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11 南派

雾琅花渣骑在马上,小张哥就被当成行李挂在马屁股上,追上队伍之后,很多人看着他用头巾蒙起来的眼睛。他们在队伍中慢慢的(地)行进,小张哥得以近距离的(地)观察每个人。

雾琅花渣不敢做出任何的举动,刚才的那个瞬间,他动了杀心,同时正面看到了小张哥的动作。在那个瞬间,他屁股后面挂着的这个男人,整个躯体犹如妖怪一样扭曲了起来。

而几乎是同时,他看到了那个男人在笑。

就是那张在高速运动中狰狞的笑脸,让他明白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这是两种生物之间的强弱悬殊。他以为自己在绝对优势,而别人似乎只是用杂技应付他。

“你真的不知道新娘藏在哪儿?”小张哥找了一圈之后,默默的(地)问雾琅花渣,后者摇头:“大爷,我们是安保队的,给乡绅做做护卫,平时打打猎。送亲的细节都是新娘的家眷在做。”

“他们就没有提醒你们特别要注意什么么?”

“没有啊,队伍这么长,前面的觉得新娘在后面,后面的觉得新娘在前面。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新娘不见了。”雾琅花渣的眼睛疼的(得)直抽搐。

小张哥换了个舒服的躺法,仰面躺在马屁股上,看着头顶的黑暗,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翻起来,看向四周的黑暗。

“往边上走。”小张哥说道,“灭掉火把。”

“怎么了?大爷。”

“还有另外一只(支)队伍。”小张哥说道:“刚才追我的人,有一批人我没有在队伍中看到。”

要隐藏的最好的方式,不是把人隐藏在人群中,而是在彩灯和锣鼓喧天之下,在黑暗中平行前进的另一只(支)队伍,这只(支)队伍,没有火把,脚步声隐藏在锣鼓中,躲在彩灯照亮长龙的阴暗处。

雾琅花渣慢慢的(地)离开队伍,把火把在泥巴中熄灭,往黑暗中斜插进去。马小步往前进入到丛林深处,慢慢的(地),果然他们都听到了轻微的马蹄声。

雾琅花渣慢慢靠近,就看到一群披着蓑笠的阿匕人,在黑暗中默默的(地)前进,马带着封口,马蹄上都包着草垫。其中有一批马上,坐着一个带(戴)着头冠的女孩的影子,应该就是新娘了。

这里黑的(得)一塌糊涂,领头的似乎非常熟悉道路,所以人和人,马和马都连着。

小张哥接(借)着夜光看到的都是模糊的影子,所有人都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觉得像赶尸一样。

雾琅花渣的马术非常好,马靠近的时候,声音很轻,到了队伍附近,完全是在摸黑,小张哥一下扯掉自己的捆绑绳子,轻声对雾琅花渣说道:“在这里等着。”

说着翻身下马,凭借着印象,一路混进队伍中,在几乎完全漆黑的环境中,几个腾挪,来到了新娘的马边。

所有人都往前僵直的(地)走着,他翻身上马,一边捂住新娘的嘴巴,一边压住新娘的双臂,用极其轻的声音说:“我来救你。”

他对于人的肢体观察非常的细微,所以对于新娘的身高体态有很深的记忆,即使只是短短的闹市一瞬间,他也记得很清楚,他的手卡住双臂之后,发现没有像他估计的,卡在腰部的位置,反而卡在了两个玲珑但是丰满的胸部上。

他楞(愣)了一下,心说怎么矮了,又摸了一下,刚才新娘的胸部在衣服中几乎看不出来,但是这个胸部,手感很好,就像厦门的大包子,有弹性,而且形状非常可爱。

“你摸够了没有?”新娘低声说道。

小张哥楞(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忽然一个激灵:“张海琪。”

“放手,这么大了还摸亲娘的奶,***还小。”张海琪轻声说道。

“你怎么在这儿?新娘呢?”

