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五章
我沉默了几分钟,目光扫过一圈,所有人都沉默了。我心里开始快速盘算,到底是什么事。

我的第一反应,是三叔已经被找到了,但是可能已经去世了。或者在一个非常不好的状态,痴呆了,重病残疾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问自己能不能接受。

其实是能接收的,因为之前有过那么多年的心理建设。虽然虚无缥缈的消息还会让人有一丝希望,到坐实之后也会有落地的心安。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里能够接受。之后开始想第二种可能性。

可能是我要死了。

之前哈总第一句话就是我死定了,我到现在都觉得他的表情是真实的。虽然之后所有的情况他说的豪无逻辑。但那句话真的让人害怕。

我想了想,比起我三叔死了,现在的逻辑我要死了更符合吧。

我能接受么?

我看着胖子,小花,闷油瓶,二叔,坎肩,白蛇所有人。

我意识到我无法接受,因为我不相信我在吃着快餐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活路了。

但我还是问了一句,笑了起来:“不会吧,我要死了么?你们这么看着我。”

坎肩瞬间哭了出来。跑了出去。

小花看着我,表情之复杂,我惊人的发现,我可能猜对了。
我笑,忽然鼻子一热,摸了一下,我发现流了一点点鼻血。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六章
我擦了擦鼻血,看了看手指上的血,心说这是巧合。刚才被抢救的时候肯定有人下手很重。所以我的鼻粘膜受伤了。我抽了餐巾纸堵上鼻子,再次看上胖子,二叔和小花。我又想了想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性会形成这样的情况,二叔就说:“你死不了。只要你听话。”

“到底怎么回事?”我叹了口气,也懒的猜了,既然他们都来了,肯定是要告诉我什么。我等他们告诉我。

二叔看了一眼闷油瓶,又看了看小花,说道:“小哥走,小花和胖子留下。”

闷油瓶站了起来,默默的走了出去,边上很多人跟着,白蛇上去递烟,完全没有被理会。

人都到了街上,一个个状态都沉重的很,路人都有点害怕,都奇怪的看着这个铺子,贰京默默的把铺子的门关上。

二叔看着我,立即说道:“小哥确实收到了老三的消息,虽然他不肯告诉我收到消息的具体情况,但在南海王墓里,他和我说了消息内容的一部分。”

我一拍桌子,“我说怎么那么喜欢钓鱼。”条件反射去摸桌上的烟,二叔把烟往边上一拨,我摸到了他的手。

我尴尬了一下,二叔道:“倒斗的人常年在地下营生,很多老来都死于尸僵,因为吸入了太多腐朽的气体,肺里面什么都有,死的时候苦不堪言。你比其他人更严重,你常年接触到的尸体,都有着剧毒,后来主动往自己的鼻腔里滴入蛇毒,倒斗的营生是一代带一代,但你没有师傅,没有人真正教过你这些,所以你在进入这些地方的时候,丝毫没有在意,这么多年下来,你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了。”

我看了看胖子:“那他不是和我一样?”

“他又不是我侄子。”二叔冷冷的说道:“你三叔和小哥说,你在很久以前,在古墓里接触过一样东西,具体是哪个墓他没有说,那个东西的效果很快就会消失,你现在身体之所以还可以,是因为那个东西催生的效果,那个东西的药效消失之后,这些年你糟蹋自己的所有反应,都会全部显现出来。”

我努力理解了一下,“我会怎么样?”

“这些年你能完成这么困难的事情,身体一直能扛住,都靠那个东西。你现在的样子也远比你实际年龄年轻,如果那东西的效果消失,恐怕你会非常迅速的衰老,并且身体极度虚弱下去。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把身体养好。”

我想了想,心说不对啊,之前我推理的细节不是这样啊,这个话题奇怪的扭到了养生的地方。如果是这样,哈总为什么说我死定了。

“我没事。”我把鼻子里的餐巾纸喷掉:“我这几年天天早起早睡,做早操跑步运动吃健康食物,早就休养好了。”

二叔拿起手机,打开一张图片:“你从南海王墓里出来之后,昏迷的时候我给你拍了ct,这是你的肺。”

