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南派三叔讲故事:吴家碎碎念(整理合集)

吴家碎碎念


1
“你还是去吧,难得家里的阿公也很想我们。”吴一穷有点恳求地看着吴三省:“不愉快的事情过去很久了。”
“老大,别说了,那几个老不死的不把我们家的地吐出来,老子一天都
不会鸟他们。”吴三省喝了一口茶。
吴一穷为难地看了看吴二白,后者啧了一声:“老三,要不这样,做个交易。”


2


“但说无妨。”吴三省心里暗笑,“不出所料,老二也中了我的套儿了。”吴二白点上一支香,放到香架上:“我们老祖宅,那间被砖头封死的房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吴三省闻言一笑:“我如果去,你就告诉我进入那房间的方法?”
“成交吗?”
“耍我我可翻脸。”


3


“那间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从房里出来,吴一穷问吴二白。
吴二白抓起一把米喂他院子里的鸡:“你小时候太老实,不像我和三省,喜欢到处乱转。我们家那栋老宅子原来的主人,非常奇怪。那老宅子里有些地方,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4


长沙山区。
“你刚才睡着了。”吴一穷死死抓着车窗上的把手。“没有。”吴三省说道。
吴一穷:“那我们的右后视镜呢?”
“不是在那儿嘛。”
“放屁!刚才被一辆皮卡蹭掉了。”
“没事,反正我也不倒车。”
“你做事总是那么吊儿郎当,一把岁数了还不改。”
“别瞎担心。”


5


“你不带嫂子出来,嫂子没意见?”吴二白泡上茶:“我看她脸色有些不好。”
“回农村她也不喜欢,而且小邪上大学不在她身边,她有些不习惯而已,很快就好了。”吴一穷就道。说完看了看一边拦车的吴三省,边上是他的老奥迪,撞在一棵老槐树上。车头还在冒烟。


6


“那是什么?”吴一穷指着老槐树,吴二白站起来,走过去看到老槐树被撞裂的树皮里,露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他凑过去,抠出来一颗——“铁砂子。”
“啊?树皮里为什么有铁砂子……”
“老树开花,这棵树是常铁树种的。”
“他是什么人?”
“就是卖给咱们老头子宅子的人。”


7


“我们从五岁就知道,我们家宅子里的树,里面都有铁砂。当年常铁树种过很多树,就是因为习惯往树皮里塞铁砂,得了这个外号。”
“为什么他要这么干,有什么好处?”
“铁树开花,比喻事情很难达成,老头子说,他怀疑常铁树一直在做一件非常非常难以实现的事情。只是后来还是失败了。”


8



三兄弟步行了十四公里的山路,终于到达了村口。天已经漆黑一片,进村之后,到处都是狗叫。
“我说了,这个村子没良心,只有狗有良心。”吴三省说道。吴二白道:“希望他们不记得你用鞭炮拴在他们爷爷的尾巴上玩的日子。”
“说的也是,这儿的狗基本上都是咱家那只‘少爷’的种。”


9


三个人来到村头树下的一个土包边上,里面就是‘少爷’。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三省说道:“老四,老一老二老三回来看你了。在下面少搞点母狗,别给吴家丢脸。”说完三个人都笑了,仿佛一下都回到了儿提时代。三个男孩和一只狗的日子。
“走吧。”一穷拍了拍他们,“还得收拾屋子呢。”


10


吴三省沉沉地睡去,吴二白坐在榻边上闭目养神,吴一穷拿着拖把在老宅唯一一间客房里拖地。
吴家老宅有很多房间,这一间是靠着路边的,人气最旺。里面的房间没有通电。在这样的夜晚,根本无法做任何事情。
搞完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吴一穷看着干净的屋子,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11


“你确定……你看到床上躺着两个人?”
“确定。你坐在床边上,老三在床上睡觉,盖着被子手露在外面。但是,我看从被子里伸出来的有三只手。除了老三的两只,还有一只好像是个女人的手。”
吴三省道:“真的就好了!你太困了幻觉吧。”
“应该不是幻觉。”吴二白说,“把被子拆开看看。”


12


“这被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吴三省脸色惨白。吴二白捏着被子里的棉花:“这些是人油,这被子裹过油尸。”
“油尸?”
“一种古尸,身体里的油脂在腐烂的时候溢出来,裹住了尸体,让腐烂停止,然后慢慢风化。”
“被子从哪儿拿的?”吴三省指了指角落,那边是一只老柜。


13


老柜里全是被子,有些已经被老鼠咬烂了。“这些都没问题。这些被子不是我们家的。应该是常铁树的。”说完吴三省看了看二白,“老二,难道这和那件事情也有关系?”
“应该是,咱们不是算过?”
“等一下!你们到底知道些什么?”吴一穷问。
吴二白就道:“这是老头子的考验。”


14


“老子什么都不打算教你,所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两个,老头子看我们是不是能入行,都让我们做过一个考验。”
“什么考验?”
“在这件房子里,有一间谁也看不见的屋子。是利用房屋的特殊结构隐藏起来的,我们必须在晚上,把这间屋子找出来。”
“啊?这宅子里有这样的屋子。”


15


吴二白点头:“老三用了三天,我用了十分钟就找到了那屋子。”
“哎,别臭美,不是你说的那样。”吴三省立即道。
吴二白就点头:“对,并不是我如何,只是因为我在考察之前,就已经发觉了这屋子的存在。所以老头一说我立即知道了,后来老头子不让我入行,说我眼力太高,容易冒险。”


