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意外》杀手怕啥?小偷怕啥?--作者:亮亮

本帖最后由 化不肥 于 2018-5-31 17:22 编辑

扫描:@篱子


手打&校对:@不谙_

1.请不要在年底杀人


每逢年底警方严打,大到毒贩小到扒手,各行各业的犯罪分子都会偃旗息鼓,按理说杀手也不例外。可大飞为了挣钱买房,不得不顶风作案。


通过中间人牵线,果然有客户打来电话跟大飞进行业务沟通,并最终达成合作意向。


说实话,年底雇凶杀人大多是因债生恨,大飞深谙此道,所以在价格上也没咬得太死,未了儿同意对方先付一万元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尾款四万。



此时此刻,大飞匍匐在居民楼的楼顶平台上,架起的狙击枪正指向街上过往的行人。伸出楼外的枪管,被他挂上了花裤衩以作掩饰,乍一看去很像是晾着衣服的晾衣架。如今寒冬腊月,楼顶风大,那花裤衩被吹得猎猎作响,大飞亦是顶风而卧,整个人一动不动,生怕暴露了行踪。


当然,他的谨慎小心不止于此,在美剧里,狙击手等候猎物时常会吸烟打发时间,而遗留在现场的烟蒂往往成为警方破案的线索。大飞通晓其中的利害,不要说抽烟了,就连从鼻孔里淌出的鼻水他都拼命仰着脖子力图回流,生怕滴到地上留下痕迹。


正在饥寒交迫之际,目标人物终于现身。只见对方身着黑色风衣从远方迎面走来,直走到马路沿儿才驻足,自然是在等交通灯变绿通行。


趁这空当,大飞赶紧举枪瞄准。


他没有瞄头,因为子弹打进头颅的瞬间会血肉模飞。他瞄的是胸口,这样一旦中枪,目标身上的风衣会阻碍鲜血溅出。他甚至打算等绿灯亮时再开枪,因为那时候行人都忙着过马路,没有谁会在意目标中枪倒地,而枪管上加装的消音器则可以使开枪变得无声无息。


终于绿灯变亮,路两侧的行人开始穿行过街。大飞瞥了一眼系在电线杆上用来测风速的红领巾,然后赶紧调整狙击枪的精准度。瞄准镜里的十字准星随着目标人物的步幅慢慢移动,等到对方走到路中央时,大飞突然扣动扳机,子弹迅如闪电破空而出,夹杂着呼啸的风声直向目标射去。


李白有诗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陶潜亦有诗曰: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大飞虽算不上知己,那雇凶的客户也不是君子,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却是杀手一行的服务宗旨。他这一枪打下去,只等对方毙命倒地自己提枪走人。


所谓: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可没想到的是意外发生了,只听啪的一声玻璃破碎,大飞忙抬眼看去,却见原本停在斑马线外的面包车竟然无视过街行人硬闯红灯,他这一枪正好被面包车车窗挡住,当时玻璃就碎了一地。


大飞大惊失色,赶紧伏下身子隐蔽,本以为面包车主会下车查看,不想对方非但不停车反而猛踩油门冲散人群一路狂奔而去。


经此一闹,路上行人皆是一愣,大飞瞅准时机,准备对目标人物再补一枪,正要瞄准时,忽然看到一名民警朝事发地点跑去。想来是刚才面包车闯红灯冲散人群的事情引起警方的注意,抱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警惕,大飞忙又伏身隐蔽。


只是这次隐蔽得匆忙,一不小心把挂在枪管上用来遮掩的花裤衩碰掉,待伸手去抓已然不及,就看那裤衩乘着烈风张扬开来,仿佛高尔基笔下的海燕,直朝楼下飞去!


大飞深恐自己暴露,赶紧撤了狙击枪,拆卸成部件装进大提琴盒里,准备撤离。


他为人谨慎小心,离走前又检查了一番,生怕有东西遗留在现场。


这不摸不要紧,一摸吓一跳,手机不见了!