我拿起来看,就看到了两个肺,我不是医生,根本看不懂,二叔就指了指肺上的两大块区域:“这两块东西不能再大起来了,你再去墓下面吸那些毒气,你的肺和其他人的肺不一样,你承受不住的。之前的那个东西破坏掉了你肺本来的功能,用自己的药效替代了肺的防毒功能,药效一旦消失,你抽烟都会有致命的后果。”

“你是说,我随时都会变成玻璃肺?”我问道。

“你要给肺恢复的时间,这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只要你足够注意,就不会有问题。”二叔说道:“我不是骗你,你很快就会开始出现症状。”

我眯起眼睛:“你刚才还说,我会老的很快。”这么大的阵仗,应该不是让我养肺那么简单吧。

二叔沉默了几秒:“小哥和你三叔偷偷做的事情,应该是在给你想办法,这件事情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我不是你三叔,我懒的瞒你,我相信你也承受的住,你不想 死 的比我早的话,就去十一仓好好上班。等我们的消息。”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七章
二叔说完之后,大家逐渐散掉,很多人和我拥抱。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有没有必要。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重病病人,在知道自己得病的时候,身体还相当不错,对于自己将来会面对什么,毫无所知。

河坊街有好几家很有名的小龙虾店,小花佯装先走了,等我,闷油瓶和胖子在小龙虾店坐下来,他才回来。闷油瓶和小花都不吃这种东西,吃点黄瓜了事,我和胖子为了压惊,很快就吃成了一座山。
我们都闭口不谈刚才的事情,我心里介意的是,二叔永远是一个避重就轻的人,我不知道那些情况他有没有告诉我真正的严重程度。刚才他说的事情,可大可小,但他显然说了可小的部分,可大的部分完全没有说。

这是他的风格。

喝了几杯啤酒下去,心中的界限和压抑就消失了,我也放松了下来,开始开玩笑,胖子就一直说,吃了闷油瓶的肉也许就能好,以后小哥的洗澡水必须留着当高汤做菜,延年益寿。

我就让小花有事说事吧,我现在被勒令养生,明天还要早起还要上班。新的工作单位不熟悉,还是要乖巧一点。

小花看了看杯子里的啤酒,座位很挤,他的姿态在这样的场合,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瞎子的情况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小花说道:“听我手下说,他去哑巴岙的路上,一度有完全失明的情况。”

“完全失明?”我问道:“之前不是说再怎么样也多少能看到一些么?”

“完全失明。”小花喝了一口酒:“就算不是完全失明,对于他又有什么区别?你们都在各地,北京就我一个人,我的事情又多,我们得合计合计这个事情。”小花看了我一眼:“之前为了帮你,他仇家很多。真看不见了,活不过一个月。”

“他妈敢!”胖子直接暴怒:“谁,他妈仇家都是谁,少他妈和胖爷我逼逼,直接全部先干死。你放出话去,谁他妈敢动瞎子,就是动胖爷我,我让他们全家上西天。”

小花还是看着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按住胖子:“现在咱们说这些话都不管用。”看小花看着我:“你什么打算,你直接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小花看着啤酒说道:“他需要一个雨村一样的地方,如果实在不行,也得有人去说服他一些事情。”

我摇头,黑瞎子活得很明白,他要做的事情,就算去死,他也是轻轻松松去死,我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说服他。如果黑瞎子已经出现了那么严重的症状,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在治疗之前,或者找到办法之前,把他的行踪藏起来。

我此时已经知道小花说的话也不是说给我听的了。

要进入盲冢,没有闷油瓶是非常危险的,但是盲冢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斗了,完全没有任何的信息。

黑瞎子现在在二叔手下帮忙查三叔的事,但是他自己的事也等不了了,一切的一切,闷油瓶都得参与。

但是我参与不进去了。

后面小花说的我有点恍惚,走出小龙虾店,疲倦涌来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我们的时代可能很快要过去了。

我知道总有这一天的,我也不懂很多人不愿意退出舞台,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留恋,但真的到了这一天,谢幕的感觉竟然是如此让人不舒服。

我在胖子的汉庭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开着车回到了十一仓。

走到门口,就看到白昊天捧着一束花站在门口。“小三爷,你好!”

