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二章 叫街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胖子就问:“他们本来就在修建古墓,还能挖到比他们建的更不吉利的东西?”

“对于活人不吉利,对于死人也许是吉利的。”我说道,因为他们只是稍微换了一个位置,继续修建了这个王墓。如果是对风水有害的东西,肯定会重新换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相反,这个东西反而可能对于这个王墓的风水是有利的。

“难道?挖到了宝贝?”胖子皱起眉头:“挖出一大块砗磲?”

“那东西近几年不是称斤卖的么?”我道,砗磲是佛教七宝之一,一度非常珍贵,后来开始养殖了,三四斤重的砗磲四五年就长出来了。“你们猜,是我们上面这条墓道是废弃的,还是我们现在这条墓道是废弃的。”

“还用猜么?”胖子道:“你那墓道的雷公俑是什么破烂货,我看了一眼,他妈就是个陶罐,我这个墓道可以是鎏金的,再说你见过把废弃的墓道隔在墓的中间的么?哦,这墓道修废了,往上挖个墓室,往下挖个墓室,这古墓风水是个整体,神圣不容修改,没跑,咱们上头这个是废弃的。不信咱们去看看,顺便看看到底他们当年挖到的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我拦住:“切勿夜长梦多,记得死水龙王庙么?”

那是我们在福建地下古盐井发现的一个奇怪的遗迹,我们硬是扭头走了,没进去。这个名字已经代表了我们从良的决心。

胖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天真牛~b,那咱们赶紧找主墓室,把你三叔这事搞清楚。”撩起我的毛巾搽手泥,我拍掉他的手,我们跟着闷油瓶往墓道的另一边走。

墓道很长,能看到壁画全是眼睛,仔细去看,能发现壁画是分层的,微光下眼镜都是闭着。胖子说有光外面的那层挥发,一层一层的挥发,约往里面层,壁画约鲜艳,眼睛越大。

我小声问他:“你是怎么知道不能开灯的,可以啊,手艺没落下。”

胖子拿出他手机,打开了蓝牙,搜索四周的蓝牙设备,我看到一个蓝牙设备被搜索了出来,是刘丧的手机,蓝牙设备的名字,就叫做:注意壁画不能见光-刘丧。

这小子哪儿去了?我问道。

“死不了,这种**能活到108。在附近,但是不回消息。”胖子说道:“肯定在中饱私囊,等出去胖爷把他身上所有的眼都掏一遍,一件都不让他藏。”

想起胖子之前说刘丧的传言,我就问胖子是怎么认识他的。胖子冷笑了一声:“这说来话长,你要是混道上,应该知道癞头咕子绝户的事吧,那宣城的老盘口十七个人进的小蟒山,下那个辽国太后的斗,他一个人活下来了。十三年前了,他才几岁,当时是个叫街的。被癞头咕子相中了耳朵好,砸了碗就进了这一行,癞头咕子死后就拜了现在的师傅,这小子聪明,做事勤恳,伺候的好,而且耳朵确实是好,不知道怎么地就得了真传了。但胖爷我听各种传言,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癞头咕子的事情我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小,但胖子的意思我知道,就是这小子太精明,当年在地下肯定发生事了,一个小鬼能活着出来,肯定身上背了命案了。

叫街是残疾的乞丐的意思,山东河南等地乞丐称呼为穷家行,自称万年穷,乞丐这一行非常复杂,里面很多门道,比如说湖北的花签子,当年陈皮阿四就是,意思是天生会行凶的要饭,往往异常凶横精明,记仇而且执着。山东河南穷家行普通叫花子叫 “死捻子”,还分韩门、齐门、郭门三个支系。河北的穷家行又有“范家门”、“康家门”、“李家门”、“高家门”。

普通叫花子里又有“花搭子”、“武搭子”和“叫街”三类。苦讨的叫“武搭子”,“叫街”的是残疾的乞丐。所谓“花搭子”是通过卖艺乞讨,如唱数来宝、砸牛胯骨、打竹板等。

“他哪儿残疾了?”我就问胖子。人模狗样的看不出来。

“**。”胖子道:“绝对是**。”

