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他苦笑着撩起了自己的上衣,我清晰的看到他的背后有块碗口大的疤痕,触目惊心,像是被滚烫的东西烧灼的。

  “这是……?”我有点迟疑。

  “您是文化人,含沙射影您听过吧?”我难以想象这种成语是从文化素养不高的小赵嘴里说出来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身为专门写神怪小说的我,他算是问对人了。

  在《搜神记》里记载有一种叫做蜮的生物。“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所中者则身体筋急,头痛、发热,剧者至死。”

  这种怪物“蜮”,能躲在水里用沙子射人的影子,凡是被它射中影子的人都会生病,甚至猝死。

  “你遇到过蜮?”我有些吃惊的问他。

  小赵点点头,给我说了这伤疤的事儿。

  他老家在大山里,七岁那年下河摸鱼,直到黄昏。他的影子斜斜的铺在河岸上。这时候,他看到一只像是红色无毛狐狸的动物,鼓起腮帮子,从河床里吸起一些河沙,“噗”的一声,那些沙子被喷到了他的影子上。

  当时小赵就觉得浑身难受,头疼的厉害,回家后就发起了高烧。

  村里的赤脚大夫来看了束手无策,小赵被送到了乡公所,那儿的大夫开了些退烧药,吃了几天后也是一点用都没有,眼看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就要毙命了。

  这时候,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详细问了小赵当时的遭遇,说这是遇到了“蜮”。后来,村里几十个人沿途把那条河几乎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隐藏在石缝里的蜮,将它宰杀了后,把血给小赵喝了,这才挽回了他一条命。

  命虽然救回来了,但小赵的影子被蜮的沙子喷到了肩膀,小赵的身体的相同位置也出现了伤口,怎么都好不了。

  这就是小赵为什么对自己影子那么在意的原因。

  “蜮一般只生活在有水的地方,而且像这种大城市,也根本不适合这些东西生活。被人们一发现,估计就得变成夜市摊的烧烤了。”

  我宽慰他,虽然只是些不痛不痒的话,但小赵明显感受到了我的好意,朝我感激的点点头。

  是个好孩子。
请多指教!

TOP

  经过我的开导后,小赵果然没那么疑神疑鬼了,我有时候还能在晚上看到他和工友们呼朋唤友的去吃宵夜。

  秉性善良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领养了只流浪猫。虽然这猫脏兮兮的,也是最普通的土猫,跟终日灰头土脸的小赵及同伴们倒是一样。

  还有个好消息是,他看上了附近便利店的一个收银员。听他的意思,对方对他也有点感觉。小赵虽然平日里灰头土脸,那拾掇干净了,也是很帅气利落的小伙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一个月吧,小赵忽然向我辞行。他不住的叹气,说开发商资金链断了,对面那栋双子大厦的开发估计要成烂尾楼了。

  这也正常,这几年房地产市场很是低迷。

  我问小赵怎么办,他说听说西北那边有个煤矿在招人,他们打算去那儿。反正都是吃力气饭的。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祝他们好运。像他们这种人,注定就像是候鸟一样,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着,所谋的只是一日三餐罢了。

  至于那个便利店的姑娘,只能成一个美梦了。他不能耽误人家。

  跟我道完别的当天晚上,小赵他们就搭车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我还看到灰头土脸的他抱着那只同样灰头土脸的土猫向我道别,张开嘴露出一口的白牙。

  随后,这群人从我的记忆里迅速淡忘,毕竟只是萍水相逢。不过我根据他们提供的素材,倒是写出了几篇反响不错的短篇小说。

  而那栋烂尾的双子楼则成了附近野生动物们的乐园,每到晚上我时而能听到楼里传来稀奇古怪的声音。这情景加上我所在的“闹鬼楼”,使得方圆一里几乎都成了榕城人们讳莫如深的所在。这情况倒是我喜闻乐见的。

  某个深夜,我正在书房里绞尽脑汁的构思稿子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微弱的敲门声。

  会是谁?
请多指教!

