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五十一章
  “她好像转过来了。”我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是不是咱俩没穿衣服,这小妮子春心动了,你赶紧告诉她,咱哥两不喜欢那么黑的。”胖子说完就让我快走,别多事。肯定是我看错了。

  我心说我能看到,你他妈都看不到,你有什么立场说这种话,内心忐忑就跟着继续往前。

  再往前了几步,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下,我就冷汗下来了。

  那女人皮俑又转动了,这一次我几乎能勘定它在动。我对胖子道:“赶紧跑吧。”

  我们三个人开始以跑步的姿势往前,但事实上,除了姿势不同,速度没有任何的区别,一路往前到了我觉得基本上看不到那女人皮俑的位置。我才安定下来,再次回头。

  后面一片漆黑,我的火盆过去,瞬间看到一个东西几乎站在我的背后,火盆差点就撞到。

  我浑身都炸了,竟然是那个女人皮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的背后。

  它仍旧是那个动作,但是离我非常近,这种距离就算是个活人我也会吓个半死。不要说是一张崩起的人皮了。

  我急往后退了几米,撞到胖子,就看到女人皮俑的手和我之前以为的不一样,它不是垂立的,而是拱起有献物的动作。但是她的手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腐烂破损了。在它手肘的曲度上,挂着什么东西。

  我凑上去看,那是一对青龙璧,两边有着白玉的盘护,氧化的很厉害,应该是陪葬品,不知道为何出现在她的手上。

  胖子看不见,问我:“怎么了?”

  “刚才那人皮俑——”我说着忽然觉得这东西就在我面前,不知道我说了会不会激怒它,我就改口道:“那美女俑,不知道为什么跟上来了。手里还拿着东西。”

  “难道是定情信物?它想送你东西?”胖子说道:“天真你可千万别拿,拿了你就得负责,在这儿一起陪葬了。”

  闷油瓶也看不见,他也不能帮我,我只能仔细分析,我凑近去看,总觉得这东西不像普通的玉璧。反而像是一对耳朵。

  难道是给我的,是这个陪葬女俑的鬼魂,善意让我们有所线索,还是女鬼希望用财物达成什么契约?

  而且,闷油瓶和胖子都看不到这东西,我拿下来,他们是不是也看不到?

  我仔细看了看玉璧,越发觉得这东西真的是耳朵的形象,可能真的和听雷有关,一路过来,除了雷公崇拜之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和听雷有关的东西,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和听雷有关的线索。

  我相信所有和听雷有关的事情,可能都在主墓室里,但是主墓室显然没有人进去过,三叔他们当年肯定用了非常特殊的办法盗出了主棺,我学艺还是不精。这个和耳朵有关的东西,会不会有主墓室有关呢?

  我看着那陪葬的女佣,心中有些悲凉和怜悯,有传说说水是隔断灵魂的存在,在水中死亡的人之所以会变成水鬼,是因为没有办法通过水的介质投胎。

  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一种直觉,我觉得她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什么回报。

  想了想我就努力揉了揉脸,放弃这种迷信的想法,我的原则是适当迷信愚昧,古墓中有我无法解释的部分,但是大部分还是可以解释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女人皮俑说道:“我不要这个,我要能帮我出去的东西。”

  说着我们三个人继续往前走去。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二章
  从胖子的视角里,我肯定是个神经病,我还不了解为什么我能看见他们看不见的东西,但我从经验上,愿意相信我所看到的东西可能不是实体。因为闷油瓶问过我,是不是中过幻觉。

  胖子朝我说话的方向看了好几眼,我们三个人继续往前,胖子就说道:“你这语气太重了,咱们在人家地盘,别得罪人家。”说着对着空气拱了拱手:“这个,我家天真没谈过啥恋爱,说话直了点,您别介意,天涯何处无芳草,您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对吧,反正也单了一千多年了,宁缺毋滥,我告诉你,他香港脚,你肯定吃不消。”

  我走了几步才开始汗毛直立,那女人皮俑的样子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但不愿再往后看。

  一路有走出去几十米,再往后看,那东西已经没有跟来了,心中纳闷,到底是幻觉,还是什么特殊的机关。水下的地面我没有看到,搞不好水下有什么轨道暗轮之类的。

  此时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处出口,过去去看,又是一个深井,往上应该通往另外一个墓室。