说着我们已经随闷油瓶来到了墓道尽头的石门,门庭的上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藻井”,期间大量的多层斗拱,门头飞檐凌厉,是为第二道仙门,围着斗拱满是仙人接引的木雕。所有的木头上,皮烂起了一成木飘。闷油瓶看了一眼我们:“要聊天在这里聊完,后面就是墓室。”

胖子看了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聊,站定对我道:“我听说过刘丧一件事情,我说了,你就知道我为什么忌讳他。”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三章 刘丧心病狂

胖子说的很简短,我听完之后毛骨悚然,这几年恐怖妖异的故事听的多了,大多都听了无感,但是听人的故事,越听越恐怖。这个世界上人能干出来的事情真的太吓人,我这一行尤其如此。

刘丧身上发生的事情还是比较匪夷所思的,比起外面传的各种传言,胖子认为这个故事可能更加真实。

刘丧并不是孤儿,虽然是叫街,但刘丧是有父母的。刘丧的父亲打过对越反击战,老山轮战一直打到1989年,他父亲是靠后的一批,到前线的时候,看到机关枪才知道真的要打仗了,上战场之前哭了一夜,当时他父亲的班长长的特别神气,天亮了来动员,说一定会带他们回家乡。
上山到战场不到十分钟班长就头部中弹,第一场打了不到5分钟,整个排没了一半人,他被炮弹炸伤送下来。再见到班长的时候,脑浆已经流空了,人从中弹到死,就算头部中弹都能活十几分钟,他看到班长一直在哭,人死了之后都在哭。

之后两班合并,去了猛硐的丛林,打过一次都算老兵,这一次打了60个小时,整个山被炸禿了,当时中国人已经很能打了,越南老兵都知道血丘的说法,当时他父亲就看到山被炸出了一个口子,里面炸出了青石板子。之后又连续炸了十几个小时,青石板子上被炸出一个大洞,才发现山里是空的。
他父亲最后一次冲锋,越南人就退到空洞里,他们追杀进去,发现里面是一座古墓,墓道两边全部都是翡翠和金佛和斯里兰卡红宝石,是当时南越国一个丞相的古墓。越南人在里面抵抗的非常激烈,他们打了十几次牺牲了好几个人都攻不进去,他父亲撤出来就让装甲车把洞口给炸塌了,把越南人全活埋在里面。

不到三十分钟越南的支援部队又把它们撵下了山,这个时候东线战斗结束,所有的火炮全面支援这个334高地,直接把附近的山全部重新翻了一遍土,等炸完他父亲再看原来的山找不到了,整个地貌全部变化。

他复原之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几个战友,其中有一个人就是潘子,当时潘子还不认识三叔,到了最后潘子也没把这事说出去,因为潘子知道入这一行容易,出这一行难。

当时刘丧十几岁,他父亲复原之后生的他。和第一任老婆离婚之后,父亲再娶对方带了一个,刘丧就开始叛逆,两次离家出走,最后一次离家出走是因为父亲肠癌,他一个人和继母住,被用开水泼了,他一边要饭一边走路去城里医院找他爹,到了医院他爹已经死了,他就再也没有回家。

要饭的时候他认识了癞头姑子,是因为他把他爹的事情讲了,而不是因为他耳朵好。

三年后他父亲留给他继母的房子着火,他继母一家都搬了过来,包括继母的小舅子这些全都被烧死。警察说门窗全部都用铁丝绕死了,放火的人就在门外听着,地上灰上有一对脚印,还有一个方形的痕迹,那是一个录音机,防火的人把惨叫声都录了下来。

听雷,又叫做亡听,江湖传言通过阴耳能听到地下古墓中亡灵说话,耳朵需要听亲人将死之语,再用邪术,才能逐渐听到死人说话。当然,后来证明是利用雷声的共鸣。此乃以讹传讹。