TOP

  我拎起一根棍子,猛地拉开了门,门口却空无一人。

  这时,我感觉到裤腿有被牵扯的感觉,低头望去,一只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猫在用爪子扯我的裤腿。

  我看了会儿,终于认出来,这猫是小赵当初收养的那只土猫。

  我把他让进了屋。他当时就知道我有跟猫咪沟通的能力,这次来应该是找我有事儿。

  家里的三只猫都扫了他一眼,转头去做别的事儿了。布偶猫和森林猫继续在垫子上看狗血言情剧,波斯猫本来看到有猫来了很兴奋,但是看到对方那灰不溜秋的样儿也没了兴趣。

  我吩咐他去把自己的猫粮拿点来,他一脸不情愿的叼了些进口猫粮给土猫,土猫好像饿急了,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过了会儿,他好像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赧然,停止了吃饭。

  “岳先生,我是来向你求助的。只有你能救我的主人了。”他支撑着瘦骨嶙峋的身体,看起来想学人类的动作向我作揖,我忙阻止了。

  “免了免了。”我忙摆手。“你主人出什么事了?先说,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帮上忙。”

  难道小赵在煤矿里遇难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神仙也难救,更何况我也不是神仙。

  果不其然,他开口说,“我的主人,上周在矿坑里遇到矿难了……”

  我忙阻止他继续说话,“责任应该煤老板承担,煤老板不管了让他们工友联合起来去找政府,找我没用啊。”

  土猫摇摇头,“您误会了。我主人他们没死,只不过,出来后有点奇怪……”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土猫说小赵下矿坑的时候也把他偷偷藏在身上,所以他目睹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根据土猫说,当天原本一切正常,小赵一行人跟他们的小组长,被小赵尊称为杨哥的人一起下井。下井前众人也做了充分的准备。

  然而天算不如人算,就在众人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矿井塌方了。

  巨大的恐惧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他们起初陷入了癫狂状态,拼命的呼救,很快发现无济于事,小组里的几个人都快崩溃了。在紧急关头,还是杨哥稳住了阵脚,让他们不要慌乱,保存好体力,等待营救。

  地下无日月,很快不知道几天过去了,他们带的水和干粮都吃光了,大家开始喝尿。

  这些暂时都还不算什么,毕竟有科学研究说人在几十天不吃饭的情况下也能活下去,然而最让他们恐惧,恐惧到发疯的,是黑暗。

  没有亲自下过矿井的人可能很难想象那种在几百米的地下劳作的恐惧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脱离了整个世界。即使头顶的矿灯还亮着的时候,也只能照亮眼前的一小部分,其余的大部分空间都笼罩在黑暗中。

  黑暗,犹如一头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怪兽,在地底虎视眈眈,盯着这群人。

  在军营和监狱里面,对待不听话的新兵和犯人,最残酷的手段不是殴打或者其他肉体的折磨,而是关禁闭,关小黑屋。那种将其和世界隔离的恐惧感远远比任何肉身的折磨更摧残人。

  而这些矿工,面临的情况要比关禁闭严酷几百倍。

  关禁闭,起码你有盼头,知道到了时间会被放出去,还能重新见到光明;而被困死在这地下几百米的牢笼中,没有希望,没有一丝丝的光亮,你不知道你会面临什么,你重见光明的时间可能是下一秒,也可能是一周,或者是一个月。

  这种情况下,人是极其容易发疯的。

  即使是身为夜行性动物的猫也不例外。他们的眼睛能将微弱的光线扩大40-50倍,从而在夜里从容的行事,然而,地下连一丁点的光线也没有,这种情况下,连猫都成了瞎子。

  巨大的恐惧感也笼罩着土猫。他给我叙说这一段经历的时候,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了起来,口吐白沫,可想而知当时的恐惧。

  我忙让波斯猫给他加持了一道清心凝神的法术,土猫才逐渐平静下来。

  “后来呢?”我催他说重点。
请多指教!