16



“不过,老头子没想到的是。其实我在发现那屋子的几个小时后,已经找到了进入那屋子的方法。只是那时候我胆子不大,不敢进去。”
吴二白道:“考察完了之后,我问老头子,那屋子到底有什么。老头子不说。这时候我才决定一定要查个究竟。我就找了个胆大的。”与此同时吴三省举手——
“我。”



17


“我进了那个屋子,但是我不知道,那个常铁树到底想干什么。”吴三省点上烟:“你别琢磨了,看到那屋子里的东西,你会疯的。”


18


吴一穷炒了三个小菜,盐都放多了,老头子们吃得直皱眉头。不过酒多了之后,咸不咸的也无所谓了。吴三省把家里的几个阿公灌得七倒八歪,吴二白抱着一个不知道多远亲戚刚周岁的儿子。
逗着孩子看自己喂鸡。
吴一穷脱掉围裙上桌子接老三的酒口,但是脑子完全不在酒桌上。


19


吴二白把两个人都翻到床上,整个屋子酒气冲天,这两个人是二白和本家的几个亲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扛回来的。
吴二白和亲戚告别,关上房门,回头看吴三省已经坐了起来。点上烟:“行了,酒喝完了,该你兑现诺言了。”吴二白看了看老大:“老大确实多了吧。”
“他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


20


吴二白拿着手电在前,吴三省背着被子在后面。两个人推门出去,轻轻把门带上。往老宅的深处走去。下一秒钟,吴一穷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稍微定了定酒气就偷偷跟了上去。


21


吴一穷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座他小时候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宅子,在午夜看起来是那么恐怖。惨白的月光投过窗纸早已全部腐烂的花格窗,透在走廊上,一路过去。似乎结了一层冰霜一样。
老二走得很快,尽头的手电光越发微弱,让他觉得一阵阵的恐慌。


22


眼前是一面毫无奇怪的砖墙,从对面阁楼上照进来的月光,照在这面墙上,印出两个人影。
“快告诉我,当年你是怎么把墙打开的?里面的那三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吴三省问道。
吴二白摸着墙面:“你不想最后再猜一猜?”
“猜了十几年了。早没这个心思了。”吴二白笑了笑:“那你看好。”


23


里面是一间非常简陋的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泥地散发着一股潮气。只有三只非常大的老水缸,水缸比人都高。
“人呢?”吴一穷打着打火机,他看着吴二白的手电灯进了这个房间,结果人怎么一下就没了——难道爬到水缸里去了?


24


吴一穷趴在水缸边缘,用力用腋下卡住,双脚贴在缸壁上,把打火机往水缸里探去。他看到了水缸里,有满满的一层灰白色油膏,白油膏里裹着一团棉絮一样的影子。好像是一棵什么植物。
油膏已经毫无味道,他用手摸了一下,和石头一样硬。


25


吴一穷没有意识到,房间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地关上了。他跳下水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四周已经找不到入口了。打火机的光,照出四面一模一样的墙壁。


26


吴一穷爬上第二只水缸,把打火机往里面探去,这时水缸还是一样,但是油膏中被挖了一个大洞。洞口的边缘也已经硬化了,看来被挖开了相当长的时间。
他蹬着水缸的壁爬进了缸里,踩了一脚,似乎很结实,就放心地踩了下去。瞬间,油膏的表面裂了,他一下被捂进油膏里。
他立刻抓住了缸壁。


27


吴一穷想爬上去,就在那一刹那,他一下感觉自己的腿好像被很多很多的手同时抓住,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往油膏里拽去。打火机掉了,四周一片漆黑,他无比的惊恐,死死抓住缸壁。
感觉油膏竟然伸出了无数的手,死死地把他拽住。
“救命!”他终于大叫起来。


28


澡堂子,二白给吴一穷背上搓背。“这些真的是人的油。”二白点头:“是,都是年轻女尸的脂肪。”
“那么一缸要多少人?”
“两千人左右。那时候生活不好,人没那么多油水。”
“那些油里面到底裹着什么东西?”二白笑笑:“我大概知道,不敢肯定,你洗完我和你说。”


29


“油脂中种的,是一种草。这种草根据山海经中的记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在地上只能存活一个季节。常铁树一直在研究,让这种草开花结种子的方法,因为这种草的种子太珍贵了。所以这样的实验十分困难。他一辈子也只找到了这三棵,已经倾家荡产,死后只能卖了宅子抵债。”


30


“他把马上就要枯死的草浸入到人油之中,希望找到办法之后,再把这些草弄出来,重新种活。可惜,他到死都没有找到让它开花的办法。”
“这草种出来有什么用处,为了赚钱吗?”
吴二白摇头:“这种草民间叫做虻人草,我不知道有什么效用,但是在古代的丹方里,经常提到这种草。”




31
尾声
三只大水缸被抬了出来,堆在了广场之上。人油和着稻草熊熊燃烧,和尚们在一边念经超度,三兄弟在一边默默看着。
剧烈的火焰好像无数的少女,在红色中舞动狂欢。“一定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吴一穷想,“这个故事说给儿子听,儿子肯定不会相信的。”




【完】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缅甸万丰国际官网www.wf2229.com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