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刘丧的耳朵就变的很好。

这些事情都是胖子和潘子的战友在祭奠时候遇到的时候听说的,疑人盗斧,没听过这个故事的人看刘丧一脸贱样,他看刘丧,总觉得他阴气逼人。

像我这样的人,也总想找到好的一些事情来平衡坏的,但好事却往往经不起推敲,坏事则扎实的很,这个故事听完让人绝望。

四周灰暗,非常压抑。

但我也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总觉此事另有蹊跷,因为刘丧在我看来,身上没有那种邪气。思索间,闷油瓶已经掏出了L形的探针,准备刺入墓门之内。

这个墓应该有人开过,理应空气是没问题的,但我们没有带防毒面具,我怕人家走的是其它线路,还留有密封的墓室,这也得小心。

墓门缝隙被桐油一样的东西封死,里面如果有大量可燃气体,门一开遇到氧气有可能会立即爆炸或者着火,火坑子就是这么由来,就算我们没有被火烧死,这里的氧气也会立即烧光。里面也有可能密封着有毒的气体,所以,遇到密封的墓门,要先用一个小孔放气,当年马王堆开孔喷了三天的火。

闷油瓶背靠墓门,反手将探针刺入门的缝隙,用镜子反看,这样是最安全的。我用手电给他照明,胖子给他扇风:“深呼吸,深呼吸,马上就行了。”

闷油瓶看了他一眼,将探针拔了出来,没有火喷出来,也没有气体冲出,里面不是密封的,手机光下,我们都看到探针从缝隙里勾出了一些东西。

是裹着泥浆的头发。

胖子看了我一眼,我摇头,这道门我不打算开了,胖子就闻了闻探针,忽然闻到:“你们记得不记得哑巴皇帝的传说。”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四章 哑巴皇帝

胖子对我们道:在哑巴皇帝的传说里,当年高人授予法术,提示“不可睁眼”,睁眼必死,我们已经在壁画上领教了。此时想来和传说竟然可以相对,这个王墓的修建应该有高人参与,那如此这哑巴皇帝的传说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传说中还提到了“纸人成兵”的法术,我们不可不防。

不过传说中,这些纸人纸马都是瞎的,所以打不过真兵真将。

我就道:“如果真有纸人,也早就烧化了,没有烧化那么多年月,纸是最经不起时间的,肯定变成腻粉。这外面墓道之中,都用的陶人,里面怎么样也应该是金丝楠木的。”

胖子道:“你爷爷的,传说中的眼睛,你也未想过是壁画上画的眼睛,这纸也许也是壁画上画的,也许更有其它蹊跷,你是不是更年期了,我们说什么你都不听。”

我想了想,觉得胖子提醒的对。而且我最近确实不太听人劝,也不知道心境怎么变化了。

这门背后的墓室里,肯定已经被泥浆灌满了,泥浆之中混有人的头发,恐怕有尸体靠在门后。

南海王财力有限,这个王墓修的不尴不尬,看陪葬坑的位置和里面的东西,墓门打开之后最多还有六七米的前室,左右两边应该是耳室,墓廊尽头就是封墓石,后面就是主墓室了。主墓室周围应该还有两个侧室和一个后室。规模远比我估计的要小,虽然是汉传文化交融的地区,但是闽越的巫尸习俗仍旧是这里的主流文化,葬式中殉葬和各种邪神屡见不鲜。

我有两个猜想,一个是墓室中灌入泥浆,很大可能是三叔盗出那口石棺时候搞破坏造成的,如果墓室中有很多陪葬的尸体,那么很可能被涌入的泥浆冲到门的位置,所以门口可能不是一具尸体,而是很多。

而墓门仍旧密封,说明三叔的入口和我们不同,我们虽然口头不说,但是我们是被困在这个古墓内,四周都是岩石,岩石上面几层楼厚的泥浆。三叔到底是从哪里下来的,也许可以用作我们活命。

三叔的喜好一直是直接打洞进入后室,后室一般放大而珍贵的东西,有很长一段时间,大件的冥器,收藏价值高的达到了小件无法企及的价格。我记得有将近15年的时间里,普通的斗——不是皇室和大家族的——后室的东西特别是带铭文的青铜器,价值超过了主棺内的陪葬品。

当然这是讲整体,其中也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以前的老盗墓贼往往只盗主棺,所以主棺破坏通常非常严重。此外如果是保存完好的大斗,一看“黄肠题凑”,主棺里的东西拿一个出来就是大罪,买卖连带,流通多少人抓多少人,我记得四川当年抓了一条街。每个基本上都是2年多,都只是经手。

想到这里我灵机一动,我想到了刚才的陪葬坑,这陪葬坑是密封的,其中的淤泥是从哪儿来的。

是不是这里有盗洞从后室直接打到了陪葬坑,把主墓室里的泥浆带入了陪葬坑内?