TOP

  “在我即将崩溃前,有一个人类先崩溃了。他先是大吼大叫,叫着鬼来了,怪物来了,要吃我们了,然后像丧尸一样的去啃咬别人。

  在黑暗里,大家都乱作一团,把他推到一旁。我主人紧紧抱着我。我能感受到他心跳跳动的特别快。

  后来,那个人忽然不叫了,黑暗处传来咀嚼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野兽在吃肉。嘶,嘶的……”

  土猫描述的绘声绘色,波斯猫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就连原本在旁边看言情剧的布偶猫和森林猫也凑了过来,竖起耳朵静静的听这个故事。

  “后来,有胆子大的人摸黑上前,发现,不是来了什么动物或者怪兽,是那个发疯的人,自己在啃自己的肉……”土猫涩声说。

  “所有人一起上前阻止,但那个疯了的人力量非常大,谁也拦不住。没过多久,他就自己把自己活活咬死了……失血过多死的……”

  即使没有亲临现场,我也听得心惊肉跳。在那种极端环境下,发生什么事儿都不为过。

  “有了这个先例,小组里的剩下几个人苦熬了一段时间后,也陆续出现了发疯的先兆。就连我主人,当时也有点意识不清了。

  我被吓得够呛。我能想象到,如果他们全疯了,马上迎来的结果就是大家互相残杀,这里变成地狱。

  然后这时候,矿班的小组长杨哥出面了……”

  土猫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变得更快了,瞳孔收缩,好像在回忆当天的事儿。

  那个杨哥在这件事里能扮演什么角色呢?

  土猫仿佛在竭力模仿那个“杨哥”的口吻。

  “诸位,你们不知道吧,我小名叫阳光,我也最喜欢太阳。是当大哥的错,把你们带到这绝境。我心里有愧啊!你们放心,有哥在这儿,我不会让你们崩溃的!

  哥就是你们的太阳!”

  说到这儿,土猫的腔调陡然尖锐了起来。

  “那杨哥说完话,身体忽然变化,变成了个太阳!”
请多指教!

TOP

  人变成了太阳?

  我虽然有些吃惊,但没感觉到太过于匪夷所思。毕竟,我之前遇到过变异成蟒蛇的人、变异成二维生物的人、变异成树的人、变异成漩涡的人,说一个人变成了个小型太阳,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只不过,之前的变异人都是变成了动物或者植物,唯一例外的郑婷是和水“融化”在了一起,像“杨哥”这种变成纯能量体的,还真是少见。

  “你听说过这种事儿吗?”我问波斯猫。

  “中国神话里的创世神,不就是这样吗?”波斯猫反问我。

  我猛然醒悟。

  盘古。我竟然把这个神祇忘记了。

  据说盘古开天辟地后,“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

  只不过,盘古太过于高大上,开天辟地的传说也过于遥远,我一时没法把一个普通矿工和盘古联系起来。

  如果土猫说的是真的话,那“杨哥”可真是厉害,放在古代是可以被追封为神祇的存在。

  “然后呢?”对这件事产生了浓厚兴趣的我追问。

  土猫说,“杨哥”化身为小太阳之后,照亮了整个黑暗的矿洞。虽然还是没有吃喝,但是众人的情绪一下子平复了,避免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再后来,他们苦苦支撑,终于等到搜救队到来,把他们救了出去。

  就在他们出去的时候,那个“杨哥”化身的太阳砰然破碎,点点光芒都钻入了这几个矿工体内,修复了他们受损的身体,乃至土猫都受到了荫庇。

  被紧急送到医院的矿工们接受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论令人吃惊:他们除了身体有点缺水,以及营养不良外,并没有其他太大的问题。

  这几个矿工都明白,能有这个结果,全依托杨哥。没有他,这些人早就全灭了。

  因为杨哥的老家恰好也在榕城,他们几个就回到榕城,找到了杨哥的亲人。令人吃惊的是,杨哥的女儿竟然恰好就是小赵之前看上的那个便利店的收银员。

  可以说,冥冥中有天意了。
请多指教!