我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的抬头,是个总监,白昊天胸口挂着经理的工作牌,不知道哪个职位大。白昊天对我说道:“没有五险一金,工资现金,车补有,一周休一天,可以么?”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八章
办公室就有我白昊天两个人,白昊天之前见的时候是个假小子,这一次见的时候,虽然服装几乎还是一个男孩子,但是竟然化了淡妆。

我和她的办公桌是面对面的,办公桌上有一保温杯泡好的茶,里面还有枸杞。

我坐下来,她坐到我对面,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比较尴尬。

“有什么需要干的?经理。”我问道,白昊天浑身都有点发抖,深呼吸了几口气,就摇头:“等着就好了,平时就是一周清点一次货物,下班前要巡仓库。”

“那平时干嘛?”我看了看墙壁上很多挂着的文件,很多都有年头了,我翻了翻,很多都还写着繁体字。

白昊天笑了笑,我修正了问题:“你平时在这里干什么?”

白昊天的脸就红了,我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擅长和小女孩交流。但是也懒的问了,打开我的电脑,这个电脑很老了,之前不知道是谁用的,桌面是一张我的照片。

我懒的追究了,把桌面换掉,就开始无聊的查看电脑里的文件。里面有很多出入库盘点的文件。我又看到桌面上有一个奇怪的图标,点开之后,我发现是个仓储系统。

十一仓的仓储系统虽然很老,但还是比较好用的,我开始搜索里面的物品,这些物品的代号,货架号,入库时间都很清晰。但是我看不到物品的名字,我点进去,能看到很详细的记录,全部都是加密的。

看来仓库管理人员是没有权力查看具体信息的。

我稍微有点兴趣,本身好奇心就很强,我看到这些栏的最后还有入库人的名字代号。

这些代号都代表着九门中的大人物,我看着这些代号,都没有任何的规律。

“你在这里快一年多了吧。”我问白昊天:“这么闲,你有没有去猜这些代号是什么意思?”

“白家只负责管理仓库,至于仓库里的细节,我们是不能去过问的。”

“我爷爷说,所有的规矩设立都是为了被破坏。”我道:“你这点小年纪,好奇心那么旺盛,这一年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不可能什么都不想,来分享一下。反正你能猜出来的,我时间长了肯定也能查出来。”我看着电脑淡淡道。

白昊天看着我,似乎进入了天人交战,我看了看她给我送的花:“告诉我,我今晚请你吃饭。”

“087323,是张大佛爷的编号。”白昊天轻声和我说道。

我用手机记了一下,打开软件搜索了一下,我发现张大佛爷还真是有不少东西在这里。

我仔细扫了一遍,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痕迹,在张大佛爷的入库目录里,有几条,有一个小小的*符号在标号内。

“这个*是什么意思?”我问白昊天。
“这个代表着危险。”白昊天说道:“这些货物非常危险。在出入库的时候,得有专门的人在场。”

“那我们巡视的时候怎么办。路过的时候,我们不会有危险么?还是说,这里的仓管经常会死。我们随时会被换掉。”

“带星号的货物都不在地上,都在地下。”白昊天说道:“等今晚下班巡视,我会带你去看,真正的十一仓是什么样子。”

我皱了皱眉头,“地下?”