  再往前看,下水通道没有再往前延伸,竟然到了尽头。

  上头还是无数的石梁,我想起一个事情,去看手机,发现手机的电量已经有些不足了,刘丧的蓝牙没有显示。不知道是不是不在附近,还是这里的结构太复杂,信号被阻挡了。算上刚才走的时间,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在古墓中的位置了,看不出南海王墓规模不大,下面竟然有那么大的排水系统。预算他娘的都花在这个上面了。

  人皮纸俑的陪葬俑仍旧隔三差五的出现,再没有出现不同方向的女人俑。胖子就说:“这南海王织,看来是个穷主,除了车马坑里的那些陪葬俑,其他地方的宝贝都是纸糊的,也值不了几个钱,主棺材又被你三叔起走了,我们在这儿应该是白忙活。”

  我再次强调,我们不是来倒斗,虽然自欺欺人,但是我们是来墓里找线索的,这些事情不重要。

  胖子就说道:“刘丧之前说下面全是人,该不是他也能看到你看到的那些纸俑。那如果是这样,那女人俑很可能不是这一层的,所以很特别。”

  我们三个人开始往石梁上爬,胖子边喘边道:“因为主墓室里也有可能放满了这样的人皮俑,你说这个人皮俑不仅是女性的样貌,而且特别精致,那十有八九是主墓室里的高级货,不知道什么原因,掉到下水道里了。而且咱们刚才看到的那些人,我仔细想想,也好像是人皮纸撑出来的,这上面如果是主墓室,那里面很可能全是那样的东西。”

  那女人皮俑的手已经破损了,我没有看到指甲,如果真如胖子所说,这些人皮肯定是连着指甲一起被剥下来的。

  死人的指甲能长,连着人皮的指甲还能继续生长,为什么呢?

  爬动非常辛苦,三个人不再说话,一路爬到这个下水井的顶部,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口,四周有爆破破损的痕迹,我看着心说:这个大小,三叔的棺材,应该是从这里运出去的没错了。
请多指教!

TOP

五十三章
  那个大豁口一看就是用六根雷管打洞定向爆破出来的,当年那个年代能把炸药的分量调到那么精确的,肯定是矿区的老手。胖子对我们说,他一直很还怀念那个年代手艺人一些神乎其神的技术。比起现在用挖掘机的傻逼,虽然都是毛贼,但总归显得有老底子的腔调。

  我不以为然,特殊的历史时期成就特殊的传奇故事,倒斗这种老底子的传奇,其实已经走入末路。说起来隐居,也是历史选择了放弃这样的传奇,解放之后,这些个东西就应该只是在书里给人读读寻乐。

  这上面如果是主墓室,就应该是我们刚才所在的,门缝里全部都是指甲的地方的门口,想想就觉得凶险万分,胖子说都是人皮俑,传说中都是瞎的,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只要轻手轻脚就行。当年哑巴皇帝不是也被汉皇帝打败了逃入海中么。

  我说那是千军万马,咱们现在就三个。

  闷油瓶把手机摄像打开咬住,我们两人托他上到洞口,他伸手抓住破口断层处的突起,单手用力挂住,因为墓底有一人多厚,他挂在半空,直接双手并用爬了上去,到口子边缘,他用手机伸上去拍了张照片。用蓝牙发给了我。

  我看了一眼,手机的闪光灯有限,只拍出了上面墓室的地面,是方形的石砖面,上面是老旧的鱼形图案,一看就是模仿当年船的一些特征。南海国的胥民文化特征非常明显。

  没有看到任何不详的东西,然而手机也只能照出那么远。闷油瓶没有等我们,直接翻身上去。

  我不可能像他这样爬上去,等了一会儿,他才回来,伸手来拉我们。

  我们两个几乎全裸被拉进上面的墓室,看闷油瓶小心翼翼的动作,我明白里面肯定不安全。

  墓室不大,但是主墓室无疑,犀角蜡烛的绿光下,首先我们看到了墙壁上的大幅壁画,全部都是眼睛和船。我经验老道,瞄了一眼构图就知道看上去混乱的壁画是叙述性的,似乎讲述了南海国船队在海上的事情。

