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一百六十九章 皇帝陛下】

  我跟在中年人的身后兜兜转转,身边还跟着两个很像士兵的人。不过他们似乎对我毫不避讳,也没有什么看管的意思,即使我故意在一些房间和路口探头探脑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不可以。他们的这种表现到让我觉得不安,这不是大大咧咧,这更像是一种自信,一种我根本跑不掉的自信。
  不过我也了解了这艘船的结构,这艘船应该是由一艘万吨级的货轮改装改成的,甲板以下不清楚,按照常规应该是轮机舱、仓库和低级士兵宿舍。甲板以上有五层,第一层应该是初级军官干部的住所,一层的尽头就是钱教授的实验室。二三层是中高级军官或者干部,四层有几个独立的房间,想来是贵宾或者高层才能入住。而我现在落脚的五层只有三个部分,一个超大的会议室,一个指挥室,再就是我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很豪华的套房。

  两个卫兵打开套房的门,中年人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我缓步而入,进入了这间主导了我两年生活的房间,去见一见那个一直深藏在幕后操控着一切的人

  房间不大,正中间一张很大的桌子就占据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空间,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老人。他看到我进来,面带笑容的站起身,从桌子后面绕过来,亲切的拍着我的肩膀。站在他跟前我才发现,这个老人面相看上去很老了,一脸的褶子,皮肤松弛的让人猜不出他的年龄,但身材十分高大,比我这一米七多的高了足足一个头,行动之间也确实显露出一股霸气十足,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皇者之风,但的确是让我有了些许的压迫感。
  虽然他已经老的不像样子,但开口说话却声若洪钟“你就是肖思?嗯,不错不错,他们到底是及时把你找回来了。”
  “及时的意思是,你要死了?”我的态度让中年人吓了一大跳,指着我的鼻子喝止我“大胆!怎么敢在陛下面前胡说!”
  这位“皇帝陛下”倒是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好了,他说的没错。肖思啊,寡人已经靠这副身体撑了好久了,他们要是再找不到你,寡人恐怕也要真的撑不下去了。”
  “这副身体?”虽然他这自称“寡人”的说法让我觉得有点穿越,但话里话外的意思让那个足以让我惊讶。我警觉的看着这位皇帝陛下“你的意思是还有过别的身体?”
  “皇帝陛下”微笑着坐在了沙发上,冲我伸手示意,让我也坐下“你是了解内情的人,难道还不能理解么?”
  我坐在他对面,凝视着他,我突然明白了钱教授说的一些事情,所谓的尸气的轮回转世就是将能量中的信息保留并转移,需要很大的运气和巧合才可以,眼前这位皇帝陛下恰好是修炼过尸气的人当中可以熟练操作这种“转世”的人,他通过不断的“转世”来延长自己的寿命。而他现在要做的,则是把这种办法可以用在他人身上。如此一来,他便可以随意控制身边人的寿命。再夸张一点,如果他能搜集到别人的能量信息,在理论上来说就可以复制任何人!

  “皇帝陛下”见我陷入沉思,也并不介意,而是啪啪拍了几下手,从左边侧门走出两个人,正是金叔和挂着胳膊的钱圣文。两个人毕恭毕敬的给“皇帝”行礼之后,这才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略带阴狠的看着我。
  “皇帝陛下”哈哈一笑,对我说道“来吧,正式介绍一下,虽然这里小,但也是个国家,这二位就是我的财政负责人金圣文和情报负责人金圣武”他倒是毫不隐瞒了,想来他也应该知道钱教授对我说了什么。介绍完这俩,又把手伸向了一直站在他后侧的中年人“这位是我的安全官,宋成喜。至于寡人,他们都称呼寡人为永生大王。”他一边说,一边慢慢的张开了双臂,金家哥俩和宋成喜同时站起来向他深深的鞠躬。
  我在一边看着这如同穿越剧一般的场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永生大王丝毫不以为忤,还是笑眯眯的对我说“现在要给你展示我国最伟大的秘密了。”说完,他走到桌旁按下了一个开关,桌子右边的侧门打开,走出了两个人。在我看到那俩人的面貌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一记重拳击中了一样,瘫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呼吸都有点不怎么顺畅了。
  因为从那个小门里面走出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高大的男人正是谭大壮,而那个女人,正是前几天还在照顾我的林晓!
  两个人垂着头,都面无表情的垂手站立着。离的近了,我看出来那个男的并不是谭大壮,应该说是跟谭大壮六七分相像,脸上的伤痕和血迹证明他就是那晚拿枪打我的那个人。发现他不是谭大壮,我心里一半放松一半疑惑,放松的是终于没有被兄弟们误会,谭大壮也好好的活着,疑惑的是这之前有一个“高仿”的朱珠,现在又有个“高仿”的谭大壮,这几个老家伙到底是搞的什么鬼?