白昊天点头,我看了看手表,现在离我上班只有15分钟,我已经想撒腿就走。

想想,王盟也是不容易。我摸了摸额头,打开了扫雷。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零九章
扫了400多盘雷,颈椎都快断了,终于下班了。
扫雷的间隙,我还一直在算那些代码,希望能通过张大佛爷的代码,算出其他人的代码。
开始算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数学能力全部还给小满哥了,我三叔说过,吴家人其它科目人教狗,算数狗教人。
收拾东西我看着白昊天,白昊天关灯,收拾东西,带上钥匙。乖乖的走到我边上。
我跟着她开始巡仓库,白昊天可能是处女座的,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和我详细解说。
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和她道:“你还要在这里做多久?”
白昊天愣了一下,结巴道:“两年,小,小三爷,我哪儿没做好么?”
“那我们相处的时间还很长,不用一次介绍完。”我叹气道,看了看脚下:“去下面看看吧。”
白昊天还愣着,特别紧张,嘴唇都白了,看着她,她看着我,我缓缓的解释道:“这里挺无聊,所以我们留点东西,以后每天下班每天都可以聊,否则明天我们巡防的时候,不就很无聊了么?”
白昊天这才放松下来。我跟着她一路往前,来到了仓库的更衣室,她打开一道特别窄的门。
里面是一个空的更衣柜,后面是铁皮。
白昊天推了一把后面的铁皮,然后用一个特殊的频率按了十几下,后面的铁皮就动了,白昊天推开铁皮,我就问她:“密码是什么?”
“新员工一年之后才能知道。”
我叹了口气,后面是一个楼梯,非常窄,窄到只有一个人可以往下走。她在前,我在后。灯非常灰暗。
我摸了摸墙壁,墙壁用的是一种我非常熟悉,但是市面上非常少见的水泥。
这个地方是七指建的,我立即就知道了。

往下走了三四层楼的距离,我们从一道特别窄的门出来,地下是一个巨大昏暗的空间。
空间非常黑暗,能看到空间内有很多巨大的黑影,黑影和黑影之间的距离非常宽。
我走进去,就发现整个地下的仓库竟然是一个水库,我们是走在很多的铁廊道上,铁廊道建立在一个巨大的水池上,水是黑色的,完全看不出有多深,能看到所有的货物,全部都浸在水中,只有头部部分耸立在水面上。所有的标签都写在货物的露出水面的部分。
铁廊道在这些货物头部中间穿插。

我走到第一个巨大的货物的边上,发现标签就是张大佛爷的标签。
“大部分货物都在水下,这些水是特质的。”白昊天说道。我打起手机灯,我就发现那个巨大的货物,是腐烂的木头。

我愣了一下,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是什么货物。
这是一整个古墓,整个货物,巨大的四方形庞然大物,是整个黄肠题凑。
张大佛爷存了整个巨大的古墓,在十一仓的地下,我抬头去看,这样的巨大的立方体,还有无数个。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章
我回头看了看我进来的小缝隙,问白昊天:“这些东西是这么进来的?”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有了。”

我围着这只黄肠题凑转了一圈,再回头看了看缝隙:“那,如果有人提货,怎么运出去?”

“传说张大佛爷有五鬼搬运的方法。”白昊天笑了:“反正这些东西在这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提这些货物。”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壮观的场景——在我心目中的老九门多是坊间的传奇故事,看到这个地方,我忽然意识到,我根本不了解老九门当年的辉煌。

刚想往前走,白昊天忽然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开始脱自己的裤子。我愣了一下,就看到里面穿着一身贴身的潜水服。身材终于看出了一丝女性的曲线。

接着她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副潜水眼镜戴上。有点脸红的看着我。

我有点莫名其妙,刚才还是检查仓库,为什么忽然就变成要游泳了?

“你这是?”我叹了口气道,心说戏真多,看来这段时间我不会无聊了。

她偷偷的递了一件东西给我,我看了看那东西,接过来,发现是一件泳裤。“我不喜欢这种运动,而且这些水看上去很脏。”我非常缓慢的和她说道。

“你不想下去看看?”她又递给我一副潜水镜,然后拿出了两个水下探灯。

我看到她的脸更红了。

“这水。”

“水没事,你放心。白家人水性都好,也懂水。”她开始做扩展运动,然后瞬间跳入水中,探头出来:“我游一会儿,不看你。”

我看了看游泳短裤,忽然想起之前听金万堂说过的一件事情,白家人,是不是佛爷和八爷在洞庭湖里打捞沉船时候,遇到的那户人家。据说当时在冰洞之下打捞沉船,非常厉害。

内心里想了想自己要不要下去,想了几分钟,我发现自己不可能不下去。这上面已经是如此惊心动魄,下面的东西恐怕会让人瞠目结舌。

往前走了几步,到了一个比较黑的地方,我脱掉衣服换上泳裤,戴上泳镜,小心翼翼的做了准备运动,然后一点一点扶着栏杆爬下水去。

水竟然还有一丝温度,不是那么的刺骨,我看到白昊天的水下探灯光就在前面不远处,缓缓游了过去,游了没几下,那灯光在水中有如箭一样冲到了我的面前,她从水中探出头来。

瞬间我明白了短发的原因。这个假小子显然非常善于游泳,在水里才是她的世界。

在水光下,她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完全没有了岸上的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光彩照人。