客户的联系方式全存手机里,手机如果掉了,他日完成暗杀可怎么跟客户索取尾款?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9.当毒贩最憋屈


老王深知自己认错了人,联系不到客户就要被剁指,然而这还不算什么,现在最大的麻烦是遭到了杀手的伏击。眼见自己唯一的手下被打死,老王气急败坏,当即摸出手枪,匍匐到窗台下准备与之对射。无奈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刚一冒头又是一声枪响,直吓得他缩回脑袋不敢妄动。


就在这时,小辛已连滚带爬跑出屋子。老王瞧在眼中,早就恨之入骨,深知此人朗晓了自己毒贩的真实身份绝不可留在世上。无奈外面有杀手不断放冷枪,逼得自己不敢起身去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辛逃走。


正是进退两难之际,突听外面枪声再响,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枪响后紧随而来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整个夜都寂静无声了。


又等了片刻,再也听不到枪响,老王心中纳闷,壮着胆子探出脑袋四下张望。


这不望不要紧,一望可吃了一惊,只见对面楼底草丛里似乎躺着一人,明显是从楼上摔下来的。


老王下意识猜到死者就是刚才开枪的杀手,至于摔死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自己躲得太隐蔽,对方为了追求射击角度一不小心失足摔下楼来。


老王长吁口气,自我庆幸的同时亦不忘杀小辛灭口,当即拿着枪直追了出去。


顺着楼梯而下,跑出楼道,便见小辛的身影就在马路对面,之间相隔不足百米。而小辛好像觉察出了自己追来,更是发足狂奔。就在这时,前方居民楼里走出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小辛见他如见救星,当即大声呼救。


老王怕小辛的大喊惊扰了周围熟睡的居民,于是脚上加力,只恨自己不是超音速。


那小辛呼救一声未平一声又起,可谓重章叠唱,余音不绝。老王深知若再不开枪只怕一发而不可收拾,于是原地站定举枪瞄准。


不巧,英雄所见略同,未等老王开枪,那戴鸭舌帽的男子已抢先一步,对着小辛的胸口啪的就是一枪,这倒把老王看愣了,心中揣测开枪者是何方神圣。


就这一愣神的工夫,戴帽男子又朝老王啪啪连开两枪。老王沾了黑夜穿黑衣的光,站着不动硬是没被打中,遂也拔枪反击。


于是,他二人就在这大街上摸着黑你一枪我一枪地对射起来,既互不相识亦互不示弱。结果毒贩到底没有杀手专业,虽然天太黑谁也打不到谁,但几枪下来,老王还是吃亏在了弹药不足上,待发觉时后悔不已,忙悄悄撤退。


他和手下原本是开面包车来的,因为之前毒品交易被警察盯上,所以这次特意把车牌卸下,并等到晚上交警下班后才敢驱车前来。由于没有车牌即便被路边的摄像头拍着也没关系。即便如此,老王还是留了个心眼儿,把车停在距离小辛两条街的路边,然后下车找了饭馆先吃饭,等到夜深人静了这才悄悄摸黑上楼登门拜访。而他此番撤退便是赶往停车地点。


他跑的过程中,就见沿途不断有黑蓝色的依维柯驶过,一辆接着一辆少说不下七八辆,但所有车都闭着车灯摸黑前行。老王心中好奇,不由得驻足观察,趁着月光只见那黑蓝的车身上竟然用白漆涂着110特警的字样,登时吃了一惊,随即明晓:一定是刚才枪声惊扰了居民,有人打了报警电话。一念至此,更是吓得一身冷汗两腿发软。


不想他看见警车的同时,警车里的特警也看见了他,跟着就有一辆立刻停靠在老王身边。


老王心思当警察的都有火眼金睛的本事,擦肩而过便能识破犯罪分子的身份,误以为是要下车抓捕正准备束手就擒。结果对方只是摇下车窗探出脑袋询问:“同志发生什么事了?”
老王一愣,一时不知所措。


特警见他如此慌张,登时明晓,直奔主题道:“是不是前面发生枪战了?”


老王忙不迭点头:“是!是啊!死了好多人了。”


特警大惊忙问枪击地点。


老王抬手指向自己跑来的地方。


特警得了指点感激不尽,好心叮嘱道: “这一区域警察办案,速速离开以免误伤!”说罢指挥车辆浩浩荡荡向枪击地点驶去。


那杀手连开了几枪,不见还击,误以为对方中枪身亡。他从事杀手职业已有四五年,却从未像今夜这般大开杀戒,真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杀到兴起处,登时生出陈真脚踢虹口道场、叶问莓打日本鬼子的英雄情怀,一时没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于是站在大街上仰天长啸:“还有谁!还有谁!”


他话音刚落,四下里便有知音回应。


“在这里!在这里!”


“不许动!不许动!”