  壁画完整,在犀角蜡烛下,壁画上的所有眼睛都是闭着的,我开始明白其中的逻辑。

  其实使用犀角蜡烛非常简单的理由之一,犀角绿光不会引发壁画的毒性。

  我们上来的方向是主棺床,三叔也是艺高人胆大,猜出了棺椁的位置,直接在下面把棺椁偷走了,因为我没有看到其他的盗洞,整个墓室几乎是完整的。

  爆炸把本来在棺床前的棺桌给推出去六七米远,完全腐朽了,绿光能照出的墓室一边,我们看到了一个罕见的结构。

  我们看到了一只石船,在墓室正中的位置,在船上,站着很多的人皮俑,肤色惨白,形态惟妙惟肖,身上穿着金丝编成的罗缎华服,有男有女,虽然颜色氧化暗淡,但是竟然保存的非常好。人皮俑脸上的描线都非常清晰。

  距离稍微有点远,所以看上去竟然像真人一样,我没有想到这南海国还有这样的技术。但也觉得残忍万分,为了保证这些人皮千年不腐,竟然把皮整个从人身上扒下来做成陪葬俑。

  这些人皮俑的指甲都很长,火光看去,这样的石头船在墓室里还有三四只。

  “玩船模的。”胖子用唇语道。

  我看着没跑了,下面那具女人皮俑就是主墓室里下去的,这上面的金丝罗缎不容易剥落,肯定是当时队伍里有人想整个盗出去再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遗落在了落水道中。如此说来,不是机关,那真有点瘆人了。

  想着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爬上来的地方,又看了看手机,刘丧仍旧没有消息。在这个距离我们也看不到墓门的后面是什么情况,我四处观瞧,墓室很多地方都没有被动过,这也非常反常,三叔不是良民,他们是不敢动,还是没时间动。

  我对自己的推理有自信,在这个墓室里肯定有某些重要的动因,让扬大广和三叔对于雷声进入了痴迷的状态,我需要好好找找。

  想着胖子拍了拍我,指了指头顶,我抬头,就看到头顶上还挂着一艘船。似乎是用人皮崩的。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四章
  我眯着眼睛看上面那船,心说这是什么,位置就在棺床的上方,人皮船上还有没有东西看不清楚。“金银财宝会不会就在上面,这东西肯定和主棺有关。棺上有船,想不明白。”胖子摸了摸下巴,“不如胖爷我上去看看。”

  我咬了咬下嘴唇,说:“胖子你很敏锐,我们可能真的要上去,但不是为了财宝,你想,在杨大广墓里的棺材上面,是一个倒挂的大钟,如果那棺材在这儿,这船正好就对着这艘人皮船。”

  “如果棺材里的主人是在听天上的雷声,想从中获得什么信息,那么这艘船。。。。。。”胖子露出坏笑:”看到这艘船里的东西,就知道他是想和谁交流了。或者它想交流什么。不过。。。。。。”胖子挠了挠头:“这船在天上飞着,难道是飞船。”

  云顶天宫也在天上飞着呢,我心说,这是艘仙船,当时的人如果发现了雷声有什么蹊跷,第一反应肯定是仙人,所以我们也有可能只看看到普通的仙人的人佣,但不管如何,上去看一看是需要的。

  我们四处观瞧,想找个地方爬上去,上头没有梁,以我个人能力,必须弄点石头搭起台阶才行,胖子就说叠罗汉,他和小哥的肩膀给我,把我顶上去。

  两人蹲下,我颤颤悠悠爬上去,两个人起了一下,把我抬了起来,离仙船起码还差一个人的距离。我这么近看,绿光下,我隐约觉得这个仙船之内,似乎有一个茧。

  “不行,咱们得再叠起来。”我说道,我爬下去,找了点石头,先垫了个台阶。然后胖子做低,闷油瓶再爬上去,我再踩着两个人上去,张起灵的手非常的强劲,把我的小腿死死的扶住,我站直了简直像在做扩展训练一样,伸手正好能和仙船齐平。就看到里面的东西不是茧,是一个已经腐烂干皮的人,这个人不是古人,从衣服看,应该是三叔那一波的人。

  我吸了口冷气,我发现这个“人”已经不是人,他是一张皮。和这里的人佣皮一样,只是没有被撑起来。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五章 投票一下
  “投票一下。”我轻声说道:“上面有张皮,要不要拿下来看?”

