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看到付夫的表情,金万年又是一声冷笑,继续说道:“也罢,我就通通告诉你吧——两千年来,我派来收集长生水的人,一百个里能有一个成功就算赚了。而就凭在如此低的成功率,就足以让我和整个门派吃用不尽了。一直到十余年前,我再次准备采集长生水之际,就想过要入主飞仙岭,在这里建立采集仙草汁液的流水线,以此长期占有仙草。却不想,平地里冒出了这么一个白毛老叟,十余年来,就是他从中作梗,串通省里官吏,将我开发飞仙岭的一系列计划都挡在了门外,还引起了朝廷对我的调查。我也曾派人做掉他,却不想,那些叛徒又和他形影不离,让我无从下手。如今,因为药力已经见底,我迫于无奈才倾巢出动,一定要将仙草连根取出,以绝后患!”
  听到“药力”二字,付夫浑身忽然一抖。
  “药力?”他旋即问道,“莫非长生水效力有限?”
  闻言,金万年双眉一皱,有些懊恼地摆摆手:“惭愧惭愧,老夫和付记者相见恨晚,竟然说得高兴给说漏了嘴——的确,仙草汁水药力持续时间有限。过去二千余年里,老夫每一百年就要用仙草汁液沐浴一回,否则就会感到浑身无力,外貌也会迅速老化。”
  话到这里,金万年旋即又是“呵呵”一笑:“但是,现在就算付记者知道了,又当如何?”
  “原来如此——李本信挡住的开发项目都是你的杰作。”付夫冷笑道,“‘万年青’计划连根取出仙灵草,并不是你所说的要给客户持续供货,而是要为你下一回沐浴验收做准备。却不想,因为李本信以及他老领导的存在,你十余年间策动的各种开发计划都碰了壁。看着药力极限将近,你情急之下就买通了省里某个高官,特批了飞仙岭药厂项目,又贿赂宝旺县长,阻挡县公安局对飞仙岭进行调查,还将赌博成性的毛自立收作了喽啰,替你杀害了可能泄露仙灵草秘密的李学甲,还企图做掉严重威胁到你计划的我和康利民。”
  闻言,金万年忽然起身,拍了拍双手笑道:“付记者果然睿智机灵,推理得滴水不漏——唯一表达不妥的是,你和康捕头不是‘严重威胁到我’,而是‘曾经有可能威胁到我’,因为你和康捕头以及那个让我头疼了好一阵子的白发老叟,今天都会成为我的拳下冤魂。”
  说着,金万年又回头看了看仙灵草——就见九个永恒泉焕发的绿光,已经到了让人不能直视的炽热程度。
  “付记者,你肉眼凡胎可能看不真切——仙草的茎叶上,已经有甜甜的汁液溢出了。”金万年笑着,对付夫抱抱拳道,“时辰到了,老夫一会还有事要做,现在就送你上路。”
  盯着金万年自信满满的老脸,付夫也发出一阵冷笑。
  “仙灵草大放已到高潮,怕是很快就会有客人到。”他说道。
  金万年一愣,旋即就听到山墙外一阵惨叫声起:“老板救命——护法来了!”