杀手一愣神的工夫,刺眼的车灯突然亮起,从四面八方照向自己,然后配合着刺耳的警笛声,六七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长枪围将上来。



老王只听到嘈杂的呐喊声却没听见枪响,想来那杀手贪生怕死缴械投降了。按理说特警抓了杀于自该收队,可眼下听那警笛长鸣脚步声凌乱,特警们好像非但没有收队的意思,反倒像是在四下搜捕。


老王一怔,随即明白,一定是杀手被捕后没看见自己的身影,抱着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念头把自己供出,现在特警们正在到处抓捕自己。


一念至此,老王赶紧连滚带爬跑回面包车上,不等热车,点着了发动机猛踩油门便要驶离此地。不想那车轮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整个车子碰的一声,跟着熄了火。老王一愣,再次发动车子依旧如此。他这就好奇了,下车察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吃了一惊:车底的四个轮子竟被人偷走,轮轴是用砖头高高垫起。


老王登时火冒三丈正要破口大骂谁这么缺德,也就在这时,特警们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END------------------------------------
请多指教!

TOP

8.当小偷不容易


小辛深知第一枪虽没有打中自己,但第二枪也许就没这么幸运了。所以当枪声再次响起时,小辛赶紧俯身卧倒。


只见那穿白衣的脑袋开花流了一地的血,显然已经死了,穿黑衣的虽然没流血,但看他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辛明白真正的杀手已经现身,眼下穿白衣的毒贩已被打死,他是因自己而被误杀,所以这笔血债八成也要算在自己头上。


先是前脚得罪了杀手,跟着后脚又连累了毒贩,小辛深觉自己这小偷干得不容易啊。当然现在还不是抱怨时,与其躲在屋里坐以待毙,逃出生天才是首要的事情。思来想去终于决定仗着身材的先天优势,施展出土行孙的绝技,于是就地打滚,直滚到门口这才壮着胆子,起身弯腰夺门而逃。


冲出屋子,贴墙急走,不敢丝毫懈怠,就听枪声又响,回首一瞧,只见那穿黑衣的毒贩竟贴靠窗台拿着手枪准备朝外射。小辛也管不了他们之间黑吃黑,光顾着自己逃命。沿着楼梯往下跑,不一会儿便到了楼底,却不敢冲出楼道,生怕成了活靶子,索性缩在里面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第四下枪响,小辛探出脑袋循声望去,便见漆黑的夜里一个更黑的身影从对面楼顶的平台上翻身而下,生硬摔在楼前的草丛里。


从对方摔下的位置不难猜出那人就是埋伏暗处朝自己射击的杀手。于是蹑手蹑脚走上前去察看,只见他摔得满脸是血,但从身形分辨,确定是自己下手偷去手机的失主。再仔细一看,竟发现死者眉间被子弹打了个窟窿,不由得敬佩起毒贩的枪法,硬是用手枪打出了狙击枪的效果。


正寻思时,突听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可吓了一跳,只见那穿黑衣的毒贩拿着手枪一脸凶相地冲出楼道直朝自己奔来。不用说,肯定是顾忌小辛知道了毒贩的身份,也是来杀人灭口的。


这刚躲过杀手的灭口,又赶上毒贩的灭口,真可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而眼下深更半夜地处偏僻,四下空旷无人,即便想大声呼救也没有听众。


正要打算继续逃命之际,忽然旁边居民楼的楼道里走出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


小辛见他如见救星,也顾不了许多,一边高喊等等,一边朝着他跑过去。


不想对方听到呼唤,非但不驻足反倒走得更急。


小辛深知自己生死就在一瞬间,终于扯着嗓子高呼:“杀人啦!救命啊!”那凄厉的喊声在空旷的大街上回荡,久久不息。


也许是被小辛真诚的呼救所感动,然后就看到那戴鸭舌帽的男子终于停下了脚步,他非但停下脚步甚至还转过身子。


小辛像是看到了生的希望,急切地呐喊:“快报警,他有枪!”


话音刚落,那人竟然也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辛砰地就是一枪,然后朝地上啐了口唾沫,骂遭“妈的,这么嚣张,追着我喊,就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杀手!”
请多指教!