  永生大王一脸得意的看着我“是不是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跟你的朋友特别像?”
  我猛地站起身,想要去揪他的衣服领子,结果旁边的宋成喜一脚把我踹回了沙发,两个士兵顺势死死的摁住我,让我动弹不得。
  永生大王拉着林晓的胳膊把她拽到我的眼前,狞笑着对我说“这种长相的姑娘还有三四个,你那个朋友也让我们复制了两个出来,可惜啊,他们都没成功!没成功!他们都没脑子,都只是另外一个人!那些记忆全都没法传承过去!失败啊!失败!”他的表情越来越狰狞,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这副身体,朕已经用了60年,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朕要再一次转生!朕要继续伟大的事业!”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这样活着有意思么?或者说,你的伟大事业是什么?值得你这么去坚持?不打算在我这个将死之人面前说出来?”
  永生大王冷冷的看着我“古今中外多少能人都败给了时间,除了朕。朕自从发现了转生之法,已经活了几百年,所学到的想到的包括财富,都是你们这些凡人所想象不到的!可惜啊,朕的法术只能用在自己身上。但是朕要实现大一统,这第一步,就是要一个个的控制那些掌权的人,所以这个法术必须传下去!必须可以用在别人的身上!”
  “可是呢,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你这副身体又撑不住了,所以才着急找个一个能容纳你的新的身体,对不对?”我戏谑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亢奋的老头。
  “该说的就这些,你不会死的,你的灵魂会一直和我共生,我会让你眼睁睁看着那一天实现的。”永生大王的笑容重新变得和煦起来,他挥了挥手“带他回去吧,告诉钱教授,就是今晚,让他准备好。”

  我被两个卫兵生拉硬拖的扔回了实验室,又喊来了两个卫兵,四个人把我死死的绑在手术床上后,就像站岗一样守在门口。
  我歪头对着站在床头的钱教授苦笑“那位皇帝陛下说,今晚。”
  “他等你等了三十年,难免着急。”钱教授也苦笑了一下
  我是真的笑不出来了“还有办法么?”
  钱教授转身拉过来几个设备,坐在我的身边“我来给你做好转生前的准备,顺便告诉你那个可能会要命的救命秘法。”