  “上面有没有写着条子:不要拿下来?”胖子问我。

  我说当然没有,胖子说:“那皮上面有没有各种宝石和金银珠宝。”我再说没有,胖子说道:“那你自己喜欢。拿下来当围裙也行。”

  “但是这张皮看上去不想让我拿的样子。”那张皮浑身有一层发霉一样的细毛,看上去手感会很微妙,上面都是空洞,找不出哪里是脸,看上去都是脸的样子,表情都非常的让人毛骨悚然。不知道是死时候的痛苦,还是被扒了皮之后就是这样的。

  我伸手要大白狗,想胖子递给我,我拿上去戳几下,胖子给了我一个five,我才想起爱刀已经牺牲了。只好用手机去捅了一下,发现皮是干的,已经是干豆皮一样的状态了。胖子此时递上来装备带,我用带子甩上去,勾住了人皮的一个突起,一点一点把它从船里拉出来。

  人皮动了一下之后,我就看到了下面有很多的陶瓷小人,本来应该是这艘船上的装饰用的。

  人皮不比石头保存完好,很多虫蛀一样的破孔和被人为损害的痕迹,但仍能看出这艘人皮船做的非常精致,应该是当时比较大的船,上面很多细节都是用贝壳点缀,还有掐金丝类的工艺,点着珍珠,珊瑚,朱砂石,海蓝石的碎片。雕刻出船的栏杆,船的撸,陶瓷小人在船上应该是水手的装饰。

  人皮内部的船龙骨应该是青铜的,两边青铜的链条一共有六根,这东西在当时算是手工艺的上品,只缺碧玺红宝石翡翠这些名贵的材料,但是当地胥民文化中,属于无价之宝。

  我们爬下去,将人皮从上面拽了下来,人皮落地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退后一步,这东西比我想的要重,落地就碎了。

  “做不成围裙了。”胖子看了看我的下半身,我凑近去看,这人的衣服肯定是上世纪80年代左右的,对胖子道:“南海王墓最大的秘密就在这里。”

  “说的对。”胖子摸了摸下巴,“这南海王剥皮做俑陪葬,我能理解,这如果是当时你三叔的人进来,怎么也被剥皮了,难道南海国的剥皮匠人现在还活在墓中。”

  这人死在半空的人皮船上,肯定在躲藏什么东西,是那种人皮纸俑干的么?它们怨恨自己的枉死,把前来盗墓的人也扒了皮。

  “不对,这人皮俑是不可能动的,刚才看到人皮俑,雷公俑,都能动,肯定是里面有东西。这南海王墓中有东西能披着各种皮行动,这张你三叔队伍中牺牲者的皮,出现的莫名其妙,因为棺材盗走了,也没有看到任何剧烈打斗的痕迹,说明你三叔他们这活做的很漂亮,怎么会孤苦伶仃的死了一个人在这里……”胖子惊恐道:“难道?”

  胖子看向我,表情凝重:“天真,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人皮俑可能都不是人皮俑。”

  “不是人皮俑是什么,是你二舅?”我怼他道。

  “不是二舅,可能都是……衣服,这个墓里可能有什么怪物,它没有皮,它得穿这些人皮才能行动。而且这种东西不止一个,你三叔队伍里有人进到墓里之后,那东西钻到了他的皮里,跟着你三叔出了墓,把老皮留在了这里。不对,搞不好你三叔就是,所以你三叔老不能和你说真相,其实他是粽子。”

  “滚鸡巴蛋。”我听他满嘴跑火车就怒,逻辑狗屁不通,这张皮穿的就是当年80年代的衣服,死的人就是他,皮都在这儿,怎么可能再混在队伍里出去。

  胖子哦了一声,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

  闷油瓶在一边道:“这是水靠,不是人皮。。。。。。水靠在上面,可能是因为这个墓室之前淹过水,他们涉水进来的时候,只有这艘人皮船是在水面上。当年水位高的时候,可能整个排水系统和墓室里全部都是水。”