TOP

7.当杀手有风险


大飞深知手机落到民警手里,就别想再拿回来。如此这样,非但无法索取尾敖,就连自己也可能被警方盯上。


他越想越是憋火,终于没忍住,提着装枪的琴盒,摸黑来到小辛的住处。直接爬到对面屋顶的平台上架起狙击枪瞄准了小辛家的窗户。


没想到的是,这深更半夜的小辛不是一个人在家,同屋的还有两个人,分别一身黑装和白装。大飞认定是小辛请来的警察保护,犯罪分子勾结警察人人得而诛之,于是杀心更重。


谁想那两人视小辛为沛公,纷纷化身成项伯一左一右以身翼相蔽,正好挡住了射击角度。


大飞没有项庄的优柔寡断,看那穿白衣的显眼,朝着他砰地就是一枪。


大飞怕对方身着防弹衣,这一枪自然是瞄头,枪响的下一刻,白衣人哼都没哼一声顶着满头的鲜血直接仰倒在地。旁边穿黑衣的受了惊吓,当即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就这空当,大飞推膛换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眼睛再透过瞄准镜时,准星已然停在了小辛的眉间。


按着扳机的食指正要发力,却听砰的一声枪响自身后发起,然后就看到瞄准镜里的小辛应声倒地。


大飞愣了半晌,这下才反应过来开枪者另有其人。难道除了自己,还有别人和小辛有深仇大恨,也非要在今夜杀之而后快?


正寻思时,意外发生了,就看本来倒地的小辛忽然一骨碌爬起身来弯着腰冲出了房间。


大飞来不及多想,一边暗骂那开枪者手臭,一边再次举枪瞄准。可是这次未等举起枪来,就听身后枪声又响,紧跟着自己的手腕一阵剧痛,端在手里的枪一下没拿住直接摔掉到地上。


大飞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躲在暗处的枪手是在瞄自己,他一枪不中之后这又补的第二枪!


想到这里,果然看到黑影中走出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虽然帽檐压得很低瞧不出模样,但那身打扮确是杀手无疑。


大飞知道自己中了同行的埋伏,登时面如死灰,放弃反抗。


大飞:“挺利索的。”


杀手:“我也读过杀手守则。”


大飞:“咱们这些杀手可真有意思,老在天台埋伏。”


杀手:“我不像你,我诚实守信,不会黑客户的订金。”


大飞:“我没黑客户的订金。”


杀手:“什么意思,当我上来看月亮?”


大飞:“给我一个机会。”


杀手:“你一直不开机,怎么给你机会?”


大飞:“我以前手机被偷没得选择,现在只想找回手机澄清自己。”


杀手:“好啊,你跟我说,我会把你的遗言带给客户,看他信不信。”


大飞:“那就是让我死!”


杀手:“对不起,我是杀手!”


说着他倒退一步,对着大飞的眉心砰地就是一枪,然后大飞整个人从平台上倒翻了下去。
请多指教!

TOP

6.毒贩最怕得罪客户


自从上次毒品交易失败,老王心里憋火。按理说那天差点儿被捕完全是因为客户自己暴露把警察引来,没想到的是客户竟先倒打一耙反说是老王惊动了警方才使得毒品变易被迫中断,并因此拒绝生意往来。


贩毒集团的董事长获知此事,勃然大怒,由此怪罪老王,非要剁指以示惩戒。这可吓得老王屁滚尿流连连对天发誓,跪地告饶,乞求领导再给三天时间,承诺自己一定找到客户解释清楚挽回生意。


虽然董事长大人最终应允,但话又说回来,真想找到那天准备购买毒品的客户谈何容易。要知道从事这种交易的,买卖双方都很谨慎,联系方式往往只限于手机通话,所用的手机卡也都是新卡,一旦发生纰漏,便立刻弃卡断绝往来。


如此一来,不要说和客户解释清楚,就是找到客户都是难于登天。


不过幸好,那日警方实施追捕时,老王和他的手下曾远远看了客户一眼,而老王的手下又是素描高手,次日便凭着记忆画了画像,托付道上的朋友四处打听。


很快得来消息,画像之人乃是本地的一名小偷。手下自觉找错了人,老王却不以为然,循循善诱道:“这正是客户经验老到之处。你想啊,表面上他是小偷,其实却暗地从事毒品交易,这样如果被捕可以借口毒品是偷来的自己毫不知情,以此推脱得千干净净。”


那手下听到这里恍然大悟,赞叹客户狡猾奸诈的同时更是敬佩老王明察秋毫。老王大手一挥,止住手下的阿谀奉承,道:“事不宜迟,赶紧拜访客户吧。”


于是他两人备下厚礼,趁着月色敲响了小辛家的房门。


小辛以为杀手敲门,自知已为瓮中之鳖,若是负隅顽抗只怕死得更快,索性大大方方开门。不想门外竟站着两个人,都是又高又瘦,左面一位穿着白西装白西裤,右面一位则是一身黑。他二人打眼前这么一站既像感冒药里的白加黑,又像地狱里的无常鬼,单论架势就让人深感不祥。


小辛藏匕首于腰间,面带微笑请二人进屋,末了却并不关门而是虚掩着,以防后面发生不测为自己夺门而逃留后路。


当毒贩的更是心细如发,自然注意到这一点。手下小声问道:“王哥,这毒品交易多机密的事情,请咱进屋却不关门是什么意思?”