  山墙外呼声响起之际,付夫急急回头观望,就见巨石间人影闪动,伴随着其他生物如雷的吼叫。
  少顷,一阵刀棍敲击声响起,其间还能听到利刃划过血肉骨头的脆响。
  “啊——”一连串男人扭曲瘆人的尖叫连绵不绝地传来。
  这时,就见山墙两块巨石间,阵阵血雾如浓泉喷涌,还有碎肉和残肢翻飞。
  一个“万年青”喽啰满面惊恐,冲到巨石间正欲穿过山墙。忽然,他背后赫然出现了一只六指巨掌,从脖颈处自上而下斜劈下来。
  就听见“咔嚓”一声,这喽啰已经成了两截,抽搐着仰面倒下。
  巨石间的缝隙里,也出现了“黑旋风”狰狞的面孔。
  这时,付夫就听见头顶传来响动。
  一抬头,就见曾经和他一同奔驰的“菜园子”已经攀上了一块巨石顶,正朝着金万年怒目狞笑。
  “张护法,别来无恙乎?”金万年盯着“菜园子”,冷笑道。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菜园子”一声怒号,双腿猛然发力,从山墙顶上向金万年猛扑下来。
  就在“菜园子”的庞大身影即将碰到自己的一瞬间,金万年一个侧身避过了“菜园子”的巨掌,旋即踢腿朝“菜园子”身上一记猛踢。
  就听到“当”的一声闷响,“菜园子”庞大的身影就飞将了起来,实实惠惠地碰到了山墙的巨石上,又落回地面,一时间竟不能重新站立。
  这时,山墙外“万年青”喽啰的喊叫声已经渐渐平息,巨石缝间和山墙顶上,相继出现了其他“山神”的身影。
  看到“山神”已经集齐,金万年又是一声冷笑,旋即脱去了身上的长袍。
请多指教!

TOP

  金万年长袍揭开之际,付夫就看到他身上竟然是皮肤松垮、肌肉萎缩,甚至还长满了老年斑,完全就是一个耄耋老人的垂暮之躯。
  “看来仙灵草的药力真到了极限——再等上个三五天,可能他就完全退化成一个老头了。”付夫心说。
  这时,“黑旋风”仰面一声长啸,首先打破了双方对峙。
  就见他低首伏地,双腿猛地一发力,庞大的身形就朝着金万年冲了过来。
  而同时,其他“山神”也一起行动起来——从上中下三个方向朝金万年发起了围攻。
  金万年面色一沉,旋即双拳回收到腰间,将身子迅速放低。等到“山神”冲到近前,他迅速左右腾挪,一面闪避“山神”迅猛地攻击,一面以长拳频频击打对手。
  八九秒之间,付夫就见眼前火花闪烁、沙尘弥漫,一群身影交替翻飞,一连串“咚咚咚”的巨大碰击声持续响起,双方迅猛交手的过程却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
  八九秒之后,眼前跳跃奔跑的身影各自急急退开,付夫这才见到了双方的战况。
  面前,以“黑旋风”为首的“山神”,正各自退守山墙一角,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身上的长毛丛里,隐隐能见鲜血正在冒出。
  片刻之后,他们中竟有两头忽然软软地趴了下来,看来是伤得不轻。
  金万年也已经急急退开了十米远,老朽的躯干上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歇了片刻,金万年斜眼看了看仙灵草——九个永恒泉的花蕊上,闪动着绿光的长生水已经开始泉涌,有一些已经顺着叶片上的脉理溢出。