TOP

【一百七十章 传承仪式】

  等钱教授把这救命秘诀说完,我整个人都傻了,这还真是先要命再救命。我以为他怎么也得有个法术口诀啥的,到时候死记硬背也能好使,结果这位大教授就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归根结底就俩字“压制”。我都快哭出来了,这玩意咋压制啊?就算我体质特殊,是什么纯阳纯阴,可对面的是个老妖怪,我能扛得住?
  由不得我怨天尤人了,钱教授给我打一针肌肉松弛剂之后,便静静的坐在了一边看着一堆东西发呆,好像在思考什么特别重要的问题。我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无奈的躺在那里两眼瞪着天花板,心里满是不甘。现在就别谈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了,我都快成黑恶势力的一份子了。孙三炮、谭大壮他们到还好说,远在沈阳不会受到什么波及,可那赵没影一路跟来,到现在引信全无,我都不知道他的生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了,那位皇帝陛下穿着一件样式怪怪的类似道袍的衣服走了进来,他身后还有一群手里捧着东西的人等鱼贯而入。等人进的差不多了,这位永生大王坐在一边闭目养神,金叔哥俩和宋成喜垂手肃立两乓。其他人则围着我开始摆放各种东西,从香炉纸钱到纸人纸马,两个碗里一个是五谷一个是无根水,除此之外还有龟甲、卦盘等一大堆东西,都工工整整的放在我的身边一圈。我笑着问道“怎么了这是?要搞拍卖啊?”
  金叔看着 “这个叫聚灵阵,说多了你也不懂,这是为了陛下更好的控制你的身体,也让你少受点罪。”他说完后,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不过却让我身上不由得一激灵。

  等都收拾好,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那一直闭目养神的永生陛下终于是站了起来。先是围着我转了两圈,嘴里砸吧着发出啧啧的声音,似乎是对我和这布置都比较满意。随后从宋成喜手里接过一把桃木剑,开始围着我走一种奇怪的步法,每一步都踏在一个特殊的方位,身体随着步法不停的旋转,有时甚至会偶尔的轻跳几下。
  虽然步法繁复,手里还擎着一把木剑,不得不说这位老人的身姿相当轻灵,显然对这套东西已经非常的熟悉。随着他的不停舞动,我似乎都能感觉到一股股的气流开始慢慢形成,围着我形成了一股小小的旋风。这股旋风虽然不大,但里面却透着一股阴冷,被刮过的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的颤抖。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风,这是尸气,强大的尸气形成的气压漩涡,我此刻就躺在这个漩涡的正中间,而我接下来竟然还要对抗这股可怕的尸气?

  在这一刻,我终于对自己能否完成这样一项任务产生了动摇。

  足足转了快半小时,永生大王用于完成了他的仪式,桃木剑狠狠的插在我的耳侧,右手按在我的额头,一股股的绿芒律动着从手掌上欢快的冲进了我的身体。我的感觉很奇特,没有疼痛,也没有眩晕,就好像脑门上被人开了个洞,然后源源不断的往身体里灌着凉水。开始还觉得有点意思,凉丝丝的还挺舒服,但后来我觉出了不对。凉凉的感觉以比我想象的快的速度蔓延到了胸口,与此同时,本来身体里那股热乎乎的感觉不停的被压缩、被驱赶。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我的手脚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我越来越难控制我的身体了。
  我的脑海里面开始出现一些不知道是幻象还是回忆的东西,有痛哭的女人,有褴褛的儿童,有被剖开肚子流了一地肠子但还在地上爬行的男人……越来越阴冷和恐怖的气氛把我笼罩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了:这才是他们搜寻我的真正目的,他在占据我的身体!他在利用我的身体实现永生!
  虽然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但真正经历的时候,我慌了。我想张嘴大喊,但却发不出声音,我想努力挣扎,但却发现能做的只是勾勾手指和脚趾,虽然现在尸气的凉意只到我的胸口,但身体的控制却已经几乎全部失去了。我不敢想尸气到了全身的后果,但现在却似乎是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耳边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用尽力气把目光转过去,发现几个卫兵正死死的按住钱教授打,老教授对落在身上的拳脚似乎全无感觉,只是一脸焦灼的看着我,努力向我伸着手,看来他也完全低估了这位永生大王,他没预料到我竟然连一丝丝对抗都做不到。
  可现在什么都晚了。
  我转回目光,永生大王那张越来越苍老但却越来越得意的面孔充斥了我的整个视野,我恶狠狠的盯着他,可我现在能做的反抗就是用力的张开手指、勾起脚趾,除此之外,我几乎没法再多控制哪怕一块肌肉了。从我的胸口以上,除了我的大脑之外,已经完全是冰冷的了,我相信如果这会有人来摸我的上身,都会认为这是一具刚从停尸间里拉出来的尸体。
  “小伙子,放弃吧!”一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是永生大王“我已经把我最精华的部分送进了你的身体,剩下的就是慢慢的全面转移了。我不会让你丧失意识,我会把你的意识留下来,让你见证我的伟业!就像他们一样。”随着声音,十几张张面孔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男有女“他们的身体成就了我几百年的寿命,但他们的身体都不如你好,你会是我最后一副身体了,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它的,哈哈哈哈”永生大王的声音渐渐远去,十多张面孔在我脑海里不断的浮现。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朱珠!不,应该是说是和朱珠很像的一个女人,她的面孔灰白,紧紧地闭着双眼,神情中满是痛苦和煎熬。
  我突然明白了,朱珠也好,林晓也罢,都是这个该死的永生大王试验尸气传承的复制品,她们只是一具具行尸走肉,她们的意识早已经被这个人禁闭起来!一股怒气慢慢的产生,我开始更加努力的来对抗着这股冰冷的力量,调动全身力量不停地扭动着。
  眼前那张面孔睁开了眼睛,目光里带着怜悯和笑意“放弃吧,你应该知道你赢不了的。”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啪”的一声。与此同时,永生大王的目光突然停滞了,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扑到了我的脸上,不停涌动的尸气也瞬间停了下来

