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

  直到越野车开出荒原客栈好几公里,沙耶加都还没从人肉丸子的阴影里走出来,光是吐就吐了好几个塑料袋。

  “公主殿下,您悠着点,再吐下去可是要连胃都吐出来了。”半藏握着方向盘边笑边说。

  看了一眼什么都没吃的半藏,沙耶加已经虚弱到无力反驳。如果他不是爷爷手下,自己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他——如果能杀掉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公主殿下刚才真让我刮目相看,”半藏感叹道:“在危险之中还能有如此冷静的智谋,实在让在下佩服不已。话说回来,公主是怎么发现那头老肥猪有病的呢?”

  沙耶加把头从塑料袋里抬了起来,回忆起刚才在克里克办公室发生的一切,仍然心有余悸——幸好自己赌对了。

  这个假设,是她在看见墙上挂着的那张希波克拉底画像的时候,忽然从脑子里蹦出来的想法。

  希波克拉底,关于这个古希腊的“医学之父”有很多传奇故事,但最让后人争议的,是他提出的“吸血疗法”。

  所谓放血疗法,就是要透过放出本身的血液,而达到进化身体的作用。虽然听起来很不科学,但直到19世纪中,放血疗法在欧洲都还作为治疗疑难杂症的手段而普遍流行着。


  但光凭一个希波克拉底,沙耶加也不敢妄下判断,是克里克办公桌上的蚂蝗进一步印证了她的猜想。

  放血疗法里面最通用的一种办法就是依靠蚂蝗,尤其是古代的一些名门望族,传说当年拿破仑都用蚂蝗来吸血治病。

  若不是为了让蚂蝗把自己身上的血放出来,没人会在办公室里养这么恶心的昆虫吧?

  如果这个假设是对的,那么克里克吃人也说得通了——正所谓从身体里流掉的,就要从别的地方补回来。这和一些地域文化里吃肝补肝,吃动物生殖器能提高性能力一样。

  克里克迷信古代偏方,放血吃人,很大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一些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疾病。

  所以沙耶加才孤注一掷,用这个办法重新取得和克里克谈判的筹码。

  幸好自己在生物课上认真听讲——希波克拉底的历史写在课本最后的注释里,要不是自己复习的时候每一页都认真做了笔记,这时候已经是落在蜘蛛网里的蜻蜓——插翅难飞了。

  “节子殿下懂得可真多。”听完了沙耶加的分析,半藏感叹道:“果然是高材生。”

  “你还好意思说,”沙耶加有些生气:“幸好刚才的危机化解了,不然我们该怎么办呢?你难道一点打算都没有吗?要是克里克不愿意放过我们,他们这么多人,我们连逃的可能都没有吧?”

  面对沙耶加连珠炮似的问题,半藏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哎,如果对方不同意放人,那就太困扰了……那样的话,就把他们全杀掉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半藏就像一个抱怨不能准时下班的中年上班族,刚才在荒原客栈的惊险经历在他看来就跟系鞋带儿一样简单。

  “你说什么?把他们都杀掉?就凭一块刀片?”沙耶加一脸不可置信。

  “公主有所不知,在下近身杀人的办法,可有好几百种呢。”半藏笑到。

  “所以你去荒原客栈的时候,就做好了把他们都杀掉的准备?!”沙耶加问。

  “确实做了这个最坏的打算,”半藏耸耸肩:“要不说公主殿下善良呢,扭转了谈判局面,留了他们几个一条小命——当然这也是好事,确保一路上没有别的苍蝇再骚扰我们啦。”

  沙耶加咽了一口口水,一时间无言以对。谈话间,半藏把越野车开上了115国道,朝着西南方向驶去。

  那是卡森城的方向。
请多指教!

TOP

  第90章 核电站的猫腻

  ————————————————————————————————

  “这不合理呀。”

  沙耶加从一叠资料里抬起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在他们俩离开荒原客栈之前,半藏列出的物资清单除了装备和食物,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克里克必须把自己掌握的一切情报都交给他。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是忍者的原则。

  塑料袋封装的档案有十几大本,堆满了半个后座。半藏开车的时候,沙耶加就负责阅读这些资料。
  可是沙耶加越读越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张朋要选择一个如此荒芜的地方建立他的世外桃源呢?