“要潜下去很深,你最深到过多深?”她问道。

“我到过最深的地方是我三叔的套路。”我说道,潜水我是不怕的,张家古楼的时候我对于水的恐惧已经降到了最低。

她递给我一个水下灯,一下翻了下去,我跟了下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往下,慢慢的入到深处,这个水池大概有25米左右深,但货物都很巨大,一到水下我就看到了各种货物林立在水底。

最扎眼的是一批彩色的水母一样的东西,悬浮在水中。

白昊天带着我游了过去,我发现那是一批古代的女尸,穿着西方接引的衣服悬浮在水中,这东西我见过。在那群女尸的后面,我看到了两口巨大的棺材。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昊天游了过去,我上去换气,换完我再下水,看到白昊天悬浮在那两个棺材的前面,双手合十,正在祭拜。我游了过去,她的短发在水中飘动,闭着眼睛,面容虔诚。

我不知道她在干嘛,在她祭拜的时候,我上去又换了一口气,就觉得肺已经无法承受了。

第三次下水的时候,她才祭拜完毕,和我一起游向两口棺材,棺材上面也有标号,其中一幅棺材的编号,我认为是张启山的,另外一口棺材上的标号,我没有见过。

在水下我什么都问不出来,白昊天继续带着我往前面游去,我看到了无数的琉璃制品,全部堆积在水底,手电扫过之后,无数的琉璃在水光折射下,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芒。我靠近其中一个,就看这些琉璃制品非常的薄,薄到犹如纸片一样,这样的东西如果是在陆地上是极其难以保存的。

那些巨大的古墓就像巨型的柱子,擎天立在这些小货物的中间,在水下部分,能看到很多铁钉打在腐朽的木板上,这些铁钉上,都挂着一个一个看上年代非常久远的皮袋子。我照了照其中一只,白昊天用手语比划了一下:里面都是尸体。

再往前游动,我看到了成堆的瓦罐,每只瓦罐都有三到四人多高,在水下一堆一堆堆成金字塔的样子。我此时肺部痉挛,只能浮了上去。

几乎是被白昊天推上了走道,我仰面躺着,呼呼大喘气,白昊天爬上来,惶恐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二叔和我说过,你的身体不好。”

我喘气觉得天昏地暗,刚才潜下去根本不到底,只在上面一层游着,肺就已经不行了。

我看了看手表,只有10分钟不到一点,体力还有,但是气喘不上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二叔说的确实如此。

“你刚才在拜什么?”我缓过来一些就问,她道:“我听传说,那是佛爷和新月的棺材,但是谁也没有证实过,但习惯是这里看仓库都要祭拜,表示敬畏,下面有很多的死人,靠佛爷在这里看着。”

我坐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她又说了一遍我才听明白。身上的汗毛都树了起来,我听说佛爷是火葬的啊,怎么会有棺材在这里,是衣冠冢么?还是有另外的故事。

比起其他老九门中的人,我小时候都有接触,佛爷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忽然有点后悔刚才没有跟着一起祭拜一下。

但是再下水是不可能了,在地上躺了很久,我才爬起来。

白昊天十分内疚的想送我回家,我拒绝了,自己躺在车上开出去几百米,支持不住,停在路边就睡着了。在梦里,我一直在那个两个棺材前面,梦见自己和棺材对望着,川流一般的历史犹如走马灯一样在我的眼前各种闪过。

忽然我就惊醒了,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张启山的那个编号,然后把刚才看到的新月的编号打在后面。
两个编号之间,毫无关系。但是上过大学的我,虽然数学不好,但是我还是知道,这两个编号一定和整个十一仓的编码系统有关。一个编号是无法破解这个编码系统的,但是两个编号,其中的规律,就有可能找出来。