那么三叔肯定是破坏了主墓室的外墙结构了,泥浆才会灌下来,我想不出三叔当年是怎么做的。

胖子继续地上画图。我看到他画了剖面,“我们是从滩涂下来的。当年古墓修建的时候,这里还不是滩涂,而是石山。石山和石山之间,必然有地下河相连,通往内陆,地下河在这里入海。现在水位高了,海水倒灌,这条地下河肯定被回灌海水和海泥,要从地下河打洞到南海王墓,需要——”

“打7字井。”我道,这个是巨大的工程,就是在地下河水位以上的地方,横打一口井,然后再竖打下去,这样也解释了为什么王墓没有完全被淹掉,这口七字井肯定打的比较高,水位最高时候,可能刚刚勉强过七字井口,淤泥灌入井口不多,加上这个古墓的排水系统看来非常复杂,所以到现在还是相对干燥。

我摸了摸后脖子,之前我们三个在福建山里走的时候,有一个很有趣的想法,整个闽南区域的丘陵地下,我隐约能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地下水网。如果这里真有地下河,那我的猜想会不会是正确的,这个水网的中心是什么呢。

“你有什么想法?”胖子看我思绪连篇,问我道。我刚想说话,忽然闷油瓶一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拉向一边,我冷静下来去看我刚才站的位置,只见墓门的缝隙中,从另外一边也刺过来一根东西,差点扎到我屁股。我还以为也是探针,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根尖锐的长指甲。
请多指教!

TOP

前两天三叔放在微博的小段子,忘了拿过来。
↓↓↓

金万堂一拍惊堂木:“上回书说道,那张大佛爷时隔多年,再入新月饭店,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他稍做整顿,九门的人才陆续到来,在回廊上狗五爷摆上九门各祖宗牌位让来者点卯,却也感叹,有些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惆怅感慨不说,张大佛爷虽然容颜较其它人缓衰一些,但是头发却也白的差不多了,冷然看着饭店的中堂,多有九门后生都低头致意,只有一个后生来到中堂之后,抬头对视,眼神漠然,不知是何来历。张启山凝视良久才道:“你竟真的来了,后生不语——”胖子接道:“说时迟那时快,张大佛爷话音刚落就跳落中堂,两人一个出拳头,一个出布,同时大喝:cei丁壳!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我把汤端出来,在围裙上擦干手,大骂:“少他妈胡扯!吃饭!吃饭!小哥呢!胖子把人都叫回来吃饭!”——新月饭店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五章

我用力闭了闭眼睛,光线太暗,我实在看不清楚,但很确定,刚才门缝里是没有指甲的。

这两根指甲很不一样,死人指甲死后还能继续长很久,所有很多古尸的指甲是会打卷的,但如果指甲继续长,长到一定的程度,指甲的头部会变直变尖。这种指甲有很多人倒卖做吊坠,叫做天骨,存量太少,价格很高没有炒。我有幸见到过整段的,基本上尸体站着指甲是拖在地上的。

这指甲的主肯定也是长甲过膝的。默默的从门缝里刺了进来,难道门口是个粽子?