  我算了也对,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那么大的石棺椁整个运出去。那么他们是在水下进行的爆破。这种活在现在都得记上一笔。

  胖子上前仔细看,“但上面有脸皮啊,什么水靠脸都能蒙住。小哥你欺负我年轻是吧。”

  “仔细看看,不是那么回事。”闷油瓶说道:“刚才你说的,有一部分也许是对的。”我仔细去看,看到那确实是水靠,橡胶褪色腐烂都出现了白斑,看上像皮,但是在水靠的里面,似乎死了另外一种东西。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六章
  如果当时这个墓室被水淹没,只剩人皮船在水上,那当时潜水进来的人把水靠脱下是为了什么,已经不可考证了,也许是为了更加灵活的在水下操作。但人皮俑也是一样,水靠也是一样,外面墓道的雷公俑也是一样,都是空心的皮状物,其中特别适合躲藏寄生物。

  但下面其他的人皮俑都没有入水的痕迹,保存的很好,所以这个说法也只是一种推测。

  我用手机拨弄发脆的水靠,里面死掉的东西已经完全腐烂成棉絮一样的,感觉是某种珊瑚虫一样的东西。有可能是某种寄生虫,在这里繁殖的时间长了,把这些空腔都长满了。

  胖子拨弄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注意力转向四周的壁画,对我道:“别管那么多了,赶紧办事,赶紧走。等下蜡烛烧没了,手机也没电了。咱们就只能摸黑了。”

  我一想也是,立即开始用手机拍壁画的照片,绿色的光并不能拍的非常清晰,我只能打开闪光灯。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很多壁画上的眼睛,只要闪光灯闪一下,慢慢眼睛就会睁开。我只能尽快把所有的壁画全部拍完。

  闷油瓶从火盆中分出一只犀角蜡烛,嘱咐我们不要靠近门口,不管门口附近的壁画多么重要,都不要靠近,然后跳回下水口,去找刘丧。胖子则继续对着水靠发呆,我看他的表情,我觉得他有所醒悟,至少他知道这个水靠可能非常重要。

  路过那些石船的时候,我也顺便拍了一些石船的照片,本来电量不够,拍摄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就都没电了。也无法查看自己拍摄了什么,只能用眼睛去记忆。

  壁画是连续的,解读壁画需要耐心和细致入微的观察力,还有推理能力。墓室很高,高出的壁画很难看清楚。我用尽全部的记忆力,开始尝试理解壁画的内容。

  壁画上记载的都是南海王织的一些故事,最容易看懂的是他造反兵败的故事,壁画中将他的这个部分作为他最后成仙的一个重大契机,以被皇帝压迫为由头,描绘了他先被皇帝压迫,然后得遇方士,帮助他抵御了皇帝的最后一次进攻,然后开始醉心仙法,出海寻仙的过程。

  从这个部分之后,就多是海上的故事,南海王织的船队离开大陆,前往海上之后,随行的方士指引他们前往一个奇怪的地方。壁画上画着类似于蓬莱一样的地方,上面的人穿着仙人的衣服,但都有着很多的耳朵。

  在这个仙境中,所有的仙人都立在船上,在海上侧耳听着天空,而在天上,有一艏人皮船样子一样的船,他们似乎在听这仙船上的声音。另人惊讶的是,我看到在壁画上,仙船之上的人也在倾听,在倾听下面仙人的声音。

  我仔细去深究所有的细节,转头听到声音,以为是闷油瓶回来了,回头一看,却见胖子正在穿那已经完全干掉的水靠。他的动作和状态很奇怪,就像什么动物,想努力穿回自己的皮一样。

  他完全没有用任何的保护措施,手指直接抓着水靠。

  “胖子,你疯了!”我轻声喝道,跑过去,胖子已经把头套进了水靠里:“你干嘛?”