  金万年心里一紧,旋即又开始叫嚣:“尔等叛贼,你们一起动手不过也就这点本事?好,今天老夫就要全部结果了你们,为‘万年青’清理门户!”
  闻声,“黑旋风”一声长啸,向前串了三步,彷佛金万年一有动作,他就会扑上来继续搏斗。
  这时,背后忽然响起一声喊叫:“都给我住手!”
  在场的人和“山神”竞相转头,就看一个白发白胡子的老男人急急钻过了山墙。
  正是李本信。
  一进了山墙,李本信就跺着脚大喊:“你们看看,你们快看看,山墙外、岩架上,都已经尸积如山了!你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哟!”
  听到李本信的话,付夫旋即做了一个比较生动的回答:“‘钉子户’和开发商掐架。”
  见李本信依旧铁青着脸,付夫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于是又急急问道:“李博士,刚才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和小李子不该守在这吗?”
  闻言,李本信面有怒意地说道:“刚才纯清和‘地狱火’跑到山墙里,跟我说了你们正在和开发商派来的人打斗,随后他硬把我抱起来,跑到了‘洞府二号’,说是要去取什么东西。”
  “哦?他现在在何处?”付夫问。
  “我也不晓得,刚才他用‘地狱火’到我放到山墙外,自己就驾驶‘地狱火’跑开了——妈的,这小子竟然自己做了一个这么逼真的机器‘山神’,竟然连我都没看出来。”说着,李本信的脸上竟浮出了一些很深邃的表情,说不清是恼怒还是自豪。
  这时,金万年从裤兜里取出了一个陶罐和一个做园艺的铲子,自顾自转身朝绿光大盛的仙灵草慢慢迈出步子。
  看他动作,付夫心里竟然一乐,讥笑道:“金董事长,你用这么个小铲子就准备把仙灵草连根拔了?”
  闻言,金万年也不转身,很轻蔑地说了一句:“我只需要仙草的本心。”
  “糟了,他是要取出‘圣心’。”付夫心里一惊,旋即一挥手,向李本信大呼一声:“李博士,快让‘山神’拦住他,他的目标是取出‘圣心’!”
  李本信一愣,旋即将目光放到了金万年身上,却没有召唤“山神”进行攻击,而是朝着金万年喊道:“你就是想开发飞仙岭的大财主吧?为了仙灵草,你们这么整真的值吗?”
  闻言,金万年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盯着李本信看了一眼,随后就全身颤抖着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金万年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说道:“值不值?呵呵呵,你这隐士说话倒也风趣——如果这仙草不值,为何你二十余年来一直守在深山,把仙草当成了你家后院种的萝卜白菜?如果这仙草不值,十余年来你又为何频频和我作对,勾结省里官吏阻挡我‘万年青’长生不老大业?如果这仙草不值,你又为何处心积虑,穷尽大好年华要将仙草据为己有?”
  听到金万年的回答,李本信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请多指教!

TOP

  “这位老板,你错了。”他说,“我是利用我老上级的关系,挡住了那些个开发项目,但是你要知道,作为一个生物学工作者,保护像‘山神’和仙灵草这种极其珍稀的生物物种,本来就是我的天职!我写信让王厅长阻止你的项目入驻,就是要履行我的天职。据为己有?莫要以为天下人都如你一般卑劣,竟为了自己长生不老害了这么一大批人!”
  听到李本信的话,金万年愣了一愣,转过身冷冷地盯着他。
  “天下人都如我一般卑劣?你这白毛老小子,说话倒真是嚣张。”金万年发出一声冷笑,说道:“普天之下,芸芸苍生,有谁不巴望长生不老?你看看自己身旁这些非人非鬼的东西,当年不正是为了长生不老,才做出了欺师灭祖的勾当?就算你方才说的都是真话,又能如何?今天,老夫就是要取出仙草,求一个天长地久!”
  “使不得!”李本信急急大呼道,“仙灵草是天地间汇集的生命能量,虽强大旺盛,但是和其他生命形态一样都是依附和自己所匹配的生态环境而生,而且因为能量强大,仙灵草对生存环境的依赖也更加强烈——一旦强行取出主茎,仙灵草就有枯萎之虞!”
  闻言,金万年一愣,旋即又发出一声冷笑:“你这老小子真会说笑,仙草集天地之灵气,怎会因移动了一下就枯萎?”
  “真的!”李本信心里阵阵发紧,苦苦求道,“老板,你锦衣玉食、生活无忧,为何要跟一棵草过不去?”
  闻言,金万年发生大笑起来,又转身朝仙灵草奔去。
  “老板,你莫要逼我!”李本信见劝说不顶用,犹豫着从裤兜里摸出了哨笛。
  彷佛察觉到了李本信的动作,金万年步伐慢了下来,头也不转地说道:“来吧,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断。”
  李本信面庞上,浮出了悲催犹豫的神色。
  片刻后,他忽然仰面大呼一声,猛然举起了哨笛。