  “是血!”浓重的腥味让我瞬间做出了判断。

TOP

【一百七十一章 救】

  就在我眼前,这位被称为永生大王的脖子上被打出了一个血洞。如果不是怕误伤了我,如果他的头再低一点点,恐怕这一枪就应该从他的颈椎穿入,天灵盖飞出了。
  周围的环境立刻乱了起来,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宋成喜哗啦一声破窗而出,金叔兄弟俩一左一右扶助了这位永生大王,正在殴打钱教授的几个卫兵也停了手,呼啦啦的把三个人围了个密不透风。
  “别,别管我!护住他!”就在永生大王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被打的血流满面的钱教授已经飞扑了过来,两只泛着莹莹绿光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我的小腹上,一股感觉不同的尸气瞬间冲进了我的身体,稳稳地顶住了永生大王对我身体的侵占。

  看上去瞬间衰老了二十岁的钱教授缓缓站起,面对着对面几个人又惊又怒的面孔笑了“泉苾,你怎么忘了我也是正宗钱家人了呢?”
  “你~你~~你知道我是谁?”被称作泉苾的永生大王又惊又怒的指着钱教授“那还不跪下!”在他发火的同时,我感觉我的身体也在跟着抖动,好像我的身体里还存在着一个永生大王。
  钱教授咳了好半天,才又直起了身体“我是钱家后代,从辈分上来说是该喊你一声老祖。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草菅人命为害乡里,你忘了苏文祖上的教训了嘛?!”这几句话钱教授说的声色俱厉“你天纵英才,难道别人就应该为你的野心买单?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该放弃的是你!现在你的一半意识已经随着尸气留在了这个小伙子体内,你完了。”
  “胡说!”泉苾的脸涨得通红,一手捂着脖子上的伤口,一手怒指着钱教授“大不了我杀了他!取回我的尸气!凭你们想和我斗!早着呢!”
  “杀了我很轻松,不过嘛,我之前已经把全身的尸气都给了这个小伙子,你想完完整整的取回来,或者再用他的身体,怕是做不到了。”钱教授斜靠在手术床边,一脸轻松的看着对面的几个人。
  我知道他不是瞎说,自从他把自己的尸气送进我的身体之后,已经阻止了泉苾尸气对我身体的控制,我的下半身越来越热,脑子也越来越清醒。我开始慢慢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活动,等我能完全控制自己身体的时候,也许就是把泉苾压制住的那一刻。