老王显然想得更深,指点迷津道:“之前发生了那么多误会,此番到了人家的地盘,他不关门当然是告诉我们他不会黑吃黑!”


说罢,连连对小辛竖大拇指,称赞道:“哥们儿真是讲究,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么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咱在道上混了不是一天两天,也都明白事理,这提脑袋的生意本就不好做,哪有半途而废的。买卖是双方的事,你这单方面中断联系于情于理可都说不过去。”


小辛一听这话,以为杀手是在指责自己偷了手机害他与客户断了联系无法收取尾款,赶紧辩白:“误会,误会,我就是一小偷。”


老王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小偷?哥们儿你别装了,你表面上是小偷,暗地里做什么勾当以为我看不出来?再说了,真正的小偷哪敢掺和这掉脑袋的生意。”


小辛听他话里有话,仔细回昧,登时明晓:坏了,他不会把我当成警方的卧底吧?想想也是,一定是刚才自己冒称民警打失物招领的电话引起的误解。于是赶紧道:“误会!真是误会!听我解释……”


老王挥手打断道:“不用解释了!”说着从所备的厚礼中拎出两瓶牛栏山二锅头,然后拿牙当起子啪的一声硬是把瓶盖啃了下来,并排摆在桌面上,接着道:“管他真误会也好,假误会也好,今天咱哥儿俩把这两瓶酒干了,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


小辛生出徽宗皇帝赐酒毒死宋公明的担忧,害怕酒中有毒,迟迟不动。


老王看穿他的心思,哈哈笑道:“两瓶你先挑!”


小辛见他如此托大,认定对方仗着有解毒丸,在两瓶酒里都下了毒。眼见这酒推托不掉,索性也不再拐弯抹角:“我承认我偷了手机,妨碍了你们的杀人计划,但我这也是无心之过。再说大家都是犯罪分子,共有一个天敌,虽非同行却是同门,何必赶尽杀绝!”


老王一愣:“什么手机?什么杀人?”


小辛摸出手机往桌子上一拍:“还在这儿故弄玄虚,你们深夜来找我不就是想取回这手机吗。”


老王奇道:“我们要手机干吗,我们是来跟你交易的。”


小辛亦是疑惑不解:“交易?”


老王朝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拿出一个办公包放于桌上打开,于是白花花的粉末露了出来。


小辛贴近了去看,口中喃喃道:“这不是汰渍也不像超能。”


手下道:“你当这是洗衣粉啊!”


“这不是洗衣粉,难道是?”小辛惊骇道,“你们不是杀手是毒贩?”


老王见小辛表情不像作伪,不由得冷静下来:“你,你不是买毒品的客户?”


“我就是一小偷!”


正互相惊讶之际,突听外面砰的一声脆响,跟着窗户上的玻璃哗啦碎了一地。


这声音老王听得亲切,立刻认出是枪响,赶紧呼唤手下卧倒。未等出声,便听扑通一声,那手下早就仰倒在地上,只是额头上鲜血汩汩直流,已然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西服。


老王大惊失色,料定枪手还会开第二枪,急忙卧倒。


跟着砰的一下,第二声枪果然响起,然后就看小辛应声倒地。
请多指教!

TOP

5.小偷最怕交友不慎


自从上次偷手机险些被捕,小辛长了记性再也不敢在年底作案,索性躲在家里,整日也不踏出房门半步。


要知道,小偷偷了手机通常都会关机,但手机卡并不取出丢掉,为什么呢?因为手机里一旦发现个艳照门什么的,还能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失主享受增值服务。


所以小辛也不例外,第二天晚上便悄悄开机查看里面的内容。


结果刚打开手机,便进来一条短信:怎么样,人办了吗?