  如果世界各地发生的病毒爆发都是张朋策划的,那么他现在应该迫不及待炫耀自己的杰作呀。

  历史上所有的变态杀人犯和恐怖主义者,都有相似的套路。他们搞出各种轰动事件的最大原因,就是要挑衅传统权威,让世界知道他们,敬畏他们。

  十二宫杀手在连环杀人案之后,会把自制的线索寄给警方,以继续杀人胁迫警方在报纸上公布自己的信息。

  邪教团体“曼森家族”在屠杀之后,会迫不及待地在网路上公开自己的作案细节和教义,以吸引更多追随者。

  恐怖袭击每次发生不久,基地组织会立刻站出来公布是自己策划的。

  无论是出于一己私欲,还是为了报复社会,他们都会在作案后把自己推向舆论巅峰。

  但反观张朋,他不但什么都没做,反而带领着一帮信众躲进穷乡僻壤,离群索居。

  没有高调的认罪,没有宣传和挑衅,张朋似乎对出不出名毫不在乎,这种低调的行事风格完全不符合犯罪心理学呀!

  如果获得仰慕和权威,都不是张朋所追求的,那么他究竟想要什么?
请多指教!

TOP

  到底是单纯为了制造恐慌,还是如漫画书里画的要毁灭世界?

  潘多拉病毒的爆发,确实为世界各国带来了大规模的恐慌,可距离毁灭世界,还远远不够。

  如果要毁灭世界,就更不应该选择一个如此偏远的地方啊!

  卡森城周围除了群山就是峡谷,离最近的拉斯维加斯也有好几百公里的距离,说得不好听一点,就算现在有一颗和当年广岛原子弹一样大的爆破在卡森城发生,波及范围都不会超过两个州。

  沙耶加越想越混乱,她实在想不明白张朋大费周章搞了一堆恐怖事件之后,躲进深山老林的动机是什么。

  “我们挖得还不够深,”半藏看着公路远处的乌云说到:“所以看到的只是表象,还没了解全部的真相。”

  暴风雪就要来了——在离开荒原客栈的时候,克里克就提醒过他们,这场不寻常的风暴将会让西南部城市的温度达到20年以来的最低点。

  “挖得还不够深……”沙耶加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资料:“可是我没有看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了。”

  “大萧条至今,美国衰落废弃市镇少说不下几百个,可他偏偏就选择了卡森城,”半藏沉吟了一声:“或许这个地方对他而言,有更深层的意义。”

  “所以你的意思是,应该从卡森城本身着手?”

  半藏点了点头:“你再仔细看看这一本。”

  说着,他侧身从后座抽出一本压在最底下的卷宗,扔给沙耶加:“或许这里面会有些线索。”
请多指教!

TOP

  沙耶加接过来翻了翻,这本档案明显比其他的厚很多,上面还蒙着没擦干净的灰,里面的纸张都发黄了。书腰上贴了一张有些残破的标签,上面各有一个联邦政府和地方法院的标志,应该是某位治安官或乡组委员会的流年记事。

  档案簿里零零星星地记录了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发生在卡森城的各种大事件,从地税变更到登记执照、卫生计划到小学食堂改革、福利基金发放到道路检修应有尽有,信息之多简直是眼花缭乱。

  沙耶加耐着性子把档案簿从头看了一遍,和所有美国荒废的小镇一样,卡森城也有着相同的故事,都是在工业革命中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机遇,乘着改革浪潮辉煌一时,铸币厂曾带给这里的居民高额的利润和泡沫般的憧憬,可这些虚假的繁荣不过昙花一现,大萧条来临之后,卡森城一蹶不振,衰败到永无翻身之地。

  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唯一算是有点奇怪的,就是那座核电厂了。

  档案里记录着核电厂在五十年代中开始施工,可是六十年代末就彻底停止了运营。这个时间粗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沙耶加记得核电站的建造过程是十分复杂的,施工周期也相当长,即使是现代,一个大型核电厂的建造到运营周期都要7至15年,更别说六七十年代了。

  假设卡森城核电站的建成周期只用了10年,那岂不是建成之后才投入使用了一两年就废置了?