  就在这气氛非常僵持的一刻,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宋成喜举着双手慢慢倒退着走了进来。他进来几米后,一支枪管才慢慢伸进了房间,一个无比熟悉的腔调也传了过来“小心啊,小心,哥哥我最近没怎么碰枪,手容易哆嗦,那万一走了火,大家都不好看了。”
  进来的是孙三炮,他右手举着一支半旧的步枪,那还是我们去救谭大壮的时候私自扣下的,左手握着两个手雷状的东西,就那么一步步的挪了进来。他探头进来看见我,立马咧嘴嘿嘿直乐“哎呦,四哥,好久不见。这是歇着呢?”
  我翻了个白眼,刚想回骂,发现他身后又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同样端着一把旧步枪的李瑾,另一个是大高个霍敏。霍敏手里还拎着一个蜷缩成一团看不清模样的中年人。
  三个人举着枪,慢慢的移动到我身边,李瑾掏出刀子刷刷的隔断我身上的皮带,随手把刀子递给了我,然后又把钱教授拉到了身后护住。我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就你们三个?”
  “四个。”孙三炮头都没回,满不在乎的回了一句。仿佛在应和着他的话,泉苾的头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红点,还闪了几下,我明白了,那是赵没影。
  “你们咋来的?”我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霍敏翻了个白眼“你是猪脑子吗?”边说边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我,我一看就乐了,是手机,我竟然忘了这个东西的存在。想来是赵没影打电话通知了他们,然后几个人根据手机定位找了过来。
  我们在这里闲聊,气坏了对面的几个人,金叔跨前一步,衣服像是风箱吹起来的一样鼓胀了起来,阴恻恻的说道“你们几个以为凭这几把枪就能走出去?”
  “nonono,你误会了,金叔”孙三炮嬉皮笑脸的举了举左手,亮了一下手里手雷一样的东西,冲着宋成喜努了努嘴“我们靠的是这玩意,不信你可以问问那位朋友。”
  宋成喜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那个东西很奇怪,不是手雷,爆开后会有粉末出来,我们的卫兵抵挡不了。”
  他们这么一说,我似乎明白了,钱教授和刘冰之前都研究过一种对尸气有极强干扰的粉末,想来现在是把它用在了这个地方。
  “老谭呢?他没来?”我问李瑾
  李瑾摇了摇头“这里是公海,他毕竟不方便,不过我们之前抓了这个人,也算给他个交代。”
  我这才扭头去看霍敏扔在脚边的那个中年人,他一脸委顿的蜷缩在那里,手脚都被塑料扎带死死捆住动弹不得,我端详了半天才发现,这竟然是鸡公山乡的毛会计!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惊讶的问道。
  霍敏没好气的用鞋尖捅了他一下“那得问对面那几个老头,怎么就把他从个村里扒拉出来,又给治好了,然后扔城里忽悠人去了。”

  “够了!”钱圣文早已经气的发抖了,本以为无意间发现的毛会计能成为一个奇兵,没想到对方轻描淡写的就给拿下了,如果再让这几个人这么走了,他还怎么面对身边的永生大王?想到这里,钱圣文猛地一挥手“拿下他们!”
  几个早就端着枪的卫兵哗啦一下拉开了枪栓,冲着我们就要开火。
  “躲啊!”我大吼一声,蹲下的同时双手一左一右把李瑾和霍敏按了下来,刚蹲下,成排的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了过去。孙三炮趴在那里大呼小叫“哎呀,说打就打啊,太没礼貌了!”他嘴上骂着闲街,手上可是没停,啪啪的还击着。我抢过李瑾的枪也开始抽空还击。
  不过要说最致命的,还得是赵没影。在开火的一瞬间,金叔和钱圣文就扑倒了泉苾,赵没影丝毫没有含糊的调转了枪口,屋里屋外那十来个卫兵根本不够他打,叮叮当当的打倒了几个,他就调转了枪口。虽然不知道他躲在那里,但从外面隐隐约约传进来的惨叫声中可以判断,这家伙已经控制了外面进入实验室的通道了。