没等仆辛反应过来,紧跟着后面十几条短信跟春运返乡挤火车似的蜂拥而至,伴随而来的还有二十几个未接来电,然后整个手机直接就死机了。


等重启手机再看短信时,便见最后一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收完订金就关机,什么意思,真想讹钱啊?你就等着收尸吧。


小辛看得幸灾乐祸,于是趁着兴致未尽又翻看前一条短信:你关机什么意思?道上黑吃黑?看不出你面上当杀手暗里还干着骗人的勾当,告诉你老子也不吃素,再不接电话老子就再雇个杀手把你一同干了!


小辛看到这儿不由得一愣,静下心来仔细回味,越觉越不对劲,尤其读到“当杀手暗里还干起骗人的勾当”这句话时,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


“坏了,被我偷手机的失主会不会是一个职业杀手?”


一念至此,他非但再也笑不出来,甚至还出了一脑门冷汗。虽说自己在这地界上久混,强龙不压地头蛇,但人家干杀手的有刀有枪真要杀自己可是易如反掌。再者说了,此番偷了杀手的手机,断了杀手和客户的联系,所谓人命关天,这天大的事情耽误在自己手里,那杀手一旦发觉手机被偷岂能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小辛已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当时就想亲自打车把手机送还给失主。但转念又一想,即便杀手不计较自己偷手机一事,可是知晓了他杀人的内幕难保不会被其杀人灭日,于是赶紧打消了还手机的念头。


但这么藏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干杀手的道上都有朋友,要想探寻自己的住处找到自己绝非难事。再者就眼下短信内容来看,杀手应该只拿了订金还没收尾款,为了能尽快和客户恢复联系,说不准现在已经托朋友打听自己的住处了。所谓生死就在一瞬间,片刻也不能再耽搁下去,必须想出一个应对的法子!


小辛集中生智灵机一动,脑海里登时现出一个力挽狂澜的妙计:冒称民警失物招领,让杀手误以为手机是被人捡了送到派出所,从而断了他寻找手机的念头。


一念至此不及多想,赶紧翻看手机里的未接来电,二十多个里面几乎都是客户打来,只有最后一个是陌生来电。


小辛抱着试试看的念头拨通了那个号码:“你好,先生,这是你的手机吗?”


听筒那边传来了男子低沉的声音: “是是,道上的好汉请问您怎么称呼?”


“哦,你客气了,我这是黄台路派出所,今天上午有人捡了你的手机送到我们民警手里,请你尽快来认领!”


话音未落便听啪的一声,对方匆忙挂断通话,小辛当他是做贼心虚,心里可劲儿乐。正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沾沾自喜时,忽然刘二狗打来电话。


这刘二狗在道上久混,也是小偷,与小辛算是同事,但若要细论起来,他二人所偷目标却是不同。那小辛是白天作案,专偷路人,二狗则擅长夜间行动,以盗物力生。所谓夜间盗物,爬屋撬锁那是常事,除此以外停在路边的私家车也是他们收入的来源之一。车里若是有包具之类,刘二狗自然是砸窗取之,如若车内空无一物,卸下四个车轮卖到修车厂也是不错。


正巧这一日,刘二狗偷车轮偷到小辛家附近,抱着拜山头的念头给小辛打了这个电话。


小辛接起电话,便听听筒那头刘二狗大声嚷嚷道:“喂,哥们儿,我刚在你家附近干了一笔买卖,要不下来一起喝两杯,欢乐欢乐。”


小辛念及自己最近被警方盯上,哪敢妄动,当即婉言谢绝。


干小偷的都不富裕,这刘二狗也是假客套,见小辛推辞正中下怀,眼见这通话不足一分钟,不忍挂断,索性东拉西扯凑足两毛钱话费:“最近做什么大案了,道上的朋友都在打听你。”
小辛一怔:“道上的朋友?谁啊?”


“啊,各行各业多了去,都是犯罪分子里的顶尖职业,比如杀手……”


小辛大惊失色,不待他说完急忙打断: “你不会把我的住处告诉别人了吧?”


话刚说完,便听自己屋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在这漆黑的夜里幽幽传荡,恍如恶魔从地狱中走来。
请多指教!