  这从成本上来说也太不合理了,毕竟修一个核电站的成本少说也要几个亿呀。

  “果然,问题就出在核电厂。”半藏想了想:“你再翻翻,只要有关核电厂的任何记录都不要放过。”

  沙耶加又从新仔细阅读了一遍,其中两则很小的新闻摘要引起了她的注意。

  【1961年12月31日,两名工人在核电站施工期间失踪,警方介入调查。】

  【1962年1月1日,一辆运输车及司机在核电站施工范围内失踪,警方介入调查。】

  老实说,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有人失踪和死亡,哪怕就这一本薄薄的档案里,也记录了几十起卡森城周围的失踪人口案,要不是半藏让沙耶加专门留意关于核电厂的记录,换了是谁都不会注意到这两条摘要。
请多指教!

TOP

  “这两起失踪说明不了什么。”沙耶加说:“别说失踪了,这么大一座核电厂建立起来,就算工程意外死掉一两个人,也并不出奇。”

  “能不能说明问题,我们说的都不算,”半藏边说边把手机递给沙耶加:“在搜索引擎里把1962年12月到次年1月卡森城的新闻都检索出来,尤其是关于核电站的。”

  沙耶加接过手机,键入了半藏所说的关键词,可因为卡森城名气太小,加之发生时间久远,只检索到了十几条相关新闻,大部分都和档案摘要上的如出一撤,简略带过。

  沙耶加漫无目的的一篇一篇翻着,忽然其中一条吸引了她的目光,在那条新闻下方,刊载了一张失踪工人的黑白照片,那两人正站在核电站地基上面,其中一人扶着牵引绳索从地底往上抽送吊篮,另一个人把吊篮里的碎石搬上运输车。

  看着照片,沙耶加的手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让沙耶加不寒而栗的不是那两个陌生的工人,也不是庞大的地基和手脚架,而是他们吊篮里的碎石。

  那些石头上刻着歪歪扭扭的古文字,沙耶加再熟悉不过。

  和她从迷失之海带出来的那块石头,一模一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1章 奇怪的核弹坑

  ————————————————————

  “这些石头……我见过。”

  沙耶加颤抖着声音,把迷失之海发生过的事断断续续告诉了半藏。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半藏听完后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当年他们在修建核电站的时候,无意中挖出了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和你在迷失之海看到的奇景有关。”

  “你的意思是,正因为挖到的东西导致工人们的失踪,甚至让核电厂在几年之内匆匆关闭?”

  半藏点了点头:“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好解释了。”

  边说着,半藏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递给沙耶加,沙耶加摊开一看,竟然是一张卫星图。

  从图下写着的坐标来看,应该是核电厂无疑了,可奇怪的是,除了中间耸立着的几座冷却塔和电厂设施之外,向外扩散数十公里的地表,竟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洞。

  “这些坑是怎么回事?”沙耶加指着卫星图问到。

  “是核弹坑。”半藏回答道:“这张卫星图是我在出发前拜托一个军方的老朋友弄到的,我第一次看到时就能判断出这些坑是什么造成的,你没有经历过广岛的爆炸,但我亲历其中,只有核弹才能制造出这种形状和规模的爆炸。”

  沙耶加在心里默默数了一下,围绕在核电厂附近的坑洞至少有几百个。

  “没有人会在核电厂附近实验核弹,就好像不会有人在10吨TNT炸药隔壁玩烟花一样,这很不寻常,”半藏说道:“于是我通过我的关系,找到了一些军方当年参与过这个项目的人,包括一名当时负责投弹的退役飞行员。”

  “那他们怎么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半藏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在这块区域进行核弹试验,实验的目的是最高机密。”

  “一点线索也没有?”

  “是的,唯一知道的就是,飞行员每次会收到由上层下达的一个坐标,要求是务必精准投掷在坐标上。”

  沙耶加盯着手里的卫星图,细细思索着半藏的话,忽然明白了半藏的意思。

  如果军方在建造核电厂的时候无意中挖掘出了什么,那会不会他们后面频繁的轰炸,就是为了找到这些东西?!