  外面通道被控制,屋里又让孙三炮扔了几个粉末手雷,局势很快就明朗了。修炼已久的满身尸气这会成了泉苾他们最大的累赘,他们和我这个“尸气罐子”不一样,我连怎么用尸气都不知道,可他们想要反击就得用尸气,可这一用就得被压制,弄的怎么搞怎么不爽。
  等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发现钱教授靠在柜子上一动不动了,他刚才就已经把全部的尸气都过渡到了我身上,筋疲力尽的老爷子早就没力气跟着我们一起闪展腾挪了,一颗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子弹打进了他的胸口。他就那样静静的靠在那里,脸上还有一丝微笑,胸口小洞早已经不再流血了。

  除了钱教授,我们这边一个都不少,而对面能站起来的只有那三个老头外加一个大腿上挨了一枪的宋成喜了。
  永生大王泉苾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一脸阴沉的问我“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举大计成大事?你觉得我是邪恶的,可我觉得自己是伟大的。如果掌握了这项技术,我可以复制无数个爱因斯坦,无数个达芬奇,这对人类是多大的贡献,你知道么?”
  我撇了撇嘴“对啊,你还能复制无数个希特勒,无数个墨索里尼,无数个只听你一个人号令的超级战士。大叔,你表现的太明显了一点。”
  泉苾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你不能因为你的判断就毁了我这几百年的成果。”
  “毁个屁!”我蹦了起来,指着泉苾的鼻子“别说几百年,你这几年害的人少了?你这尸气本来就不是什么正道,指着害人坑人才能练起来。你们还拿来贩毒,害了多少人你数过吗?还好意思说几百年?我呸!几十年都多余!”
  “我可以让你来当这个大王!”泉苾的脸涨得通红“我把这一切都交给你,你来领导他们走向正途!”
  “不要。”我挖着耳朵摇了摇头
  “为什么?”泉苾一脸茫然
  我斜了他一眼“懒,外加心情不好。”
  泉苾和金叔三个人相互无语的对视着,这也许是他们听过的最无厘头的回答了

  “怎么着?别等着请了,自己走吧。”孙三炮肩膀上挨了一枪,又听了这么多没营养的话,早就不耐烦了。呲牙咧嘴的拿枪指着对面的几个人,从兜里掏出一把塑料扎带扔了过去。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泉苾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着。
  “就欺负你,怎么着?就欺负你了!怎么着吧?”孙三炮得理不饶人,枪口指着泉苾,歪着脖子一脸挑衅,李瑾和霍敏也站在他两侧,拿枪对着对面四个人。

  “我和你拼了!”泉苾身上突然绿芒大作,金叔和钱圣文稍稍一愣,也瞬间爆发出了满身的绿芒!三个老头瞬间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就在这个当口,三个人抱着一副必死的姿态猛的向着孙三炮飞扑过来!

  “小心啊!”我放声大喊,与此同时迎面向着三个老头扑了过去。不管是孙三炮、李瑾还是霍敏,他们都是为了救我而来,钱教授已经驾鹤西归,现在不能再有一个人离开了!我现在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只想着能为他们挡上一挡,也许这一下就足以就他们的命了!

  我的决心让我赶在了泉苾三人之前,轰的一声巨响,绿芒大作。我只觉得眼前一亮,便失去了知觉。

TOP

【一百七十二章 尾声】

  又一次醒来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白色,浑身上下又一次裹满了纱布,但这一次我的目光是冲着窗户的,外面高大的灌木和如茵的绿草让我知道我回来了,我安全了。

  谭大壮坐在我轮椅边的长凳上“四哥,我想转岗了。”
  “嗯?”我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刑警不是一直是你的梦想吗?”
  谭大壮挠了挠头“刑警是我的梦想,但刑警队长不是,我想转到一线缉毒去。”
  我愣愣的看着他“那会很危险啊。”
  “可是很直接啊”谭大壮憨笑“有些事情我不擅长,不如一线来的痛快。”他的话让我想起了我们在他CRV上的对话,还有他最近刚刚结束的调查。也许他说的对,那个拼杀在一线的他才是我熟悉的谭大壮,现在这个被种种琐事困住的只是谭海文而已。
  “决定了?”我递给他一支烟
  谭大壮接过烟点上,点了点头“嗯,报告已经批了,过几天就带队走。”
  我默默无语的看着他,没再说话。