  一阵悠扬高亢的笛声,旋即响彻山墙内外。
  和以往所见笛声不同,这回的笛声更加尖利雄浑,彷佛大军出征的号令。
  笛声响起,“山神”们也赫然抖擞起来,向着金万年齐声长啸,旋即如道道闪电扑向金万年。
  接下来九十秒左右的时间里,付夫眼前就见群魔乱舞,火光闪烁,“叮叮当当”和“噼里啪啦”的碰击声响成一片。
  其间,不断有巨大的身影飞将出来,结结实实地碰到坚硬的山壁。
  有的身影能站起来,于是就冲回战阵继续搏斗。
  有的一下子不能站立,于是就朝着火光烟尘弥漫的战阵发出阵阵怒号。
  …………
  九十秒后,当受伤的“黑旋风”又一回被金万年击飞后,战斗结束了。
  付夫冷冷地瞧着周围,就见“山神”们已经全部倒地,有的一动不动已经昏迷,有的哼哧哼哧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已没有一个能再作抵抗。
  而金万年,也已经浑身冒血,皮肉间一些较深伤口里,森森白骨冒了出来。
  他双膝跪地,以手撑地,浑身不住地发抖。
请多指教!

TOP

  看到金万年这副模样,付夫不禁念叨道:“看来,正宗‘山神’究竟还是要比小李子的山寨版厉害。”
  这时,金万年又转头看了看仙灵草,旋即轻声念叨道:“这些逆贼,看来也把老夫的内力耗得差不多了。也罢,现在这山顶上找不到什么能阻挡老夫的了。”
  他转过头,就见仙灵草光华大盛,永恒泉花蕊里原本一滴滴渗出的长生水,已经汇集成了道道小溪。
  “盛放顶峰到了。”金万年双眼奕奕有光,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朝仙灵草奔去。
  就见他奔到第一个永恒泉前,用手握住仙灵草的绿色花朵,小心翼翼地抖动,又用陶罐接住从花蕊上滴落的长生水。
  少顷,他奔向第二个永恒泉,接着是第三个……
  “快住手!”其间,李本信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冲到金万年身旁要阻拦,却被金万年轻轻一挥掌就击出了七八米远,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付夫也发动了一次冲锋,也被金万年一推就飞了出来,倒在地上晕了好一阵子。
  随后,已自知不能匹敌的付夫,就只能眼巴巴地盯着,脑子里也琢磨不出什么破敌的法子来。
  十分钟内,金万年就将九个永恒泉的长生水全部收入陶罐。
  “这些,又能让老夫继续享受四五百年了。”盯着陶罐,金万年大笑道。
  随后,他手握铲子,来到了“圣心”面前。
  就见他一手握铲,狠命向绿色光晕旋动的地面敲了下去。
  “当——”火花飞溅间,他一寸寸地撅开了保护“圣心”的冻土层。
  很快,坚硬如钢铁的冻土层上,就被刨出了一个深约一米的土坑。
  土坑中,绿光正如旭日般升腾。
  透过明丽耀眼的光芒,赫然出现了一个形如红薯而又正在跳动的植物主茎。
  看到主茎,金万年双眼里开始泛起疯狂的光芒:“这些,能让老夫共天地不灭!”
  他阴笑着,慢慢将手里的铁铲,伸向正在跳动的主茎。