TOP

4.杀手最怕信息泄露


自从上次射杀失败,目标人物似乎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所以整日藏在家里很少外出,以致大飞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干杀手最忌讳打草惊蛇,大飞苦恼于此,然而更让他心烦的还是手机的丢失。那是他与客户联系的唯一途径,一旦遗失,这就意味着即便最终完成暗杀,也可能拿不到尾款,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回手机。


大飞在手机丢失的当天晚上曾试着拨打自己的手机号码,当然为了谨慎,他是用新办的手机卡。结果听筒里传出了您所拔打的号码已关机的提示音,这很显然,他的手机极有可能是被小偷偷了。


于是大飞回忆起昨天前往伏击地点的路上曾被一个年轻人撞了一下,当时他一心只想着藏在琴盒里的狙击枪,全然没顾其他,如若手机被偷则一定是在那时被偷的。


干杀手的被小偷偷了,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但大飞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纵然自己仗着枪前去强要,那小偷如果担心被杀灭口干脆把手机交于警方,那样麻烦可就大了。


有了这份顾虑,大飞一直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干大事者能屈能伸,所以找到小偷请求对方还回手机才是上策,再退一步说花点钱从小偷那里买回手机也行,只求相安无事。


很快,通过道上朋友的帮助,大飞终于知晓了偷自己手机的小偷的身份和住址。为丁避免夜长梦多,他赶紧备下礼品准备登门拜访。


无巧不成书,也就这在这时,iPhone5的来电铃声响起,掏出手机一看,大屏幕上显示的竟是之前被偷的手机号码。


大飞一愣,随即明晓:一定是小偷偷了手机后翻看里面的短信内容知道了自己的杀手身份,小偷杀手虽不同行,但看在都是犯罪分子的分上,对方也许动了恻隐之心,决定把手机送还。


于是乎,大飞怀着盗亦有道的感激之情接听了来电,果然听筒里传来了男子低沉的声音:“你好,先生,这是你的手机吗?”


“是是,道上的好汉请问您怎么称呼?”


“哦,你客气了,我这是黄台路派出所,今天上午有人捡了你的手机送到我们民警手里,请你尽快来认领!”


当时大飞就疯了,生怕被跟踪信号,赶紧挂了手机,二话不说,提着装枪的琴盒便往小偷家奔去!
请多指教!

TOP

3.请不要在年底贩毒


每逢年底警方严打,大到毒贩小到扒手,各行各业的犯罪分子都会偃旗息鼓,老王贩毒多年深知这一点。眼下若非有大单毒品生意,他断然不会冒险出来交易。


和往常一样,老王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交易地点,他先让手下驱车带着自己在四周转上几圈,借此观察周围有没有异常。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狂风大作,马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大家都裹紧了衣服匆匆而过,如果有警察化装埋伏,一眼就能被识破。


手下开车转了两圈,不以为然道: “这大冷天的警察才不会出来挨冻呢。”


老王不置可否,只是说了句“小心驶得万年船”,然后下令把车开回交易地点。等到了地方,却不下车,而是缩在驾驶室里偷偷窥视,妄图等客户到达后确认安全了再露脸。


手下忍不住了,在旁边壮胆:“王哥,天寒地冻的民警都不出来巡逻了,你害怕什么!”


结果这哥们儿属乌鸦嘴的,他话音刚落,车后百米之外便出现了人民警察不畏严寒辛勤巡逻的感人身影。


老王看那民警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当时心就跳到嗓子眼里了。


手下嘴硬,在一旁劝慰:“民警正常巡逻,不用紧张。”


老王身揣毒品,不敢有丝毫懈怠,自己吓自己道:“你刚才也说天寒地冻警察才不会出来巡逻,可现在真有民警巡逻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手下吃了自相矛盾的亏,不好直言反驳,拐弯抹角道:“如果真是抓咱们贩毒,那也该是刑警或者特警,区区一个派出所民警哪敢动咱们。”


“不对,这大街上没几个人,有什么好巡逻的。他一定是为了不打草惊蛇,特警乔装成民警,借机悄悄接近咱俩,你看你看,他顶着风直往这儿走,目的很明确吗!”


手下依言看去,果真如此,再仔细一看,似乎瞧出些端倪,赶紧报告:“那民警好像是在跟踪前面的年轻人。”


老王做贼心虚道:“那年轻人不会是要买咱毒品的客户吧?”


“不能吧,电话里听那客户的声音应该是中年人啊。”


老王杞人忧天道:“有问题,快,快开车。”手下见是红灯,还在犹豫。


可没想到的是意外发生了,就看那民警突然掏出手铐直冲了过来,紧跟着走在前面的年轻人也撒腿狂奔,边跑边还大呼:“老大,你快跑,小弟我来断后。”话还未尽,身后的民警跟着大喝:“大许动!”