我想说话,闷油瓶死死的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我心说至于么,还没完了。这门这么厚,后面就算有个粽子我们也相对安全。此时,我就看到,门缝里,缓慢的又刺出来两根指甲。

速度很慢,但是我看到指甲清晰的一点一点刺出,黑暗中,墓门缝隙中诡异莫名伸出很多斑驳老旧的指甲。

“不止一只?”胖子用口型问,闷油瓶点头,我们缓缓退后,就看到更多的指甲,从门缝里生出来。一根,两根,三根,不仅是门中间的缝,还有门轴的缝隙,都开始长出指甲来。

胖子拔出我的大白狗腿,用口型说:“丫给他们美甲,老子给他们全砍了。”闷油瓶摇头,这能砍多少,如果是过膝长的指甲,砍掉个两寸没有任何用处,我们三个人继续往后退,退到看不到门了,闷油瓶才轻声说:“这门开不了。”

“我还有几根管子,要不把门炸了,连门口的东西一起给轰了。”胖子道,闷油瓶放开我,我完全理解了为什么要捂住我的嘴巴,对胖子道:“后面不知道有多少,咱们这里就几条通道能用,纵深不够大不了以少胜多。”

肯定是我们在门口唠嗑,人气漏进墓室里,把墓室的粽子都吸引到门边来了,鬼知道怎么这么多。墓室里面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们进墓没有带重型装备,现在身上的这些也都是胖子坚持要带,本来我也不带嫌累赘的,现在却要感谢胖子。但这些东西里唯独没有黑驴蹄子这些关键货色,用胖子的话说,没有辟邪三件套跟着吴邪开棺就等于自杀。

现在就是没有这三件套。

我们合计了一下,觉得虽然南海王墓不大,但是这个古墓的设计有高人指点,不说高人,这个人起码也非常懂闽越的邪术。这壁画的眼睛我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如今墓室之中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我们手头的装备实在不够,必须好好休整一下,重新商量一下。

我们回到了刚才胖子和我连炸的地方,上下都炸通了,胖子打起火折子往刚才的陪葬坑丢了几个,看地下的情况,我们都愣了。

下面的淤泥已经全部都排入排水层,在车马坑里,那些雷公俑的残骸缝隙中,也生出了一些指甲,往上方探着。这些指甲足有两尺长短。看着就像雷公俑发芽,长出什么植物一样。

我忽然有一种感觉,感觉这个古墓正在活过来。

“两条路,咱们下去走排水层,咱们赌排水层连着地下河还是死的深坑,要么咱们上去走走废弃的那条墓道。也许能找到其他出路。”胖子说道。

我眯起眼睛,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盘了一遍,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刷了一下蓝牙。

刘丧位置是在我们之下,他也活着进入了古墓里,他应该是在我们的下面几层,很有可能是在排水层里。如果他是安全的,我们应该和他汇合,我需要他的耳朵。

蓝牙刷了出来,出现了刘丧的蓝牙名字,信号很微弱。

蓝牙的名字是:全是人全是人全是人。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六章 醍醐灌顶

我们不明白刘丧的意思,我觉得不管刘丧的处境如何,他现在应该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我很理解古墓中的强压环境和压抑感会让人如何变化。古墓和一般地方不一样,他给人的压力是直接到极限的,也就是不管你的抗压能力有多强,多厚,它都能直接压到极限。此时就看你的底线能支撑多久了。

我比较适合干这一样就是因为我的底线足够结实,这可能吴山居多年的惨淡经营有关,再难再凶的斗,想到被人断水断电的铺子,也就能挺下来了。

合计了一下,胖子的意见是刘丧已经疯了,而且全是人这种话看着是已经被吓傻了才说的,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所以我们就让他去吧。如果他是好人上帝会保佑他,如果他是丧心病狂的人,该是他偿命的时候。

我始终认为江湖传言不可信,但缺少装备的情况下,下到排水层肯定有巨大风险,从这就体现了刘丧的经验不足不够老道,如果是我,我肯定把蓝牙的名字改成:下面洗浴中心有火锅吃。

内心的良知再让我下去救刘丧,我的理性告诉我,这个南海王墓正在“醒”过来,这里的情况和我们之前倒过的斗完全不同。而我们这一次倒斗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答案,而不是求财,所以早不是之前的亡命之徒,理性带来的是隐隐的恐惧,让我犹豫不决。

我们都看向闷油瓶,我对他道:“全是人”可能说明一点:刘丧没有照明。这墓穴之中有东西能发出集市一样的声音,在黑暗中,就如同置身人山人海之中。他在黑暗之中如果呆的太久,耳朵又好的话,精神很可能会废掉。