  胖子完全不听我的,努力往里钻,半个人都进了水靠里。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七章 今天的
  我扯掉腰间的毛巾,包裹住我的手就上去扯那个水靠,胖子一把推倒我,站起来就往墓室的黑暗中跑去。我追了几步,就发现他跑的方向,就是闷油瓶让我千万不能过去的,墓门的方向。

  我只迟疑了一下,如果是当年的我,这是几乎会让我崩溃的情况,胖子跑入黑暗,行为诡异。我的武器是一条沾着我体味的毛巾,照明是昏暗的犀角蜡烛,被困在岩层中的墓室,似乎四周有神秘的生物。

  但现在我的选择非常直接,胖子是因为我到了这里——虽然他比我有动力——我必须要救他。但以我在墓门之前看到的那么多指甲,胖子跑去的地方肯定有很多的粽子。我没有武器肯定会死。

  第一要务,找到武器。

  我四周找了一圈,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觉得还不够屌,又捡起另外一块,掂量了一下重量,用装备带绑住这块石头,做成了一个流星锤。一手拿着蜡烛,提溜着锤就朝胖子追了过去。

  之前我们没有到达的地方被蜡烛照亮,我就看到更多的石头船,有大有小,上面都有着华丽的人皮俑。只看到三艘石船的时候,还无法感觉到这种人皮俑的恐怖,跑到它们中间,所有的如活人一样的人俑站满你的视线的时候,我的毛都立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往前,就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景象,在墓门的位置,叠着无数的人皮俑,几乎就堆在门上,它们和我在那些石洞中看到的一样,耷拉着头,似乎是想争先恐后的逃出去,但是被石门挡住,死在了门后。

  胖子正往这些人皮俑的堆里钻。也保持着一样的动作。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上去,抓住胖子的脚,把他往后拖动。胖子完全不理我,拼命的往这些人皮俑里钻入。

  我放下武器,两只手把胖子拖了出来,胖子非常重。拖了半天才拖了出来,连同着一些其它的东西,被我一起拖了出来。我就看到,胖子的双手,被十几只手指甲奇长的人俑手抓着。

  我返身捡起流星锤,开始狂砸这些手,这些手竟然像还新鲜的一样,竟然能被我砸出汁来。几下就把手都砸断,把胖子拽了出来。

  胖子的脑袋整个在水靠里,一直在推我,我上去坐在胖子背上,用有毛巾的手用尽全力把水靠撕了。

  水靠已经非常脆了,我又用了死力气,水靠一下被我撕掉,水靠背面的东西全部露了出来。

  我看到了很多的“小手”,小手上都长着很长的指甲,全部贴在水靠的背面。密密麻麻,就像很多贝类一样。

  我瞬间明白了,这些人皮俑并没有活过来,活的是它们的手!!

  它们的手和指甲,是另外一种东西!长的好像某种贝壳一样,可能是制作人皮俑的人,知道人的手很难保存,用这种类似人手的贝类,装饰了人皮俑的手部。

  难怪在那些洞穴通道里,那些人皮俑都是用手在爬。

  我几乎同时看到,在胖子的耳朵,都已经爬满了这样的“人手贝”,他翻着白眼,不停的颤抖,我丢掉手里的水靠,用流星锤砸烂上面的贝类。然后开始用毛巾手去撕这些东西。我发现这些东西的足已经深深刺进了胖子的耳朵里。

  那些人手聚集在胖子的耳朵附近,看上去胖子长了很多奇怪的耳朵。如果把上面的指甲去掉的话,非常像在杨家祖坟里看到的南海王织的尸体。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八章
  我揪住其中一只,用力从胖子耳朵里拉出来,那“贝类”就像婴儿的小手一样丝丝抓住我的手指,力气极大。我把它伸到蜡烛边上,在火焰的炙烤下,它才松手,掉到地上被我一脚踩烂。

  照葫芦画瓢,其他的我也一只一只用力拉出来,把胖子处理干净了,胖子仍旧没醒,毛巾上沾满了这种小手的粘液,已经不能遮羞了,我把胖子拖回到入口的方向,几乎累瘫在地。

  再回到石船处,仔细去看人皮俑的手部,果然发现,这些俑的手都是那种贝类所制,只不过大部分的贝类已经干死。

  胖子很久仍是昏迷,我十分焦急,用了很多抢救的方式,掐了所有能掐的部位,他仍旧不醒,但呼吸稳定,我抱着头,害怕有指甲在他的脑子里,但他很快打起鼾来,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端着蜡烛回到壁画处,我快速往前看手机没能拍下来的地方内容,以便能最快在速度离开。