这可挹老王和他的手下吓呆了,当即二话不说发动车子猛踩油门冲着红灯直闯了过去。不想车子刚驶到斑马线上,便听啪的一声,后座车窗竟突然碎掉!开车的手下惊骇不已,忙问怎么了?饶是老王见多识广,恨恨道:“怕是中了警方的埋伏,正用狙击枪打咱们呢!”


手下大惊失色:“按流程,不都是先抓起来审讯吗,怎么上来就开枪啊?”


老王大叫:“你当拍电视呢,现在警察为了立功哪还跟你废话。”


手下一想也是,当即断了坦白从宽的念头,为了保命,油门直接踩到底,面包车呼啸而去。
请多指教!

TOP

2.请不要在年底扒窃


每逢年底警方严打,大到毒贩小到扒手,各行各业的犯罪分子都会偃旗息鼓,小辛从事偷窃多年自然知道这个规矩。但话又说回来,人都是有贪欲,小偷这行更是如此。这不刚才过马路时,一时没忍住,小辛又施展了自己的看家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地扒了一个文艺土豪。


可是当小辛把手伸进目标人物口袋里的那一刻,他立马就后悔了,因为巡逻的民警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足百米的位置。那时,小辛的手指已夹住了要偷的东西,如果就此中止偷窃他心有不甘,但要是继续下去只怕会被民警人赃并获!


正左右为难之际,一瞬间一刹那,贼不走空的祖训连同艺高人胆大的自信携手步入小辛的脑海,促使他怀揣侥幸终于将想偷的东西夹出对方的口袋。


事实证明,小辛自己把自己给坑了,因为他前脚刚偷盗完毕,原本还佯装扶老太太过街的民警紧跟着便丢下老太太面带诡笑大步流星地朝自己走来。


小辛大惊,下意识要逃跑,可转念又一想,警察也许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若是冒失奔逃很可能会引起围捕,但又不能站在原地等对方来抓。眼见民警步步逼近,小辛忽然灵光一现心生一计,就瞧他一脸镇定地朝马路对面打了个响指,然后低着头不急不缓地往前走。


那民警本已摸出了手铐正要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实施抓捕,突见小辛打手势,以为马路对面还有同伙,生怕打草惊蛇赶紧收起手铐,顺势朝小辛打手势的方向望去,妄图找出那人,但见路上行人来来往往.一时也分辨不出。


小辛趁机加快步伐,妄图甩开民警。


那民警找不出同伙,再回看小辛,见他不知不觉已走出甚远,心中大惊,当即也脚上加力,悄悄跟了上去。


就看这寒冬腊月,狂风凛冽,他二人一贼一警一前一后在大街上顶风前行,时而健步如飞时而闲庭信步。但不管那步速如何缓疾多变,他俩之间的距离却始终如一,既没有拉远分毫也没有缩近寸厘。


民警跟踪小辛原本是想顺藤摸瓜连其同伙一并抓获,不想顶着狂风连走了两条街仍不见下落,终于扛不住天冷,拔出手铐便向小辛冲去。


小辛回头见民警追来,当即也撒腿狂奔。一边狂奔一边还虚头巴脑地朝着马路对面空喊:“老大,你快跑,小弟我来断后。”


民警早已不吃这一套,认准他是在故弄玄虚,于街上喝道不许动,脚下生风追得更快。


可没想到的是意外发生了,民警刚喊完不许动,原本停在斑马线外等绿灯的面包车竟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当着警察面勇闯红灯,直吓得过街行人四下闪避。


民警见此一怔,随即勃然大怒,正要鸣枪警示,却见那面包车车窗像是受了心灵感应,居然啪的一声自己碎掉,玻璃碴子落了一地,跟着那面包车铆足了劲儿嗖地一下蹿了出去,一溜烟跑了。


民警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待回过神来时,面包车早无影无踪,至于扒窃的小偷更是不知去向。


眼见童话里狗熊掰苞米的故事就要重现人间,便在这时,一个花色如海燕般的东西忽然乘着风从天空翩翩飞舞而下,直落到民警脚下。


民警好奇,俯身将它拾起,拿在眼前展开一看,竟是一条花裤钗。


那裤衩非但带着余温,还散发着奇特的味道。


这味道,是,是火药昧!


当民警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他抬起头朝着裤衩飘来的方向望去,跟着系在半空中的红领巾引起了他的注意。


火药,大风,红领巾,这三个互不相干的词语联系在一起,深受美剧熏陶的民警同志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赶紧趴在地上细细地寻找,最后在玻璃碎片里终于找到了那枚弹头。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