  就在金万年的铁铲即将碰到主茎的一瞬间,山墙内忽然响起一阵“蹬蹬蹬”的巨大脚步声。
  付夫转头一瞧,就见三个巨大身影已经腾跃而起,朝着金万年猛扑过来。
  金万年再被搅扰,本不想理睬,但是看见“山神”巨掌已挥到面前,不得不收住铁铲,出拳迎战。
  又听见“当当”两声闷响,付夫就看见“黑旋风”和“菜园子”被重击飞出。
  金万年冷笑着正欲说继续取出“圣心”,却惊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抱住了。
  一回头,竟看到一只深红色“山神”巨大的身躯。
  “地狱火!”付夫大呼一声,竟然喜极而泣。
  这时,“地狱火”的扩音器里传出了李纯清的声音:“付记者请海涵,我刚才为了克制住这老匹夫,特意去取了一些东西,这才来晚了一些。”
  “克制金万年?到底是什么东西?”付夫心里一喜。
  这时,金万年见又被搅扰,不仅大怒,开始拼命运力,要挣脱机器“山神”的铁臂。
  很快,就见“地狱火”粗大的臂膀上,开始“噼里啪啦”地冒出电火花。
  “哟,老匹夫,你还有这么大力气?”李纯清嚷嚷了一句,旋即学着金万年的语气很讨厌地说道,“也罢,还有十分钟长生水就会引爆——你就会跟着你的命根子一起见阎王!”
  闻言,金万年一愣,冷笑着说道:“冒牌货,老夫立身二千余年,还从未碰到有什么东西能克制住我——你说长生水会引爆?真是笑话!”
  这时,就听到一旁响起一声嚷嚷:“我儿子没有开玩笑。”
请多指教!

TOP

  金万年用力转了转被“地狱火”钳紧的脖子,就看到李本信已经站了起来。
  李本信急急说道:“我刚才就跟你说了,仙灵草生产的长生水汇集了天地间最强大的生命能量——既然是能量,长生水就会有自己的爆点。我儿子既然有本事做出这么一个逼真的机器‘山神’,他也就有本事找到长生水的爆点。”
  “老爸说得正是。”李纯清通过扩音器说道,“机甲‘山神’研发启动时,曾碰到一个棘手问题——动力不足。当时,我和纯……”
  说到这里,李纯清忽然想起自己父亲还不知道自己有弟弟的事,于是停了停,另找了一个说法,“当时,我和技术人员一起想了各种办法,却一直没有解决问题。直到有一回,我碰巧听到父亲跟我说长生水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能量——这让我们灵机一动。”
  说到这里,李纯清又歇了一歇,仿佛有些犹豫地说道:“于是,我们就以长生水为原料,将组成长生水的不同元素逐个提炼出来,又通过排列组合制订了不同的配方,然后逐一进行了试验,终于得到了让机甲‘山神’活动如飞又力大无穷的动力源泉。其间,我们也发现,长生水实际上是一种很不稳定的混合溶液,也可以说就是一种液态燃料溶剂,一旦碰到猛烈震荡或者温度改变,就会发生剧烈爆炸——我就曾做过一个实验,用三毫克百分之一浓缩的长生水做爆炸物,就差点把我的垃圾场报销了。”
  听到李纯清的话,付夫讪笑道:“我就听说省城有一家垃圾场前段时间发生了火灾,原来是你小子在瞎胡闹。”
  李本信笑了一声,很自豪地念叨道:“现在的高中生连这些都知道,真是比我这个博士都厉害。”
  而这时,金万年很不屑地一笑:“就凭你这个冒牌货搂搂抱抱一下,就想把我手里的长生水给引燃了?笑话!”
  闻言,李纯清也报以冷笑:“错了,金老板——不是要引爆你手里的,而是要引爆‘地狱火’引擎里的。”
  听到这里,付夫心里就是一紧。
  “你要引爆‘地狱火’的发动机,让他和金万年同归于尽!”付夫大叫道。
  “对。”李纯清又是一声冷笑,“快逃吧,我已经把发动机功率调到最大——‘地狱火’的最大功率安全极限是十分钟,前提是这个老匹夫就这么老实站着。否则,他的抵抗越猛烈,发动机功率就越增加,他就嗝屁得越快。”
  话到这里,金万年眼里闪过一阵惊恐。
  “快逃吧。”李纯清又催促道。
  “儿子,你不跟我们一起跑?”李本信凑到“地狱火”面前,仰面喊道。
  “老爸,你这话问得就像老套英雄电影里的煽情对白——小爷我不是英雄,当然要逃了。”说着,就看见“地狱火”后部传来一声金属的响动——一扇加厚舱门被打开,李纯清从门里跳了出来。