这个声音不知道是在哪儿发出的,但是那些雷公俑似乎和这个声音有共鸣,只要它趴在你的身上,你就会觉得那声音忽远忽近,似乎这个“集市”在运动一样。

闷油瓶注意力却不在我们讨论上,他看着我们两遍的墓道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时胖子一炸,这个声音就消失了,我忽然想起来,在爆炸的火光下,看到了很多的陶瓷小人,就在我们站的这个地方的墓道两边。这个地方当时就是那种集市之声最大的地方。

我赶紧去拨弄碎石和墓砖,用手机灯光去找,我这才注意到,这一段墓道的墙壁,和两边的稍事不同,墓道两边的壁画上,贴着很多瓷制的亭台楼阁,小人就坐在亭台楼阁里。

两边是瓷镶嵌的浮雕图案,除了海上的仙山蓬莱楼阁,还有无数的船,船上也都是仙石和回廊斗拱。这些陶瓷小人或拉皮影,或挑担或举帆,描绘的是一个奇怪的海上仙山复合的集市。

被胖子炸毁的地方,整个浮雕被炸碎,我们看到浮雕的内部是中空的,有着很多的管道。这些管道犹如管乐的音管。

“声音是从墙壁里来的。”闷油瓶说到:“你还记得在杨家祖坟,我在山上叫你,你在墓里能听到么?”

我点头,他道:“用的就是这个方法。”

我心中一阵兴奋,这种证据越多越好,证明了三叔当年不仅来过这里,还对这里的结构非常了解。

“为何墓室中要有这样的结构。”胖子问。

我想了想,忽然醍醐灌顶。“等等等等,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大概知道这个墓是怎么回事了。”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七章

我对胖子说道:“咱们在杨大广祖坟里,找到了那个大喇叭,对着南海王的棺材,对吧?在那个墓室里,山上所有的声音都听的清楚。”胖子点头,我就道:“我觉得那个杨家祖坟,就是按照这个南海王墓修的,这东西是一个巨大的声音放大器,用整个墓室为基础,收集四周的声音。”

“雷声么?”胖子问,看了看天花板:“这海边可不是什么听雷好地方。”

我摇头,这个南海王不是要全部听到雷声的所有分贝,他要听的是雷声的频率,而海边的这种岩石下,能够更加清晰的听到频率。而过滤掉很多回声。

整个墓,就是一个巨大的“地听”,只不过它不是听的地下的声音,听的是天上的声音。

所有的墙壁里的设计,都是来自于这个设计,但因为时间的变迁,这个古墓上面被裹了一层厚厚的滩涂,雷声被遮盖了。

人如果耳朵被遮盖之后,就会大量听到人体内的声音,心跳,很多时候甚至能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也就是说,当听雷的渠道,外面的声音被封闭之后,这个古墓开始听到了,地下发出的声音。

这些声音通过巨大的集声装置,在古墓里聚集和放大这些声音,无数的声音汇集,就形成了那种像集市一样复杂的声浪。

我们听到的声音,是被滩涂捂住的地下的声音,这些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就像人说话一样,那么多。
难道这个滩涂底下,埋着很多人?还是这个滩涂非常特别?

以及,为什么南海王要在这里修建古墓?难道其他地方不行么?如果这个地方的地下真有问题,他又在这里听雷,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我抬头看上面,想起那条废弃的墓道。

如果说有答案,答案很可能就在这个废弃的墓道里。他们为什么要废弃。胖子也和我想到一样的事情,对我点头:“上去看看?”