  李瑾也走了,她说想要跟着于敏再历练几年,问我能不能等她。
  我没回答,我比她大了整整十岁,而且我现在只是个无业游民,可几年后的她也许已经成为了萨满的巫主。我应该拿什么来等她呢?等到之后,我又能给她什么?我回答不了这几个问题。
  李瑾似乎也没期待我的回答,静静的陪我坐了一个小时,然后起身,微笑着挥手离开。
  我默默注视着她的背影,已经齐肩的长发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女孩,也许她才是我没法回答的真正原因吧。

  又过几个月,我出院了。
  架着拐棍参加了刘冰和雅心的婚礼,婚礼是在孙三炮新开的饭店举办的,这胖子终于看见了了老丈人的笑脸,拿着他媳妇的陪嫁租下了以前社区服务中心的三层楼。婚礼简单但隆重,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指着雅心隆起的肚子取笑着刘冰的心急,一桌人其乐融融,但没有人去聊婚礼之外的话题,大家在下一世中还是在回避着什么。

  吃饱喝足,我跟赵没影慢慢的走向他的梅莺超市。刘冰和雅心已经把这里还给了他。不仅如此,还把后面的那套房子装修好了一并给了他。
  “两个学霸在一起,还是比我们更会赚钱。”我和赵没影调笑着。
  赵没影没接话,一直默默的低头走着,直到走到超市门口,才站定身体,扭头看着我“四哥,保重。”
  我没理他,笑着转身离开,边走边挥着手,把背影留给了赵没影和刚刚站在他身边的那个高个子女人。


  “故事讲完了?你就这么回来了?”身边的女人一脸倦色,显然这个故事没有勾起她太大的兴趣。
  “嗯。”我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太假了,没意思。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女人打了个哈欠“对了,明天孩子开家长会,你记得去参加一下,你闺女又惹事了,你老也不管……”
  我看着转身睡去的女人,苦笑了一下,伸手关掉了床头灯。房间里一片黑暗,我也平躺了下来,是啊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最近那个肖思的意识又有点想搞事情,得彻底把他炼化掉,否则这个身体用起来还是不那么痛快。
  想着想着,我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TOP

 【未结束和新开始】

  敲完最后一个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从3.26到8.13,将近五个月的努力,就这样画上了句号。无论会被如何评说,终于是告一段落了,心里还是有一种小小的解脱的感觉。
  作为一部网络文学,《东北诡事》的成绩不算好,截至到现在不到十六万的点击。但作为个人的第一次试水,我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凭着一时冲动写出了四十多万字的东西,也算是对自己有了个交代。
  比起取得的成绩,收获是没法衡量的。有热情书友的支持,有网站编辑的鼓励,还得到了几位知名大神的指点,这对我一个利用业余时间码字的不靠谱写手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认可了。
  肖思的故事告一段落,但写作的脚步不会停下,新的故事已经开启。稍事休息,2017.8.20,天涯论坛,莲蓬鬼话,《八仙饭店》和大家不见不散!
  届时还会有个小小的书友福利放出,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李狗嗨
  2017.8.13
  于山东济南

TOP

评论:作者开始写的不错,后面有些草率,尤其结尾。应该会有更有深意的结尾,也许作者也想过,甚至让人一度错以为是那个金姓国家为幕后黑手。不过最后估计考虑到影响还是算了,尽管这样还是留个尾巴,“我”还是不是肖思呢?

作者的《八仙饭店》也开始连载了,由于有大神提携帮助,要比这部处女作强一些。

TOP

楼主太猛了,一下贴这么多,感谢分享,辛苦了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