  李本信长出一口气,紧紧抱住了李纯清。
  “你们休走!”就听见三人背后响起一声大喝。
  一转头,就见金万年已经满面涨红,头顶上条条青筋暴起,正用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挣脱“地狱火”的束缚。
  “咔咔咔——”金万年拼命发力之际,机甲“山神”手臂上接连爆出一连串火花,原本铁箍一样紧紧围拢的膀子,也有了松动的迹象。
  “糟了,这么下去怕等不到发动机过载他就会逃脱。”李纯清暗骂自己低估了金万年的本事,脸上冒出了层层冷汗。
  旋即,他对付夫和李本信喊道:“你们快撤,就由小爷我来控制这老匹夫。”
  “儿子,你不要……”闻言,李本信大惊,大声喊道。
  焦急喊声中,就见李纯清已经转身跑回了机甲“山神”驾驶室。
  李纯清回归后,就见“地狱火”原本已松动的铁臂赫然收紧,金万年又被紧紧箍到了“地狱火”怀里。
  这时,仙灵草盛放的绿光开始减弱。被金万年刨出的大坑里,跳动的“圣心”彷佛有了知觉一般,正重新努力钻回土里。
  “冒牌货,竟敢小瞧老夫!”金万年见“圣心”就要跑掉,勃然大怒道:“能把老夫逼到这个地步,也算你们有本事!”
  说着,金万年发了疯一般号叫着,身上原本萎缩的肌肉赫然突出条条青筋,青筋内彷佛有什么东西在快速游动。
  而他的身体,也因为运力而迅速膨胀,手臂膝盖等关节处,皮肉也在阵阵“啪啪”爆裂声中竞相开裂,道道血泉喷涌而出。
  眼前,看得付夫心里一阵发紧:“金万年在拼命了——他的身体好像已到达了极限,肌肉关猎开始承受不住了。”
  “快逃!”这时,“地狱火”发出一声咆哮。
  “快走吧,小李子快挡不住了。”付夫一看时间,距离“地狱火”自爆还有八分钟。
  他立即回身拉住李本信就要向山墙外跑。
请多指教!

TOP

  李本信却一把推开付夫,喊道:“你快撤,我要救我儿子。”
  “莫傻了,就凭你,怎么救?”付夫一把拉住李本信,大喊道。
  李本信满面决绝地说道:“我……27年来从没管过他们母子,现在,我不能不管我儿子。”
  闻言,付夫拉住李本信的双手,慢慢放了下来。
  距离“地狱火”自爆还有七分钟时,付夫一个人奔出了山墙。
  在山墙外,他看到还躺在满地碎尸中的康利民,于是一把扛起他,往山下一路狂奔。
  因为有伤,还背了一个昏迷的康利民,付夫的行动速度并不快。
  距“地狱火”自爆还有三分钟时,他才跑到了之前对抗“万年青”大部队的临时营地。
  这时,付夫就觉得脚下一空,扛着康利民就跌进了营地上的一个浅坑里。
  “完了,跑不出去了。”付夫抬起手看了看表——距“地狱火”自爆还有两分钟。
  这时,他向周围惊鸿一瞥,竟看到不远处有一道厚实的岩壁,赫然从雪原上耸立出来。
  “还是拼一把算了!”看到岩壁,付夫又来了精神,扛起康利民拼命向岩壁奔去。
  来到岩壁后藏好,付夫又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地狱火”自爆还有一分钟。
  “也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笑道,掏出一根烟点燃,又深深吸了一口。
  他身后三百米处,一阵绚丽如霞的火光从山墙里喷薄而出,在茫茫雪原上聚集成一个巨大而炽热的绿色圆球体,随后球体翻滚着向外爆燃,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一道燃烧着绿火的冲击波,也以山墙为核心向周围迅猛放射开来。冲击波所过之处,厚厚的积雪迅速融化,坚硬岩石破碎成沙尘,整个飞仙岭随即颤抖起来。
  付夫紧紧抱住康利民,把身体使劲往岩壁里钻。
  在地面剧烈的抖动中,他感到保卫自己的岩壁正在破碎,而后开始融化、蒸发……
  “这下,真要光荣了。”付夫心里苦笑道。
  而就在付夫即将失去知觉的一瞬间,他恍惚间看到一个高大身影冲到自己面前,伸出双臂向自己拥抱过来。