TOP

  得知自己父亲的死讯后,那个便利店的小姑娘哭的死去活来,以小赵为首的众人都不落忍,打算留在榕城一段时间,帮忙把杨哥的后事给处理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我奇怪的问。虽然牺牲了一个人,但毕竟活下来了这么多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他们是活下来了,但是,他们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土猫在字斟句酌着。

  他说的变化,都和黑夜有关。

  这些矿工发现,他们不能适应黑夜了。

  比如说,太阳一下山,他们就感觉到浑身不舒服,六神无主,仿佛自己被抛弃了一样;

  又比如,他们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即使浑身上下酸痛的不行,困的要命,也睡不着;这点倒是被他们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可以在白天睡来恢复精力。

  再往后,更严重点,他们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在黑夜里行动的能力。走在大街上,明明是平坦的大道,他们却频频摔跟头;

  街上明明有着路灯,他们却像是瞎子一样,好像重新回到了在矿坑下面的时候;

  到了最近两天,情况越发严重了,每天日出后,他们会发现,自己昨晚的皮肤好像是经历过暴晒一样,好像黑夜对于他们,犹如烈日对于其他人般,接触的久了能造成伤害。

  他们也去医院看过,医生说可能跟矿难有关,属于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然而,从医院出来后,他们就知道医生说的不对。

  因为,面对着夕阳,众人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影子不见了。

  为了确定,他们用了各种办法对着太阳,找着光源、摆出了各种姿势,而不管怎么折腾,曾经跟随了他们几十年的影子,就是消失了。

  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只有“鬼”才是没有影子的。

  难道,他们已经变成鬼了?

  不过,虽然没有对影子消失做出解释,但医院的体检报告明明白白的显示他们确实是人,而且比常人还强壮点。

  他们也去榕城有名的道观和寺庙看过,都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他们是大活人,而且血气旺盛。

  唯一和正常人的区别,就是他们没了影子。

  而造成他们没法和“黑夜”和平相处的罪魁祸首,就是影子的消失。这是他们最终得到的结论。

  土猫讲完了。我仔细思考了半天。

  “你觉得他们推论的有道理吗?”我问波斯猫。

  波斯猫捋了捋胡须,正要发表高论,看到了布偶猫的眼神,当即变得温顺乖巧。“没错。影子里含有人的一部分灵魂。”
请多指教!

TOP

  人的影子里含有灵魂?这倒是有点超出我的认知范围。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之前不是和那个小赵讨论过含沙射影的故事吗?蜮之所以能通过影子伤害到人,就是因为影子里含有一部分灵魂,所以伤害影子才能间接的伤害人。

  一些巫术,也可以使得人的本体和影子相互转换,没什么太奇怪的。”

  我点头,对他的话表示认可。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影子会消失?以及,影子消失了,为什么就让他们没法在黑夜里生存?”我还是没法理解。

  “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有阳光的地方就必然有阴影。道经里也说,有阴就有阳。人的肉身代表‘阳’,影子就代表‘阴’。人有肉身,有影子,才能在白天和黑夜都自由的活动。

  这也是为什么没有肉身的‘鬼’没办法在大白天出现的原因。你可以把这些人认为是‘鬼’的反面。鬼魅精怪没法在白天出现,他们没法在晚上生活。

  至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估计得亲自见上他们一面才能告诉你。”

  我望向土猫。

  土猫脸上露出希冀的表情,“我带路,走吧!”

  那几个矿工的栖身之地,竟然就是我公寓对面的那栋烂尾楼。想想也是,这帮人风餐露宿惯了,也不舍得花钱住宾馆,这栋烂尾楼可以说是很理想的栖身之地了。

  等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各自持着一个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

  土猫轻声告诉我,这是他们刚发现的办法,用这种人造光源,可以抵御一些黑暗对于他们的侵袭。

  看到小赵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来他了。
请多指教!

TOP

  他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憔悴不堪,枯萎成一片落叶,相反看起来体格还比我之前见他的时候健壮了些。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惊恐不安,像是在荒郊野外独自奔跑的小兽。

  困惑、不安、疑虑、焦躁、惶恐……几乎各种负面表情都写在他脸上,和往日那个阳光开朗的男孩截然不同。

  听到有声音,这群五六个人一起站了起来。

  “谁!”

