

一个非常清瘦的汪家人缓缓绳子放到我的面前,和我大概六七臂的距离,悬挂在半空,用枪对着我,对上面喊道:“这地方是全是粽子,焦老板,你谈条件吧,我不能让人在这儿见血,否则你肯定出不去。”

焦老板上面沉默了一会儿,叫道:“我没时间,你们让他不要烦我就行。”说着就陷入了沉默。我看到更多人开始顺着绳子下来,开始在这一层也搭建一个临时平台,我大概明白了他们的套路,他们是一层一层用安全网搭建半空的平台,以此来节约绳子。

我无能为力,看着大部分汪家人继续往下,小花还是被吊在那儿,一动不动,大概两根烟的时间,一个中年人从上面挂了下来,站到了我面前的安全网上,从汪家人的身后看着我。

这是一个白面,干净,毫不起眼的中年人,走在路上看两次三次都未必能记住。身高却非常高,我估计不出来,三叶跟在他身边下来。他看了看挂着的小花,对我道:“吴邪,你得记住,这是你们吴家不地道。”说着他抓住小花的下巴,把小花的脸抬了起来,把小花的嘴巴捏开。

焦老板咳出了一口痰,就要往小花的嘴巴里吐去。

这个时候,忽然一阵轻微的震动,山间所有的簧1片开始震动,上面打雷了。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三章 打雷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声音的形状,在电影中为了表现声波,会把空气的波动做成水一样,表现空气运动是需要颗粒的,但在这里,我能看到所有的簧1片带着声音,共鸣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传递了下来,犹如声音的形状一样。

我知道文字是无法形容这种感觉,那阵声波划过我们所有人,我只是感觉到脑子震了一下,就掠过我们冲向了塔的底部。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汪家人抬头看去,我知道上面肯定打雷了。

我看到焦老板的颜色变的非常难看:“不对啊,怎么提早了?不对啊,这 他 妈 的弄错了。”他放开了小花,看着和我对峙的汪家领队:“走!快送我下去,我要来不及了。”

汪家领队看了看我,用手做了一个动作,剩下的汪家人继续速降,带着焦老板和一行人快速的一个一个速降下去,他冷冷的说道:“还有三个人躲着,你们千万不要因为着急犯错。”

没有第二声雷声传下来,刚才的这个雷声似乎是一个意外,又或者其他声音。但是焦老板恐慌异常,显然他对于雷声的时间是有计算的,他是过来专门来听这一阵雷声的。

虽说很奇怪,但似乎这时唯一的解释。

其他人掠过我们的时候,脸色也都很紧张,他们都望着塔的上头,犹如我在山谷中看到的时候一样,我忽然看到了转机。如果雷声持续响起,焦老板身边很多的亲信都会进入到梦魇状态,那个时候是他们实力最弱的时候。如果有办法干掉眼前的这几个汪家人,我们说不定能在焦老板掉线的时候反败为胜。

汪家首领没有下去,和我继续对峙着。我问他道:“你不着急么?”

“你觉得这件事情的结果会怎么样?”汪家首领看着我。

“按照惯例,这种事情能得到好结果的太少。”我说道,做不正确的事情能得到好的结果,是看命的,有些人的命运天生就是如此,比如说我三叔,但我不知道焦老板是不是。

汪家首领说道:“焦老板之前听雷成功过,他说他的成功完全是因为雷声,但是雷声最后的结局被你三叔打断了,所以他没有听完雷声的信息。他必须要听雷,而且一定听到当年雷声相同的雷声,那个声音,在今天,15分钟之后,就会在这里响起,他要听完。”

“你相信么?”我问道。

他凑近我:“我相信冥冥中有非意识的神在创造和左右世界。”

这是汪家一贯的论调,他说完之后,探向我:“但我觉得神不会选择他,所以我留在这里,留在你身边,我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他看了看黑暗中:“张起灵在附近,我在你身边,我也可能见到他。我想看看这个人。”

“然后呢?”我的手举的已经有点酸了,心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就把我困死在这里,不让我行动么?

汪家首领回头看了看解语花:“我对你们没有仇恨,等雷声起来,这些人变成傻子,我就把他放了,然后我们做个交易。”他指了指我的胸口:“我很有诚意,这里枪里所有的子弹里的火药我们都放掉了,所以你不用怀疑我们,我的这个交易很公平。”