我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发现毫无逻辑,忽然就想起白昊天猜出过张启山的号码,我拨了电话过去,问她道:“有没有兴趣出来聊一下。”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白昊天住的地方让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住在河坊街边上一个街区,这片区域在杭州多是古董、奇石的商铺,白昊天住在一间街边的铺子的二楼。


她说她家里人希望她以后能接手家族的一些生意,受九门保护,白家巨大的家族很多都在从事收藏这个行业。有一些商铺运营多年还可以,所以在她实习的这段时间里,除了做十一仓这个活儿,还有这个铺子也让她可以先自己联系一下,熟悉商业规律。

我比较惊讶的是,这件铺子的名字叫做昊山居,就是吴山居脑子里插了一根钢筋。

白昊天有点害羞,还有点小得意,我也没有办法问她她到底脑子在想些什么,我到的时候她已经上楼洗漱了,走下来把店铺一楼的灯打开,就坐在一楼聊。

我环顾一楼所有的货物,面对门外的大柜子是卖籽料居多的,两边都是各种奇怪廉价的石头,堆在一起,排列有问题,货架的摆放也有问题。一看就是抄袭其他店铺的陈列,但是不明白内在逻辑,只抄了一个面,没有理解里面。

小姑娘估计还要整理一下脸什么的,磨磨蹭蹭的,我就把这些石头的排列按照我的理解,条件反射的重新排列了一下。

她坐下来,我就把两个编码给她。问他:“你能破出张大佛爷得编号,是什么原因?你是怎么算的?”

白昊天看着我,想了半天:“这怎么讲的清楚,反正就是猜出来了。讲是讲几天几夜讲不完的。”

我写下了尹新月的号码和名字。

“你能由这两个,推理出逻辑来么?做一个方程出来,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仓库里所有货物的所有人了。”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知道?”白昊天紧张的看着我:“小三爷你第一天上班你就要搞这么大的工程,按照规矩,我们是不可能知道货物的具体信息的。”

“张启山你不是知道了么?”

“那是因为实在太没事干了,我给自己消遣的,要不是您我也不会说出去。”白昊天把那两个名字的纸翻过去:“我不算,我不算。”

“那好,我不要知道这个方程,你帮我算,算出来你谁也不用告诉,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情,吴三省的编号是哪个,我要查我三叔在仓库里放的东西。我三叔的东西都是留给我的,我查没问题,迟早我会知道。”我对白昊天道。

白昊天把那张纸又翻了过来,咬了咬下嘴唇,我看她的表情,发现不太对。

她的表情不是在思考要不要帮我算,而是在思考要不要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信息。我想了想几种可能性,忽然说道:“或者说,你这么聪明,你早就算出了这个方程,也知道我三叔的号码是哪个,你也可以直接告诉我。”

白昊天脸色一白,几乎想要逃走,眼睛到处看,没有地方能停下来两三秒钟。手抓着自己的睡裤。

我深吸一口气,“你告诉我这个,我教你怎么把这家店铺做好。”

白昊天没想过我会说这个,惊一下看着我,“真的?”

“你犹豫么?”

“不犹豫!”白昊天立即把纸翻了过来,快速的写下了一个号码,递给我:“说话算数!”

我接过那张纸,看着那个号码,心说她果然都算出来了,还没回话,她上来就拉住我的小拇指,热泪盈眶:“我做梦都想当你的老板,不,当你的伙计。”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不算一章,酒后呓语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最开始喝的时候,想的是让之后的日子好过一点,喝到第四瓶啤酒的时候,我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之前的人生中,大部分人都和我有关,在和白昊天喝酒的时候,我忽然只和自己有关,以往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清晰和简单,我第一次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在意识消逝之前,只剩下自己和酒精的时候,我特别明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一晚我喝的酣畅淋漓,之前的十年,二十年,我一个人自己臆想的日子,一个人恐慌和懦弱的日子,在这一刻我都明白了意义所在。

我对白昊天说:“我总希望不会让人失望,虽然很难,但终于我活到了,只让一个人不失望我就满足的地步。”