我点头,既然现在墓室进不去,刘丧的情况不明,不如把我们能查清楚的事情查清楚。





今天特别少,来不及了。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三十八章 墓道中的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闷油瓶一撑整个人翻了上去,丢绳子下来,我和胖子两个拉着绳子陆续上去。

这条墓道果然是废弃的,上来看,就能发现上下墓道明显的不同,这条墓道中的壁画都没有完工,很多地方的线条和色块都是短缺的,甚至很多墓道壁都没有平。

画的也都是眼睛,能看到很多眼睛的轮廓。

胖子凑近壁画,用刀刮了刮,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就道:“这里的壁画都没有完成,应该是安全的。”说着让我们让开,打起了荧光棒。

黄色的荧光亮起,一下比昏暗的手机光明亮很多,你无法了解这种从嫉妒压抑的微光环境一下豁然开朗的感觉。其实荧光棒远没有冷焰火那么好的照明效果,但是我还是瞬间觉得整个空间变得温暖和开阔。

我们看着壁画,看了一段时间,壁画上的眼睛没有任何的变化,那种感光的颜料这里还没有涂上去。墓道还是在基础修建阶段。

我们松了一口气,陆续都打亮荧光棒,四周全部都亮了起来。压力一下减轻。

我低头看了看刘丧的蓝牙,在这个距离已经搜索不到了。

此时审视自己,满身的污泥,连着头发和嘴唇都是泥巴,几乎全裸,除了裆部的毛巾。

我她妈就是一个原始人。

闷油瓶好一点,也裸着上身,下半身紧身到膝的运动裤还在,腰间的装备袋也最完整。但也是一身泥。

胖子完全全裸,我都没有注意,我发现他斜背着的装备带,上面的装备也掉的七七八八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光的。他毫不在意,挠了挠裆部,这么多年之后再起风云的第一次,竟然如此狼狈,也是我们意想不到的。

一边的墓道已经被淤泥堵塞,我们往另外一边的墓道走去,走了几步我发现这条墓道废弃的很不寻常,因为它很长,显然已经花了非常大的人工,废弃肯定是巨大的浪费和返工。

我们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墓道里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从墓道顶掉落的一些碎石。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墓道的尽头。

“什么玩意?”胖子看到之后,愣了一下。墓道的尽头有一个小洞,只能容纳一人匍匐通过。

我们三个人都看到小洞的边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小篆。

我能读这个,石碑其实就是一块岩壁,很多字被砸掉了,我能大概的解读。

“以此往前100多米入者无返,永不见天日。”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洞

我们三个人在洞口停下来,胖子往洞内丢了一个荧光棒,滚进去四五米,洞内非常狭窄,照不出什么蹊跷来。“这他妈是不是盗洞?”胖子摸了摸洞的边缘,马上自己否定,他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一摸南北的,什么年代的,什么工具都能知道:“各位,这是一个天然的洞。”

在山体内部有这样的小洞,完全没有任何的稀奇,这可能当年山石形成时候,岩浆中的气泡,也可能是含有碳酸钙类物质,多年氧化溶解之后形成的空腔。

他们当年废弃了这条墓道,仅仅是因为挖到了一个小洞?

胖子看了看洞口的字,说:“天真,你是不是又**失败了,这玩意有什么稀奇的?”

我心说这理论又不是我提出来的,是闷油瓶提的,但也不好推托,把石碑上的字和他们说了,说道:“事实是他们挖到这里,就把整个墓道废弃了,肯定是发生了怪事或者其他特殊的事件。而他们在这里刻字,说明这个事情肯定和这个洞有关。”

“但是,这***是个墓啊,这些字是刻给谁看的,给死人看么?他们早知道这个墓会被人盗了?”胖子挠了挠裆部:“天真,我觉得你得理论破产了,这墓道不是废弃的。”

胖子一向能找出我的问题来,我想反驳他,但是仔细想就知道这事他是对的。胖子看我犹豫,继续说道:“你想啊,你修一个古墓,你挖到一个洞,然后,你就钻进去了,***是缺心眼么?这么爱钻洞,然后钻洞进去,出不来了,在外面立个牌子,说不能钻进去,否则出不来,南海国全是缺心眼,全面爱好钻洞,难怪会灭国,全是臭流氓。”

我骂道你得了,少说几句,你要知道你否定的是闷油瓶,你有种说的再难听点。

看了看闷油瓶,他摸着刻着的字,说道: “这些字不是修墓的人刻的。”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我第一个明白过来:“他们修墓的时候,挖到的是这块碑!所以他们才废弃了这个墓道。”