TOP

看得好辛苦,汪家到底是什么目的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缅甸新葡京官网www.xml410.com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四章 哈哈哈
我有点搞不清楚这个汪家人的套路,但是有交易谈肯定对我有吸引力,我点头,轻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这个焦老板所谓的听雷,肯定是有问题的。”汪家首领和我说道:“但我相信听雷这件事情,肯定是存在的,不然吴三省当年不会那么执着,我相信,听雷,和你们吴家对我们汪家的计划有关。应该是因为听雷,让吴三省知道了很多信息。”
我愣了一下,意识到他的说法是,他觉得吴家搞废了汪家,可能是三叔当年听雷听到了线索,这么说汪家人对于自己被搞掉无法理解,认为这是老天设计了他们。
你想知道这个干什么,你想干掉雷公去报仇么?
“但是我们跟着焦老板很久,我们觉得听雷不会那么的简单和鲁莽,他所认为的听雷让我觉得很奇怪。雷声中秘密,竟然只是让他这样的人人生获得成功,我觉得不可思议。”汪家人看着我:“你肯定知道雷声真正的秘密,对不对,等一下焦老板听雷的后果,我估计并不会太好,但我希望你带我们揭示真正的雷声的秘密。”
我头往后仰,露出了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在汪家人的心目中,我是一个无法被预测的存在,汪家人非常的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那么严密的系统会被我攻破。说实话,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我是怎么做到的也非常模糊了,我只记得当时我有极强的执念和注意力,这种力量是由心生出来的,只能在这一件事情里发挥巨大的能量。我觉得这就是人心的可怕和伟大之处。
此时我绝对不能和他说,对不起大爷,其实我完全不知道雷声的秘密是什么,我只能竭力控制我的表情和鼻孔,露出了擂台上黑人拳手从冷酷到嘿嘿嘿的表情。露出了:小子还是你识货的奸商微笑。
“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倒戈,我现在就带你们下去?”我说道。
“我们现在是被雇佣的。”汪家首领说道:“但我们也无法阻止雇主做一些傻事。”
我看了看底下的黑暗,汪家首领则看了看上面,和我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我看着小花,小花没有抬头,我就问首领道:“他没事吧,你还给我一个死人,对我没有意义,你们要么把他先放下来。”
汪家首领摇头:“我们还是现在对立关系。你只能等。”
哎呀,你们汪家灭亡果然是有原因的,你们全部都是一群二愣子,张家一群傻子,汪家一群愣子,我这辈子他妈到底招惹了什么太岁。我心中暗骂,此时上面轰隆一声,所有人抬头,只见簧1片开始剧烈的抖动,又一道声浪冲了下来。迅速掠过了我们,冲向塔底,几乎是同时,我忽然听到我身后有什么动静。
转头一看,就看到身后的干尸,身子不知道什么,竟然向我的脖子倾斜了过来,嘴巴几乎就在我后脑边上。
我转头看向汪家首领,那首领讪笑的看着我,他看到肯定看到了尸体靠向我,但是他用刚才的话,在吸引我的注意力。
“你耍我?”
“我和人打赌,你活不到我们动手的时候,我动手,我就输了。”汪家首领笑起来:“你真的是吴邪么?你很容易相信人啊。你现在怎么办?你身上的血气已经开始吸引这里的道路将军了,你仔细看看。”
我看了看四周,四周所有的道路将军,身体都朝我这里倾斜过来。很人脸都转了过来。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五章 嘻嘻嘻
这里道路将军的数量不可预测,刚才我们“南瞎北哑,东邪西胖”用尽全身解数,搞定了一个,但凡有个两个,我们肯定就有人重伤,这里我目测能看到的就是六七个,而且种类还不同。感觉可以适应各种地形的作战。
我看汪家人的表情轻松,似乎这些情况和他们无关一样,和他们说道:“要是这些东西起尸,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汪家首领笑着看着我:“这在你的选择,我们汪家,早就没有选择了。”
卧 槽,竟然是个乐天派,我对付这种乐天知命的反派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问道:“你们不怕死么?”出来打工的汪家人显然应该是功利的怕死之徒。
汪家首领非常爽快的点了点头:“我们怕,但咱们现在是一个平衡状态,你总不至于说现在就让我们投降。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最终会起尸。在这个时候,情绪一点用也没有。”
他的话在我的耳边回荡,忽然一下击穿了我的意志,这句话,是我在推平整个汪家之前,经常说的一句话。不知道他是有意送回给我,还是无意和我说了同样的话。
在命运面前,情绪只是肾上腺激素分泌的感觉而已,不要在意情绪,而要在意肾上腺激素分泌之后自己动作的精准程度。
那个会决定生死。
说的简单一点,当人攻击别人时会激动,注意力上升,往往会觉得自己同时很愤怒,修炼的关键是关掉愤怒,留下激动产生的注意力。
那是因为我在当时,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想完成这件事情。
这种状态,通常用以无法正常解决的场面,就比如说,现在。这是破坏平衡的处世之道,我的优势只有一个,就是我比所有人会快一秒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汪家首领还是笑吟吟的看着我,我忽然明白了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我如果还想活下去,就绝对不能把自己活着当成是自己计划的一个重要条件,唯有不考虑是不是能活下去,才能获得先机。
“如果最后关头我还活着,而你还不知道听雷的秘密,记得,只有帮我,你才能最终知道雷声里是什么。”我说道,汪家首领没明白,问道:“什么意思?”
你继续猜吧,我心说,张开手看了看手中的铜钱,铜钱上全是血。
我还是不明白这个铜钱的意义,对于我来说,如果我不知道这个铜钱的意义,而小花又不能现在告诉我,那么这个铜钱对于我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回身,把铜钱塞进了我身后道路将军的嘴巴里。汪家人瞬间一下慌乱,几乎是同时,我飞身跃起,一下抱住那个汪家首领,左手拔出他腰间的匕首,反手一下砍断了吊着小花的绳子。小花瞬间坠落。
汪家首领身手就要抓我,我几乎同时松手,朝着深渊往下坠去。他一下没有抓住我。
我在空中大喊:“我们掉下来了!小花三点方向,离墙壁三米,我二点方向,离墙壁两米四,我们隔两秒!胖子,小哥,瞎子!我们死不死靠你们的眼神了!”
说着我张开四肢,呼啸坠入深渊,心中祈祷,在黑暗中有人会跃起接住我们。
默契啊,兄弟!给点默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