白昊天吓坏了,不知道我喝多了之后在和她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被送回家的。

那天晚上我耳边听到了很多的声音,三叔的声音,二叔的声音,我父母的声音,我清醒了那么多年,少有的不清醒了一次,我知道我酒醒的时候,我会回忆起我醉酒时候的想法,我看到了当年最单纯的自己,我好像哭了。

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苗,那梦中飘着的缎带,梦到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归属,我的此生所属,我却不敢去触摸,去强调,去固化。我怕自己配不上那些记忆,那些时光。即使我做过那么多事情,我控制过那么多的其它人,但是我仍旧不敢再去说任何美好的词汇。

我第一次不想自己酒醒,特别不想。在我的幻觉中,我的情绪不需要压抑和理性,我的一切定格在最初的瞬间,我希望我那个时候足够强大和成熟。

我沉沉的睡去,我在最后一刻意识到梦呓没有意义,我看着三叔的代码,我知道我明天所会想起的,那是我必须要做的那些事情。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带着宿醉回到上班的地方,白昊天已经泡好了解酒的茶,我喝了一口。拍了拍她的头,就调出了三叔所有的货物。

三叔的货物在仓库里不多,三叔一向以来是走流通货的,我觉得他内心里不喜欢古董,所以他的存货一般不多。总共只有三票货物。

我顺着位置去看,发现第一票货物是一只托着碑的“龟”,用塑料纸包着,碑上什么都没有,第二票货物是一批老装备,估计是淘汰下来的装备,三叔不想丢,就存起来了,要么这些装备是他身边比较重要人的装备,人死了,东西不能丢。

我把第二票货物的包装撕掉,一下坐在地上,这是潘子的装备,有很多套,各种地形的。

有几套我还见潘子穿过,倒大斗很多装备用过一次之后就非常旧了。潘子喜欢自己改这些老装备,所以他的装备很多都很有识别性。

深吸了几口气,心中的悸动平复下来。走到第三票货物面前,我看到货物的时候,我的心就落了下来。那是一个老的棺材,乡下喜欢提早给自己置办棺材,这只棺材是当时给爷爷备的几只之一,后面爷爷要火葬,这只棺材就没用了。

吴家人对于身后事不太在意,所以棺材也不是特殊的棺材,不过是爷爷的,所以不能丢,就存在这儿吧。

三叔在这里存的大部分还是回忆,我回到第一票货物那儿,仔细检查了那只乌龟,那东西虽然比较特别,但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看的出来在仓库里时间很久了。也许三叔早就忘记这东西了。

回到办公室,我叹了口气,看着白昊天淡定聊qq的样子,我就对她道:“你早就知道我查不出什么来吧。所以才这么爽快告诉我的吧。你一声不吭,我看你对这个仓库了如指掌。”

“因为实在太闲了,你知道么,但是这些货物里,每个都有故事。”白昊天看了看边上的日历:“你知道么,酒店的礼宾小哥,是最知道事的,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看客人的行李,行李寄存处没事就是猜箱子的密码。所以,酒店里这个客人表面上是什么样,实际是什么样子,只有他们知道。”

“那你有什么指教的么?你看我做了这么久无用功。一点都不觉得我可怜,那你肯定知道这里面有东西对我有价值。时间长了我肯定能问出来,我都教你做生意了,你不能对我有所保留。”

白昊天笑盈盈的看着我,缓缓道:“让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我眯起眼睛,尽量用不悦的眼神看着她,没想到她的反应还是脸红:“或者,你能不能猜出来。”

猜出来?

我手指动了动,能猜说明我现在掌握的信息,是可以推测出那个对我有利的结果的。

我只想了几秒,我就灵光一现,我问她道:“来,告诉我,我的名字的标号是多少?我要看看十一仓里有没有我的货物。”

我从来没有在十一仓里存过东西,我经手的东西还没有太多有资格到这个仓库里来,我也没有那么多仓储的需求。如果十一仓里有我的货物,特别符合三叔的套路。

他会把他要留给我的信息,用这种方式传达给我。因为,我只要把生意继续做下去,终有一个岁数,我会到十一仓存东西。那个时候,我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有一票货物在这里了。

白昊天双手托腮看着我:“不告诉你,除非你告诉你,你到底为什么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