**,这是封闭的岩层,不是山洞,在亿万年前,岩层的内部就是完全封死的,怎么可能有刻着字的碑在石头的内部被挖出来。

而且小篆是秦统一之后才完全整理成的,也就是说,南海王墓是汉代的墓,汉代仍旧在大量使用篆体,等于我们现在开一座山,敲开一座山之后,发现山的中心有一块亿万年前就在的石碑,上面用简体中文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如果真是这样,我也废弃这个墓道,我连这个墓都会废弃。

闷油瓶摸着这些刻字,对我道:“我得进洞看看,你们在这里等。”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十章 为什么要进洞看看

胖子拉住闷油瓶,说道:“小哥,咱们多少年兄弟了,得你照顾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兄弟们也都成长了,别啥事都你冲在前面。”他看了看表:“说实话,咱们下来没多久,不急那么一会儿,咱们把事聊清楚了,你不知道你不在这些日子,天真长进特别大,你现在不能不听他的意见。提姆龌蹉,你懂么?”

胖子说着给我打眼色,这几年时间,我确实和以前很不一样,第一是我必须对自己负责,我很快明白了我只要想错一步,自己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其次是,我知道为其他负责。

但越是意识到自己的改变越大,我越是明白我其实没有改变,我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因为闷油瓶离开之后,他身上所为我承担的东西,一下子就没有人为我承担了。

闷油瓶从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我看他决定的那么迅速,肯定是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他决定进去的瞬间,他肯定已经承担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危险,我有个私心,我希望我可以证明我自己可以多承担一点了。

我对他道:“这块石头在这里,是一个警告,说明肯定有人进去过,但是没有出来。你如果进去了,就算你能保的了自己的安全,但是我们在外面也可能因为手足无措而做出错误的决策。所以,我们还得多想想可能性。”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他想了想,把装备带脱了,就递给我。

我接过装备带,看了看他,他看着我。

我心中一愣,**,你是让我进去?

一想也是,胖子那么胖,进这么个洞非常费劲,如果遇上任何的危险,他非常不利。小哥进去是最方便的,如果胖子不进去,那么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都不进去了,要么我进去。

“额?你说的对。”我接过装备带,看了看洞口,洞口只有脸盆大,光从洞口进去就十分的艰难,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要在里面爬多久。“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找刘丧,我觉得他很危险。”

闷油瓶看着我。

我忽然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我在不在的时间里,已经发号施令惯了,闷油瓶在三叔在的时候,除了做他自己的事情,是完全听三叔的。在我和他相处的时间里,基本上是我听他的才能保命。如今在这种关键时候,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我得做个决策了。

我又看了看洞,倒不是我害怕,以我的性格,我还得再知道一些之后,才敢进去冒险。我就问他:“你经验那么丰富,你知道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么?”

闷油瓶把装备拿回来,却没有说话,似乎不知道怎么说。

我仔细去看石碑,忽然意识到逻辑有点问题,哪里非常的不对。

不会是修墓的古人,他只要把洞填了,根本不需要警告。

难道是三叔?

这是什么意思?恶作剧?三叔故意把字改了,提醒后面的人不要进去。

三叔没有那么好心,除非是知道我会来,特地提醒我的。

我觉得三叔就算再睿智,他也想不到,未来他侄子会到这个墓里来。这肯定不是留给我的文字 。

这是留给谁的文字呢?他是提醒谁呢?他就不能用简体中文,为什么非要用小篆?难道不怕侄子是文盲么?以我们家族的品性,我很可能是文盲的。

那原来上面刻着什么呢?

我心中冒出无数个疑问,胖子就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这句话也有很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一般警告别人,会用形容么?比如说,你说电栅栏,你会说,不要触碰,否则你们会外焦里嫩哦。这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古人的习性吧。反而,是邀请,请您来玩,必然尽兴而归。邀请才会形容吧。”

往前百米无返,永不见天日。

是个邀请?邀请去哪里?

“不是邀请,是遗言。”闷油瓶说:“有人进去之前,刻下来的。”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