“掉包了,老娘办事还要等你?”张海琪用四川话说道:“现在老娘就是新娘,你给我下去。我带着你这么大个拖油瓶改嫁,连门都进不了。”

TOP

12

不记得年头的一年,张海琪带着小张哥洗澡,小张哥此时已经有一米七左右,比张海琪还高了。张海琪旁若无人的光着身子进来,腰肢清晰的划出一道新月一样的曲线。摇摆着解开当时还扎着的长发。

头发披到雪白的肩膀上,娇小的身躯非常匀称,漂亮的(得)犹如精灵一样的少女,眼神中却是无比的成熟妖娆。

张海琪的身体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她的肌肉很发达,但是都藏在柔软的皮肤下面,骨骼很小,所以身体看上丰满但是娇小。走路的时候,该抖的地方都会抖动,不会让人有僵硬的感觉。

小张哥那天第一次觉得张海琪的身体有些刺眼,就在昨天,或者一周之前,甚至是早上,他都不觉得这具肉体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不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这就是女人么。

小张哥脑海里第一次,女人这个词语,有了特殊的意义。

现在小张哥醒来,张海琪给他的青春期带来的,真是崩溃一样的后果,肚兜,光膀子,裸体穿着围裙做饭,厦门的夏天很热,张海琪带着精灵一样带着极强性吸引力的肉体,和大爷一样生活习惯,让小张哥的脑海充斥着泥石流上的一弯彩虹。

很长一段时间,小张哥看到身材娇小的女人,和大爷,会出现一样的反应。

他记忆中还有一次,张海琪哭的(得)非常非常伤心,那是她以为小张哥已经死去的时候,小张哥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从训练的山中走了三天回到了张海琪的身边,张海琪第一次哭了出来,虽然第二天张海琪还是恢复了以往所有的各色,但那一天的眼泪,支撑小张哥到现在。

在那个之前,没有任何人为他哭过。

那天晚上,张海琪搂着浑身是伤的小张哥,紧紧没有放手,张海琪睡的(得)很香很香,但小张哥靠在张海琪丰满的胸口,眼睛瞪大到了天亮。

厦门的夜晚海风从窗口的浦席吹进来,虫鸣,海浪,月光,他记得每一个细节,也记得张海琪长长的睫毛,脖子上的曲线,那手臂上感觉到丰满,最可怕的是,那天晚上,睡着睡着,两个人都变得滚烫起来。张海琪脸上的红晕和泪渍,让呼出的气息都变得香气袭人。

在抱着张海琪的瞬间,小张哥脑海里走马灯一样的(地)狂奔过所有的过往,张海琪也没有强行把他的手掰开,轻声说道:“乖啊,回头娘给你娶媳妇,你和你媳妇琢磨去。”

小张哥这才把手松开,往四周看去,边上的锣鼓喧天,似乎没有人听到刚才的动静。就把(手)伸了过去,张海琪在他手里里写了:“你远远跟着,静观其变,不要添乱。”

小张哥偷偷下马,原路返回到雾琅花渣的边上上马,后者就问他:“什么情况?”

“新娘是我妈,你说什么情况,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小张哥楼主(搂住)雾琅花渣的腰部,意犹未尽的(地)摸了几下。长叹一声:“哎,我干嘛这么听话,多摸会就好了。”

雾琅花渣面红耳赤的(地)回头:“大爷,我是正经猎户。”小张哥看了看黑暗中,说道:“走,我们去把刚才的道士找回来。”

TOP

13

何剪西捂住鼻子,看着眼前的人,小张哥他们去南疆已经有一周了,他总算等到了张海琪让他等的那个人。

来人是一个大约30多岁的中年男子,背着一个很大的背篓。背篓中有一捆草席子,他搬了出来,放到何剪西面前的长方形大茶几上。

这就是南洋档案馆重建之后的001号档案,何剪西给来人倒了一杯水,检查了那个人的火车票,确实是从南疆来的。张琪海特别关照,南疆肯定有事发生,存下来的钱收购档案,尽量只收南疆方向的东西。

草席子似乎在地里埋过,发出土星子味和剧烈的霉臭味,何剪西看那30多岁的中年男子,穿戴倒是整齐,只是皮肤黝黑,看似常年日晒。双眼浑浊但炯炯有神。他咽了一口吐(唾)沫,努力镇定问道:“咱们开始吧。”

中年人茶喝了三口,才放下茶杯,一口西北官话:“马尾山在贡榜的边上,猎户打猎,4年前猎到了第一只野猪,刨开之后,胃里出来的这个东西。”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何剪西接过来一看,那是一块奇怪的骨头,骨头上全是奇怪的暗红色疙瘩。

他接过来的瞬间才发现,骨头很重。

“猎户整天打猎,杀的东西多了,这块骨头,从来没有见过,没有动物长这种骨头。”中年人继续说道:“马尾山是内陆,没有湖,没有河只有泉水,这块骨头一直被放着,一直到后来有一个鬼佬到马尾山修教堂,他看到了这块骨头,和我们说,这是一块长人骨。山中有一个长人。野猪肯定是吃了长人的尸体。”