  当付夫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医院里。
  “没死?太好了。”付夫心里一喜,就扭动着想爬起来。
  “莫骚动。”身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一扭头,付夫就看见康利民讪笑着的老脸。
  “康大哥,太好了,你也没事。”付夫笑道。
  “我也才醒,就想过来瞧瞧你——听老胖子说,我们被他们发现时,是你紧紧抱着我,才救了我一命。”
  闻言,付夫也讪笑了一下,说道:“莫说得这么基情——对了,李博士和小李子怎么样了?”
  听到付夫这么说,康利民的面色瞬间黯淡。
  “小李子找到了。因为他涉嫌杀人,目前正在另一个病房里接受监视治疗。李博士……没有找到。”
  “哦,李博士他……”说到这里,付夫眼里瞬间起了雾。
  就这么愣了一会之后,付夫又继续问道:“他们找到金万年了吗?”
  康利民摇摇头,说道:“没有。”
  付夫“哦”了一声,慢慢将头躺回了枕头上。
  忽然,他又坐起身子问:“李纯新抓捕了没有?”
  康利民说道:“已经抓捕了,现在省城看守所等着开庭。”
  闻言,付夫瞬间有些惆怅:“也不知道何丽丽听到消息,会有什么反应。”
  “摸费脑子了——来,整个苹果。”康利民说道,就从付夫身旁的果篮子里拧起一个苹果塞了过来,自己也取了一个,大口吃起来。
  吃着苹果,付夫忽然又冒出个问题:“小李子醒了没有?”
  这回,康利民点头笑道:“醒了,就在三楼电梯口的特护病房。”
  “康大哥,帮我起来,我们去找他聊聊。”说着,付夫就开始扭动起打满了石膏的身子,准备起身。
  “你这样子,算了吧。”康利民摆了摆手。
请多指教!

TOP

  “我有事要问他!”付夫忽然狂躁地吼叫起来,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康利民被吓了一大跳,急急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在康利民帮助下,付夫坐上了房间里的轮椅,被推着来到了三楼。
  电梯口的一间特护病房门口,两名警察正威严站立。
  远远地看到两个小警察,康利民就大声吆喝起来:“小张、小王,这就是天明局长说的硬汉铁血英雄记者,你们快让开。”
  就见两名警察圆瞪着双眼,满腹惊奇地瞧了瞧面前这个浑身石膏的人物,旋即向两侧一让,顺手打开了门。
  进了房间,付夫就看见李纯清曲着双腿坐在床上,把头垂得很低。
  “他醒了以后就一直这样,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一名警察说道。
  “小李子。”付夫轻喊了一声。
  李纯清愣愣地抬起头,看到是付夫和康利民,立即站起身向二人扑了过来。
  见这模样,门口两个警察就准备掏警棍,却被康利民大声喝住:“你们出去,把门给我关好!”
  两名警察有些悻悻地转身出了门。
  李纯清冲到二人面前,竟双膝一软,旋即就拉着两人的手瘫倒下去。
  “付记者,我、我……”他说着,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我害死了我爸!”
  付夫心里一惊,却没有立即询问什么,而是像哄孩子一样拍拍李纯清,轻声道:“没有,你在山上做得很好。”
  接下来二十分钟,李纯清一直坐在床头饮泣,付夫和康利民则很有耐心地坐在一旁等着。
  等到李纯清渐渐平复了情绪,付夫才柔声问道:“小李子,我和康大哥撤了以后,山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纯清闻言,用泪眼愣愣地盯着被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