  在南海王织造反之前,有很长一段内容是讲他的功绩,包括教授胥民捕鱼,在海上行船,开拓内陆的河域,这里让我在意的是,壁画上清晰表示出了这些内陆的河域,都是地下河,也就是说,南海王织带着南海古国开拓了疆土巨大的地下河系。

  事实上,之后我们分析了所有的壁画,能得出的结论也让我们大吃一惊,我们发现,南海王织最后被灭国了后,最先是逃往地下河的深处,整个南海王国,表面上只是闽越原始森林里的小国实际上是个统治和探索着底下巨大水系的大国。

  这也证明了,我对于雨村附近大山的直觉是正确的,我总是觉得地下有着过于复杂的水系,复杂到不似天然形成的。

  但让我驻足,忘记了打鼾中的胖子和身处环境的,是靠近门里墙壁两边的壁画,这两块壁画刚才太过紧张,没有细看,上面和之前墓道中看到的“海市”一段类似,是“立体”的。事实上是浮雕,盆景和壁画的结合,上面雕刻着很多亭台楼宇,其中有很多的“陶人”,讲述了南海王见过的故事。

  公元前195年,闽越南海侯,被汉高祖封为南海王,原因不明。在壁画中,南海王生动的描绘除了这段历史迷案的真相。

  南海侯在开拓闽越地区地下水系的时候,发现了地下河系的中心,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有一口奇怪的巨棺。
请多指教!

TOP

第五十九章
  巨棺有半丈高,长一丈半,有整块巨石打磨而成,巨石就取自地下河的山岩。(某些细节为我的脑补)这件事情被作为奇事,上奏给了汉朝皇帝,皇帝派了一位大臣随南海侯进到闽越的地下河深处,看到其中驿站林立,胥民在地下河中捕鱼生活,渔火与村寨在洞穴中形成了欣欣向荣的景象,甚至到处有挖往地面的烟囱通道。感叹为人间奇景。因为很多地下河中常年有浓雾产生,形成雾团流动,所以这个大臣把这块南海国的地下流域,称呼为落云国。

  他随南海侯深入到地下河深处,发现地下的溶洞竟然绵绵不绝,一直到石棺所在,就发现上面有很多的奇怪的文字,所有人都看不懂。

  那个大臣把上面的字抄录下来,又命人打开了石棺,石头巨棺中有一棺金水,水是金色的,非常奇怪。

  传说中仙人的尸液是金色的,大臣啧啧称奇,说这是仙人成仙之后仙蜕的尸金。

  再往里走,什么也都没有了,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就是在那个位置,有一口孤零零的石棺。

  回去之后,大臣把所有看到的事情,都和汉皇帝说了,在他的加工中,在中国南方蛮荒之地,有一个神秘的入口,由入口的地下河往里,有仙境一样的落云国,生活着神奇的人民,这些人民修炼方术,他们成仙之后的仙蜕,会化成一团金水。

  这番描绘震动了朝野,皇帝对于方术也十分痴迷,于是让大臣找人认出石棺上的神秘文字,当时国力昌盛,信息通达,很快就寻访到一个人,此人正好也是方士,认出这种文字叫毫文,是商时候一种方士使用的文字。

  上面文字的信息,我无法解读,但是在壁画上很明显的表达了,毫文中最先解出的是南海国四个字。

  于是皇帝顺应天意,封南海侯为南海王,地为南海国,让他继续在深洞之中寻找成仙的人。

  后面的毫文隔了两年才解开,后面的文字要命了,是哑巴王天下。

  这个很玄妙,南海国哑巴王天下,这个断句非常要命,是断在南海国哑,巴王天下,还是哑巴王,天下,还是哑巴王天下。不好说,很有可能,这个哑字都是不对的,但这个意思非常的不好,加上两年没有更多的东西被发现,南海国的日子就不太好受了。

  当时百越在福建广西一带生活本来就比较蛮荒,中央官吏的压迫时间长了之后,南海王就反了。

  南海王当时呈表的最后一份的奏折里说是发现了在更深的地下河处,有了新的线索,但是进入之后的人都没有回来,恐有仙人法术。之后南海国灭,遗民逃入地下河深处,一直抵抗了好多年。最终国灭。