  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们的声音原本应该很洪亮,但是黑夜像是对他们形成了阻碍,或者说是“排斥”,哪怕是他们的声音,在黑夜里都不能够传的很远。

  这声音落到我耳朵里的时候,若有若无,好像来自另外一个次元。

  我仔细看了下他们身后。果然,即使被手电筒照着,在这漆黑的烂尾楼里,他们也没有留下任何影子。

  “别怕。是我。还认识我吗?”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

  “岳……岳先生?”小赵陡然开口,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等确定了我的身份后,他们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全都松弛了下来。

  土猫也朝小赵跑去,蹭着小赵的腿。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土猫也是没有影子的。难怪刚才他领我们来这儿,短短的路上,他摔倒了好几次,我还以为是他体力不济。

  “岳先生,您怎么来了?这是……”小赵有点不敢直视我。也许,他们已经在心里把自己归为了“异类”吧。

  “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不想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我来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下。”

  当然,如果帮不了我也不会勉强。我只是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想弄清楚事情真相。

  或许是因为我直接说出知道他们的事,再加上我斩钉截铁的态度,众人没人发出疑问,都静静的站着。

  波斯猫的眼睛瞪得溜圆,从这些人身上扫过去。

  “怎么样,看出端倪了吗?”我问波斯猫。

  他停了会儿,颓然摇头。“我法力不够,得沟通下我师父。”

  说完,他像只泥塑的猫般不动了。对面的几个矿工也站着不动。

  黑夜仿若泥浆,把我们所有人都冻结了起来。
请多指教!

TOP

  过了会儿,波斯猫眼中忽然光芒大作,接着头顶上出现了个若有若无的白发老头的形象。这个老头在之前对付蛊女“金娜”的时候我见过一次,是波斯猫的师父。

  “果然如此,和我想象的一样。”老头微微颔首。

  “你们的同伴,之前用至诚之心乞求,让你们脱离黑暗。他强烈而纯粹的执念发生了作用,他用自己的身体照耀了你们,并且修复了你们受损的身体。

  不过他毕竟只是凡人,没法做到圣人的阴阳调和,天人合一。他的意念现在还在你们身体里面,让你们脱离黑暗。只是,黑暗本身也是世界构成的一部分。你们的身体排斥黑暗,黑暗自然也会排斥你们,所以你们没法在黑暗中生存。”

  矿工们瞠目结舌的看着波斯猫以及他头顶的白发老头的虚影。

  不过想来他们经历过差点葬身矿洞的大恐怖,以及亲眼见证杨哥化为小太阳,对于这种非正常事情的接受能力强过了普通人。短暂的沉默过后,有人捕捉到了老头话里的信息。

  “你是说,是因为杨哥的意志还在我们的身体里,所以我们不能被黑夜接纳?”

  “不错。他的意念太过强大,虽然肉身陨落,意念还一分为六,在你们六个人的身体里,保护着你们。但从你们的角度看,同样也是在阻碍着你们回归正常生活。”

  老头的声音不疾不徐,在夜风中犹如温水,抚慰着每个人。

  “老神仙,您有办法救……不,帮我们吗?”又有人问。

  “很简单,把他的意念从你们体内引导出来就行了。这样他的意念会回归到天地间,而你们也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一个年龄看起来最大的工人开口。“意念回到天地间……意思是?”

  “飘荡一段时间后,就会消散。这是正常人意念的自然归宿。逆天而行就会造成你们现在这样的情况。”

  几个人面面相觑。蓦地,不知道是谁带头,众人齐齐哭了起来。

  “杨哥,你大仁大义,帮助我们死里逃生,我吴六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好,家里会供奉你的祠堂!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回到地面上了,很安全,您也可以安心的走了……”

  年龄最大的工人颤声说道,眼泪滴落在地面上。其他人虽然没开口,但能看出,这个老工人的话也就代表了他们的心声。

  “你们敞开心神,让我把他的意念引导出来,你们就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随着老头的话语,一缕缕青烟像是活物般向众人身上探去。

  众人身体都是一震,一道道金光被从各自体内拉扯出来。随着金光离体,他们脚下也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灰影。

  随着金光出来的越来越多,灰色的影子也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真实。

  “影子!我的影子!”