长人何剪西从来没有听说过,应该是传教士翻译成中文的自己的翻译方式。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陆续打到野猪和狼,肚子里都有这样的骨头,一块比一块奇怪。”中年人说道:“猎户们很害怕,开始把收集到的骨头,都开始拼起来,他们想知道,山里到底有什么。但是他们越拼,越害怕。”

中年人把桌子上的草席子摊开,何剪西看到了草席中全部都是碎骨头,如今被人用泥巴粘了起来,形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那是一根脊椎骨头,但是脊椎骨的骨节,远比他见过的任何动物就要长,中年人把七八断脊椎骨拼接起来,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大概三米多长的脊椎。

何剪西后退了几步,他一开始以为是一条大蛇,但是中年人又拼接出了一根腿骨,腿骨非常长,超出所有何剪西见过的生物的骨头。

这是一个人形的东西,身体非常长,手脚也极其长,看着就像竹节虫一样。

“这就是长人?”何剪西倒吸了一口冷气,中年人说道:“现在马尾山人心惶惶,很多人都开始出走了。猎户也不敢进山了,我出来买枪,准备和几个兄弟一起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东西,到底是从哪儿出来的。”

何剪西看的(得)手脚冰冷,看中年人看着自己,才把报酬给他,心说:这两个姓张的,每天就一直面对这种事情么?

TOP

14

雾琅花渣在林子里不停的(地)寻找,黑暗中,血从他的伤口不停的(地)流到脸上。

他倒不是怕自己的眼睛瞎掉,而是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身后的人已经靠在他背上睡着了,这个人行为归(过)于乖张,事后把他灭口,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但他又不敢轻举妄动,这个人的能力超凡,他没有信心可以真正暗算他。

“你的心跳很快哦。”就在雾琅花渣忽然起了杀心,想奋力一搏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让他犹如跌入冰窖,瞬间所有的杀心都消失了。

他身后的小张哥则觉得事情越来越奇怪,刚才进百乐京的时候,一切都还是正常的,怎么一下子,这个正常的送亲队伍,就变的(得)那么诡异,这里的人行事都是那么的乖张么?

小张哥只喜欢自己被人看不懂,不喜欢看不透别人。

他不相信巧合,刚才和张海琪走在路上,他有点心猿意马,有点过于激动,现在冷静下来,那个新娘下来咬他,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毕竟整个闹市只有他的行为乖张,吸引了新娘的注意力,他不是一个命运,只是偶然顺便被选中的一个人。

新娘非常绝望,在街上随便找了一个救命稻草。

但他哪里长的(得)像救命稻草,他刚才在街上看上去就是一个变态。

如果不是这样,事情就变得很夸张了,他不相信随便遇到一个新娘,就能够对他的纹(文)身有反应,反推事情,让这件事情合理的唯一方式,就是百乐京的所有人,都认的(得)这个纹(文)身,族长在这里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想着他就问雾琅花渣:“哎。”他从雾琅花渣的腋下把身子探过去,拉开自己的衣服,打起火折子,照亮自己拉开衣服的胸口:“你们这儿的人认的(得)这样的纹(文)身么?”

雾琅花渣看了一眼小张哥的胸口,看到了纹(文)身,几乎是瞬间他的脸就白了,小张哥立即知道了答案,就看到雾琅花渣停了马,跪了下来:“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大爷这么厉害,我早就应该想到大爷是飞坤爸鲁的人。”

“飞坤爸鲁?”小张哥想了想。

爸鲁是勇士的意思,是神话中的称呼。

小张哥下马,穿好衣服,“你们这儿的人都认识我们飞坤大爷?”

“这里整个十里八乡,供的都是飞坤爸鲁,信众都在胸口纹(文)这个样子的纹(文)身,有不平的事情,找他们,飞坤爸鲁就可能会出头。”雾琅花渣低头说道。

“啥?”

小张哥摸着下巴,“宗教领袖?”他眼睛发光,“族长不愧是族长,不仅已经在这里开宗立派,竟然宗教都有了。”

一切都可以解释了,小张哥摸着后脖子,“那你们飞坤爸鲁有神龛?”

“有庙,有好多庙。”

小张哥几乎要笑了出来,“我以为张家已经完蛋了,原来,张家连庙都有了。”

他看了看远处的送亲队伍,心中只想抛下这一切,立即去庙里看看,但张海琪还在队伍中,他皱起眉头:“那这个送亲的队伍,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雾琅花渣忽然说道:“对了,这个新娘,今晚就要在一个飞坤庙里过夜。”
1

评分人数

TOP

感谢分享
请多指教!

TOP

莫明奇妙的到底说的啥呢。和张起灵没关系啊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