  国灭之后,南海王在地下河深处失踪了,他船队在地下行进,最后从另一个出口出去,是一片他不认识的海,他从那个位置出海,遇到了仙船。在壁画中有一个隐晦的信息,我并不知道为何会用隐晦的方式表现,但信息是:南海王始终认为,他遇到的这片从来没有见过的海,是在地下的。

  他是顺着石棺的地下河一路前进,经过了一个月的黑暗航行,才看到了出口,他不认为那是出口,他认为那是仙境。由此才看到了仙船。

  再往后,就和雷声相关了,这些部分我都拍进了手机里。
请多指教!

TOP

第六十章 双月更达成
  除了那仙船的壁画内容,我没有看到任何和三叔有关的内容,当年他们这一次下斗活非常漂亮,除了那副水靠,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且不说后面的壁画内容,光是前面的内容,我也能猜出三叔的反应,以三叔的品性,知道福建的地下有这么一个地方,他肯定是会去探一探的。但我回忆过往,三叔并不是一个会藏事的人,他过去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有过这样的经历。那么壁画后面的内容,应该让他更加的在意。

  我很想立即把所有的壁画全部看完,但到了这个点上,那件水靠让我越来越在意,为了胖子我不能再耽误时间。

  闷油瓶还是没有回来,我决定不呆在这个墓室里,我过去扶起胖子,看了看入口,从这个地方再下去,胖子如果仍旧是昏迷状态,肯定是不现实的。

  我留了三根蜡烛放在入口处,以免闷油瓶回来没有照明,然后在地上写上:胖子中招,我走前门。

  我扶着他穿过陪葬的石船,重新回到门口。之前所有挤在门口的陪葬俑,现在全部围着那件水靠。它们的形态诡异,长指甲全部都在水靠上,似乎在吸食上面我砸死的那些内壳的体液。

  因为这些人俑的样子实在太过诡异,绿光下的墓室里,远看上去,就像一群陪葬俑在用指甲吸那块水靠的老皮。我还是起了一层白毛汗。

  我振奋了一下,心中默念这样的玩意如果姜葱炒我可以吃两斤半,扶着胖子就来到门后。

  门后还靠着几只,我看到后面的自来石,用胖子压住自来石,然后用力推动墓门,将无比沉重的墓门推开一条缝隙。

  在门缝里的指甲,全部都被转动的门轴压的粉碎,搞完之后我忽然想哭,我从来都是从墓门进去,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从墓里用这样的方式出来。

  我把火盆推出去,外面就是我们刚才折返的地方,我把胖子拖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学着人皮俑的样子,爬到它们身边,一下抢过那块水靠,然后拔腿跑出去。

  所有人的人俑手就如蜘蛛一样,立即转向我,人俑开始朝我爬来,我跑出去想把墓门关上,瞬间我的直觉跳了一下,我拿起流星锤的那块石头,卡住了墓门。

  无数的手瞬间从门缝中生出来抓我,但是缝隙不够大,只有手能出来。

  人皮俑的人皮有弹性,瞬间这些手变成无比的细长,我背起胖子,端起火盆就往外走,一直走到爆破的地方,我捡起墓道砖,开始拍地面。

  石头没有大白狗清脆,我想通知闷油瓶我的位置,但是敲了半天,没有回应。

  我把胖子靠墙扶起来,没有其他照明可以用,我只好用犀角蜡烛去照他的耳朵,蜡烛光不是线光源,看不到耳朵的最里面,我想了想,上去吸了一口耳洞。

  瞬间我就感觉不对,一个东西从他耳朵里被窝吸了出来,吸到了我嘴巴里。差点我就吞了下来。

  我几乎是瞬间吐了,就看到在我的呕吐物里,还有刚才那种“足”,断在了里面,还活着。

  我看了看胖子,忍住恶心帮他另外一只耳朵也吸了一下,另外一只耳朵什么都没有。稍微放心了下来。

  我仔细去看水靠,我实在太过在意这个水靠了,三叔这个活那么干净,为什么会唯独留了个水靠,在那么奇怪的位置。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