  就好像无意中在河流中找到金块的淘金者,恨不得把周围所有的山脉都炸出窟窿来,以找到金矿的入口。

  沙耶加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两块在迷失之海带出来的石头,在找到M的时候,是自己亲手把它们装进书包里的。

  当时她并没有想过太细的问题,直到清水对那些石头表现出强烈兴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也许它们并不只是单纯的某种遗迹。再加上洛川也表示自己在科罗拉多考古时,穿过由这种石头排列成的墙才抵达了那个诡异的世界,难道……这个核电站也和迷失之海、科罗拉多峡谷一样,拥有另一个“入口”?

  可这个入口和张朋的计划又有什么关系……沙耶加想着想着,忽然打了个冷颤。

  难道张朋是想找到这个“入口”,以打通两个世界的连接?

  这个猜测让沙耶加震惊得说不出一个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克里克果然兑现了他的承诺,越野车一路畅通无阻,几小时之后就开进了内华达州。在接下来的高速路上开了一段之后,半藏就根据克里克提供的地图转进了乡道,没开多远就进了郊区丛林。

  沿着乡道绕来绕去,半藏在某个转弯口看见一道新喷的红漆左转路标,在路标的下方,画了两个圆形和一个叉。

  是克里克那间屠宰场的标志。

  “连路标都标志好了。”半藏满意地摸了摸下巴:“看来那个屠户除了爱杀人之外,办事也挺细心的。”

  半藏沿着标记开进了森林,一开始还有写石砾铺成的临时路,没多久之后就是剩下满地松针了。幸好森林里的树十分稀疏,汽车的性能也好,两人沿着路标一直深入,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

  这应该就是当年炸出的核弹坑了,沙耶加一边想一边向不远处眺望,在松树林的边境,出现了一些尖顶的房屋。

  “再下来就要靠走的了。”半藏说。

  沙耶加也跟着下了车,被吹来的狂风冷得一阵哆嗦。树林和湖水还隔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中间是不满碎石的浅滩,湖面已经冰封了,可沙耶加还是闻到了一阵恶心的臭味。

  “什么东西这么臭?”沙耶加一边问一边想朝前走。

  “等等!”半藏一把拉住她,皱着眉头说:“这水不正常。”

  “你怎么知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直觉。”半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湖面,表情忽然凝重起来:“这里的宁静只是表象。”

  沙耶加看着半藏,出门到现在为止,他从来没有流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哪怕面对克里克的时候,脸上至始至终都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轻浮笑意。

  而此刻,他看起来真的像一个如临大敌的忍者。

  半藏让沙耶加在车里等着,自己则走上石滩,一直走到结冰的湖边,蹲下来用手指轻轻刮了一点湖水上的冰碴闻了闻,就转身返回了车上。

  “水里有什么?”沙耶加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湖里不是普通的淡水,而是含有大量矿物盐的人造海水。”

  “人造海水……”沙耶加默念道:“为什么那么臭呢?”

  “臭不是来自于海水的味道,而是来自于水中生物的排泄物和尸体腐烂的味道,哪怕是普通餐厅里的养殖缸里都或多或少有一点这种味儿。但通常这些排泄和腐烂物都能被微生物吃掉,以维持正常的生态循环。能制造出如此强烈的沼气,证明水里的生物不一般。”半藏沉吟道:“而且这水里面,有相当大量的核辐射泄漏物质。”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不能从穿过湖面潜进去,难道大摇大摆正面走进村子里,像案板上的猪肉一样任人宰割?”沙耶加看着半藏。

  “我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半藏出乎意料地,半藏竟然笑了:“公主殿下还记得在下与你说过的,忍者入门修行之首吗?”

  沙耶加愣了愣,想起最初和半藏在居酒屋里的对话。

  “你是说……乔装之术?”

  “对, 如果想要兵不血刃,既能救出你的朋友,又不需要花费太大的代价,乔装潜入是最好不过的啦。公主陛下演过戏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沙耶加一时语塞:“小时候演过白雪公主。”

  “那还真是本色出演啊。”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要让我演什么?”

  “你想想,如果村子里住着一群曾经各自得过绝症的病人,那么他们最容易接纳什么样的人,对什么样的人最容易放下戒心?”

  “你的意思是说……”沙耶加睁大眼睛。

  “你是否能扮演一个,带着身患绝症父亲的绝望女儿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