  众人看到自己的影子失而复得,欣喜若狂,更有人跪在地上,疯了一样的亲自己的影子。

  而那些金光聚拢起来,逐渐形成了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形象。

  “杨哥,你安心的去吧!”老工人颤声说。

  “杨哥,你安心的去吧!”众人匍匐在地。

  眼看事情要了结,波斯猫头顶的白发老头形象也逐渐要消散。

  “嗯?”

  这时,他面露诧异,望向最远处的小赵。

  其他人也发现了小赵的不对劲。青烟虽然在小赵身上萦绕,却没有金光从小赵身上被拉扯出来,而且小赵好像在反抗青烟。

  “赵,你做什么呢?赶紧按照老仙人说的做啊!”老工人朝小赵喝到。

  “杨哥拼了命才把我们救出来。你们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把他给忘记了?他留在世上的意念,你们也要任凭他消散吗?”

  小赵忽然大吼,喊的歇斯底里。“我不管什么逆天还是顺天,不管黑夜接不接纳我,我不想让杨哥意念消散!我要一辈子记住他!”
请多指教!

TOP

  “赵,你这是何苦呢!”另外一个工人抹了把眼泪,“杨哥在天之灵也不想看我们生活的不开心吧。你就别自己为难自己了。”

  “我书读的不多,但我听人说过,一个人在别人心里死了,他才真的死了。今晚,杨哥已经在你们心里死了。即使你们嘴上说的再好听,再过几年,最多十来年,你们还是会把他忘了,最多当做闲聊时候的谈资而已。

  我不能对我的救命恩人这么做。他是豁出命救我的,我不能让他只沦为我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能,不能,决不能!”

  小赵越说声音越大,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坚定。

  “哪怕我一辈子都不能被黑夜接纳,那又如何!我问心无愧!”他重重朝白发老头的虚影跪下,“老神仙!你把杨哥的意念都放到我身体里吧!”

  “噢?”白发老头似乎也没想到小赵会做出这个选择。“你考虑好了?之前只是其中一份意念,已经让你被黑暗排斥。你要是把他的意念全都吸收了,你很可能就会变成传说中的鬼怪的相反面——你不能沾染一丁点的黑暗,如若沾染了,你就会烟消云散。”

  “我想好了!”小赵回答的很快。

  “确定不会后悔?”白发老头吐了口气。

  “不悔!”小赵斩钉截铁的说。

  “如你所愿。”

  随着这声带着悲悯的声音,虚空中那点点金光都投入到小赵的身体里。

  小赵发出痛苦的低吼。他几乎变成了一个金人。

  “孩子,今夜过后,你永远不能被黑夜接纳,你将永远没有影子。你将永远只能在白天出没,太阳一下山,你就要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不能沾染到一丝黑暗。

  你,保重。”

  余音袅袅,波斯猫头上的老者形象消失。

  波斯猫晃了晃脑袋,“师父走了。”

  矿工们羞愧不已,也没人过去和小赵说什么,一个个沉默的离开。

  走了许久后,我听到他们在楼下爆发出长久压抑的哭声和笑声,以及嚎叫、大骂声。

  小赵还保持着跪姿在地上,金光还在他身上萦绕不定。只是在我看来,在他身边的黑暗,变得犹如实质,缓缓蠕动,像是个血盆大口,想要把他吞下去。

  土猫的影子也没有回来。他亲昵的蹭着小赵。小赵楞了许久,忽然抱着土猫,泪如雨下。

  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我没办法替他们做什么决定。

  我带着波斯猫缓缓走下楼梯。到了楼梯拐角处,我忽然愣住了。

  那个便利店的漂亮女孩蹲在楼道里,用手捂着嘴,无声的抽泣。

  接着,她猛地站起来,朝着天台上的小赵跑去。

  即使眼前的路再黑。

  她还是义无反顾,跑的飞快。

  即使前面是无边的黑暗。

  她还是在夜风中飞奔着。

  只要知道前面有个人在等你,只要心里有信念,就可以克服一切的恐惧、黑暗、迷茫?

  或许吧。

  天知道。


第三十一夜 没有影子的人(完)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